第14章

廣陵城外。

一條浩浩蕩蕩的大江奔湧而過,江面寬闊,足有千丈。

大滄江。

雲河郡境內最長的一條江,蜿蜒數千裡之地。

正是清晨十分。

蘇奕穿著青色布衣,一個人沿著大滄江畔一路往北行去。

一邊走,一邊感應著天地間的靈氣變化。

觀山河之勢,察天地之像。

這便是所謂“風水堪輿”之道。

眼下蘇奕雖沒有修為,可前世的閱歷和眼界還在。

這讓他從山川河流的走勢之中,便能洞察到天地間所分布的靈氣。

各個地方的靈氣皆不一樣。

他沿著江畔走了足足十多裡地,終於站定,目光中泛起一絲滿意之色。

前方是一片大山,峰巒如聚,常年籠罩霧靄中。

雲滄山脈。

綿延八百裡之地,與大滄江接壤。

Advertising

“再往前,就是讓廣陵城百姓談而色變的雲滄山‘鬼母嶺’了......”

蘇奕負手於背,目光遠眺。

很多年來,鬼母嶺被視作“不詳大凶”之地。

傳聞很久以前,那裡是一片戰場遺跡,陰煞之氣極重,據說常年有凶惡陰森的鬼物出沒。

廣陵城中流傳的許多鬼故事,大多和“鬼母嶺”有關。

“陰氣鎖山,煞霧不散,這倒的確是一處陰魂厲鬼的‘福地’。”

半響後,蘇奕收起目光,心中輕嘆,“可惜,我還沒有修為,否則,倒是可以去走一趟,抓幾條厲鬼幫自己搜集山中靈藥,這樣的話,就不必辛辛苦苦跑來這城外偏僻之地修煉了......”

這世上的確有鬼!

而蘇奕更清楚,鬼物分作陰魂、鬼魅、鬼怪、鬼靈等等。

大荒九州中,來歷最詭秘的“西溟鬼皇”,最初就是一個誕生在古戰場中的“鬼物”,堪稱鬼修中的傳奇。

“這裡的靈氣雖然依舊很稀薄,但對現在的我而言,已經很不錯。”

蘇奕最終決定,在此地修煉。

這是一片桑樹林,毗鄰大滄江畔,前方便是雲滄山脈,藏風納水,山川之勢於此交彙,勉強已算得上一塊“靈地”。

一陣江風吹來,空氣中流動的靈氣讓人心曠神怡。

呼~

Advertising

蘇奕長吐濁氣,身心漸漸澄澈空靈,仿似月滿碧空。

而後,他徐徐拉開架勢,演繹松鶴鍛體術。

“果然和在文家修煉時不一樣......”

僅僅片刻,修煉中的蘇奕就察覺到,附近十丈之地的虛空中,有絲絲縷縷的稀薄靈氣朝自己湧來,浸入體內。

似春風化雨,潤物無聲。

而他那一身的氣血開始變得圓潤而活潑,猶如在歡呼、在雀躍、充滿了沛然的活力。

蘇奕很快摒棄這一絲雜念,身心沉浸於修煉中,渾然忘我。

日上中天,已是晌午。

這一次,蘇奕足足修煉了三個時辰!

還好這片桑林地極偏僻,緊挨著大凶之地鬼母嶺,人跡罕至,倒並沒有人打擾到蘇奕的清修。

啪!

驀地,蘇奕身上筋骨傳出一道脆響,猶如鑿開了一層軀殼壁障,一身氣血如長江大河般澎湃游走。

此時的他,身如萬古蒼松,接天通地!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