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65章

蘇奕這番話,當然只是個借口。

太昊靈虞聽得出來,無非是不想讓自己死守在此地罷了。

“沒看出來,小命官也挺憐香惜玉的。”

太昊靈虞眨了眨眼睛,唇邊泛起一絲笑意,“若我猜測不錯,你定然有不少紅顏知己吧?”

蘇奕不動聲色道,“我這人,唯恐情多累美人,故而一向很專一。”

他不願多談這些,轉移話題道,“走吧,先去飛仙秘境看一看。”

太昊靈虞眼神玩味,她用腳趾頭都猜出,這小命官口中的專一,肯定不是專一於一人!

旋即,太昊靈虞又有些頭疼。

以後蘇奕覺醒蕭戩的記憶,自己會否又多出一些陌生的情敵?

就這般胡思亂想著,她和蘇奕已經登上道台,隨著蘇奕抬手輕輕一點,那一道虛幻般的門戶忽地悄然開啟。

一瞬間,兩者的身影憑空消失不見。

......

舉霞山外。

氣氛壓抑沉悶。

韋慈、禹庚、逐星等人皆陰沉著臉,心中都很憋悶和憤怒。

“剛才那一道青色鋒芒分明是一件混沌秘寶的力量!”

Advertising

逐星沉聲道,“只是,我實在想不出,這世上有哪一件混沌秘寶的威能居然能夠強大到這等地步。”

剛才那一道青色鋒芒的出現,一舉壞了他們的大事,也讓業劫一脈這邊付出沉重的代價。

“這命官......的確太難纏了!”

禹庚臉色鐵青。

前不久,他的侍道者“顰妃”在蘇奕手底下遭難。

而剛才在這裡,他穩操勝券的一場布局,也在剎那間雞飛蛋打,被一道青色鋒芒毀掉。

這讓誰能不怒?

最讓禹庚心中不是滋味的是,他本以為自己可以實現“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壯舉,獨占活擒命官的功勞。

可不曾想,卻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以至於此刻在師兄為此面前,禹庚都有些抬不起頭來。

“大長老,接下來該怎麼做?”

韋慈問道。

其他人的目光,也都看向逐星。

如今,蘇奕和太昊靈虞已經被困舉霞山,可因為顧及那一道青色鋒芒,誰也不敢冒然去登山。

逐星沉聲道,“一年前,判官大人離開時,曾留下一道符詔,言稱若一旦發生不可化解的危機時,可打開符詔,如今,我已傳信給鎮守宗門的二長老,讓他把符詔帶過來!”

Advertising

眾人聞言,不由精神一振。

韋慈和禹庚則很驚詫,因為關於此事,他們做弟子的竟然都完全不知道!

“另外,你們也不必擔心命官進入飛仙秘境,那龍門道台上覆蓋有奇異的古仙禁制,若無咱們業劫一脈的‘化龍索’,誰也無法進入!”

逐星淡淡道,“命官如今被困舉霞山,也休想借此機會去飛仙秘境謀取造化!”

聲音還在回蕩,在眾人錯愕目光注視下,在那舉霞山之巔的位置上,蘇奕和太昊靈虞的身影消失在了龍門道台之上!

逐星就像被人抽了一巴掌,一張老臉漲紅。

他才剛信誓旦旦作保,結果意外就發生了,這和打自己的臉有什麼區別?

在場其他人也都滿臉驚愕,腦袋發懵。

大長老逐星的話並沒錯。

“化龍索”是開啟龍門道台的唯一一把鑰匙,若無此寶,無論是誰,都根本無法進入飛仙秘境。

可誰能想像,意外卻偏偏在他們眼前發生了?

「感謝鵬城老哥又一次盟主賞!嗯......等過了清明假期吧,金魚會安排時間加更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