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哪怕這一縷氣息極其渺茫輕淡,可也不是吳若秋聚氣境人物可以對抗,讓得吳若秋的神魂遭受衝擊。

正是借此機會,蘇奕才能一劍貫胸而過。

“早知如此,就和他正面硬撼,雖然會麻煩了一些,但以我如今的修為,配合劍道造詣,也足以將其擊殺掉。”

之前,蘇奕以為吳若秋是一個邪修,掌握不少歹毒手段,故而並沒有和對方硬拼的打算,直接耗費自身修為,動用了一點點底牌。

誰曾想,對方竟然愚蠢到只憑修為和自己搏殺,根本就沒有動用什麼歹毒的秘術和力量。

“看來,我還是太把這世俗中的邪修當回事了。”

蘇奕有些自嘲。

現在想來,吳若秋並不是蠢,而是他一個聚氣境角色,從一開始就輕視了才擁有搬血境修為的自己。

由此可見,修為弱也有優勢,可以讓對手輕視和大意。

“你可知道這吳若秋的師門?”

蘇奕目光看向不遠處的老槐樹。

“回稟仙師,我......我並不清楚此事。”

一抹紅影慌裡慌張浮現在其中一個枝椏上。

她雙手交搓著衣角,低著螓首,略顯嬰兒肥的清麗俏臉上寫滿了弱小、無助、可憐。

剛才吳若秋被一劍殺掉的一幕,被她看在眼底,若不是提前緊緊捂住了嘴巴,差點被那血腥一幕嚇得尖叫出聲。

蘇奕沒有再問,蹲下身體,開始搜查吳若秋的遺物。

Advertising

一柄帶鞘長劍、一個黃葫蘆、三張一千兩面額的銀票、一兜約莫二十兩的碎銀、一本殘缺只剩下幾頁的泛黃書卷。

除此,再無其他值得注意的物品。

先把銀票和銀子收起來,蘇奕將那一本泛黃書卷拿起。

書卷殘破,只剩下的幾頁上寫的是一些祭煉豢養鬼屍蟲的歹毒秘術,內容及陰邪。

匆匆看過後,蘇奕不免一陣失望,就是擱在歪門邪道手中,書卷上這點秘術也是粗鄙不堪、貽笑大方。

不過,蘇奕倒是注意到,書卷最後一頁末尾,寫著一行字:

“陰煞門、翁雲岐贈吾徒吳若秋。”

蘇奕頓時明白過來。

吳若秋背後的師門就是這“陰煞門”,其師尊名翁雲岐。

“他之前臨死時,說我壞了他師門大事,如此看來,吳若秋豢養鬼屍蟲這件事,應當受了陰煞門的指使。”

蘇奕眉頭微挑。

他有預感,陰煞門豢養鬼屍蟲的地方,絕對不僅僅只這一處了。

換而言之,在廣陵城其他地方,應該還有類似的“養蟲地”。

思忖時,蘇奕已經把手中書卷撕碎,這等邪惡的秘術若被其他人得到,怕是非為禍一方不可。

接下來,他拿起那一口帶鞘長劍。

Advertising

劍鞘以墨鐵鍛造,當拔出長劍,一股嗆鼻的血腥腐臭氣息撲面而來。

蘇奕眉頭皺起,露出厭惡之色。

此劍由松紋木煉制,劍身浸淫著一層暗紅血色,劍鋒則泛著碧綠光澤,氣息惡臭無比。

“竟是用未出閣的女子的天葵之血養劍,這算什麼邪修,簡直太沒出息!”

蘇奕一陣搖頭,感覺一陣惡心。

喀嚓!

蘇奕掌指發力,這柄松木劍碎裂成木屑,然後被蘇奕一把火徹底燒得一干二淨。

“唔,這葫蘆倒是有點意思。”

當蘇奕把那僅剩下的一個黃皮葫蘆時,終於提起了一些興趣。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