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靈堂。

一口青銅棺橫陳其中,棺上鐫刻鳥獸蟲魚,日月星辰等蒼茫而古老的圖紋。

一個身穿素白縞衣,清麗絕俗的少女跪在棺前。

靈堂外,是一片淨土般的秘境世界,

有諸天神佛般的恐怖身影,正在其中激烈廝殺征戰。

怒吼連天。

神血滂沱。

靈堂內卻一片安靜。

少女自始至終叩首於地,神色不悲不喜,平靜得沒有一絲波瀾。

“呵,原來我‘死’後是這樣的......”

蘇奕笑起來,眼神中卻盡是冷意。

只有偶爾看向少女時,他那眼神中才會泛起一絲不易察覺的柔和。

生前,他曾遨游周虛諸天,劍壓星空,獨斷大界。

曾征戰寰宇,霸絕一個時代。

也曾被奉為大荒九州古往今來唯一的“萬道之師”。

在大荒九州劍道巨擘眼中,他更是劍道之路上無可比肩的“玄鈞劍主”。

Advertising

而當他的死訊傳出後,

一切都變了!

“哈哈哈,熔青冥,煉大道,自此以後,蘇玄鈞這‘熔天爐’歸本座了!”

一道大笑聲在靈堂外的秘境世界中響起,透著愉悅和高興。

蘇奕抬眼看去。

那是一頭金翅大鵬,羽翼若若垂天之雲,色澤若金燦燦的黃金汁液澆築,彌散出璀璨無匹的光,威勢之盛,壓塌一方山河。

在它那一對撕天巨爪中,攥著一尊鮮紅如燃的爐鼎。

“這小雀兒竟也背叛我了......”

蘇奕一聲感慨。

猶記得八萬年前,金翅大鵬匍匐於山門之外,叩首十天十夜,只為侍奉在自己座下聆聽道妙。

念其心誠,自己便將它留在身邊修行。

可現在的它,卻直呼自己名號,搶奪自己的熔天爐。

活脫脫一個叛徒!

“蘇玄鈞欠我‘羽化劍庭’八百九十三條性命,更盜走我宗至高傳承‘十方劍經’,今日,我們是討債來了,誰敢阻,便殺誰!”

天穹下,滾滾雷霆中,一個赤袍道人厲聲長嘯,殺意滔天。

Advertising

蘇奕愕然。

羽化劍庭,最初時候只是一個名不見傳的小宗門,

其祖師也僅僅只是自己身邊三十六個記名弟子之一罷了。

而正是依仗著他蘇玄鈞的威勢和庇護,羽化劍庭才能一步步崛起,成為這大荒九州六大道門之一,威震寰宇。

可現在,羽化劍庭的人也來了。

什麼欠下八百九十三條性命,純粹是無妄之談。

更別說,那“十方劍經”還是由自己賜給羽化劍庭祖師的!

顯然,得知自己的死訊後,羽化劍庭隨便編了個理由,打著討債的幌子,趁機打劫來了。

“人心不古,不外如是。”

蘇奕不禁搖頭,心緒也不免有些低沉。

生前那些年裡,自己可並不曾虧待過身邊那些親近之人啊。

“爾等聽著,蘇玄鈞乃我等一起尊奉的‘萬道之師’,今日有我等在,斷不能容忍爾等趁火打劫,搶奪其遺物!”

血雨滂沱中,一眾神威浩蕩的身影大喝。

“扯淡,說的好聽,不也是得知蘇老賊的死訊後,前來搶奪寶物的?”

“真他媽虛偽!”

有人冷笑,反唇相譏。

“看看你們手中,青藤仙樹、大至如意、九龍神火燈、萬琉紫玉瓶......哪一樣不是蘇玄鈞所留的‘絕世道寶’?”

“若你們真有心,為何不把那些寶物塞進蘇玄鈞的棺材裡,隨他一起陪葬?”

......許多恐怖身影都冷笑起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