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夏夜,山裡又濕又熱。

秦舒找了一天草藥,疲累不已,腳底全是血泡。

她脫了鞋襪,將腳伸入河裡。

正享受河水帶來的清涼時,身後突然傳來轟鳴聲,由遠及近。

一架直升機斜飛過來,越來越低,最後幾乎貼在草地上滑行。

機翼掀起颶風,狂風亂作,吹得野草嘩嘩作響。

秦舒被風刮得睜不開眼睛。

哐——

一聲巨響,直升機翻倒在她身前二三十米處。

秦舒遲疑地睜開眼睛,懵了一秒。

這是……墜機?

她總算反應過來,朝迫降失敗的直升機看去——

有人在裡面!

昏暗光線裡,勉強能看見駕駛座裡有一抹身影。

直升機冒著滾滾濃煙,萬一待會兒爆炸……

作為一名實習醫生,秦舒不能眼睜睜看著這種事情發生!

Advertising

她連鞋子也顧不上穿,衝向直升機。

秦舒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把人救出來!

救援並不容易,她只是個體能有限的女人。

好在,駕駛座裡的人並沒有失去意識。

秦舒瘋狂捶打緊閉的艙門時,哢噠一聲,門從裡面打開了。

秦舒大喜,衝進去把人從駕駛椅裡拖下來。

直到這會兒,她才辨認出對方是男性,身材高大。

“好重!”

男人結實的身體倒在她肩上時,秦舒悶哼了一聲。

空氣裡機油味道愈濃。

秦舒擔心發生爆炸,連拖帶扛的將人帶出了直升機。

對方全程一言不發,帽子遮住了他大半張臉,從秦舒的角度只能看到他線條清晰利落的下巴,和緊抿的薄唇。

不過她現在無心關注這些,扶著男人,搖搖晃晃往河邊走。

走出十來米遠,身後猛地砰然炸響。

直升機果然爆炸了。

Advertising

火光衝天,巨浪襲來。

強烈的衝擊波讓秦舒和身後的男人齊齊撲倒,摔進草地裡。

“唔!”

男人好死不死地倒在秦舒背後,差點兒沒把她壓斷氣兒。

秦舒抬手推他,扭動身子想要爬起來,真是重死了!

男人一動不動。

秦舒皺眉,更用力地掙扎。

突然,腰間一緊。

秦舒一愣,

“別動!”男人低啞渾濁的聲音從後腦勺響起。

作為醫學生,秦舒自然清楚意味著什麼,也知道現在這種情況,對自己不妙……

敢情她冒著生命危險,救了一只狼?

秦舒臉色一黑,聲音帶上了冷意,“喂!這位先生,我剛救了你的命,你要是亂來,我就報警了!”

男人久久沒有說話,只是手臂越發收緊,

秦舒覺得不對勁兒。

Advertising

正常人剛經歷生死,怎麼可能就地亂來?

不管是他自願還是被人算計的,

因為,她有男朋友!為男朋友守了二十年的清白,准備留到結婚的時候獻給他!

“孟帆、孟帆!”秦舒念著男友的名字,突然爆發出力量,竟然掙脫出男人的懷抱。

她拔腿就跑,一只手掌抓住了她腳腕!

“我會報答你!”理智盡失的最後一刻,男人親吻她說道。

她後悔死了,不該救這個狗男人!

“我一定會對你負責……戴上它,今後你就是我的妻子。”

男人話音落下,秦舒脖子上一涼,有什麼東西戴了上去。

他寬厚的手掌伸向她臉頰,似乎想再寬慰她幾句。

秦舒憤怒地拍開他的手,“別碰我——”

沒用什麼力氣,男人卻發出一身悶哼,身體往旁邊一倒,沒了動靜。

秦舒怔愣。

她急忙坐起身,朝男人看去,發現他大腿處,有一道長長的血口子,流了不少血。

原來他受了重傷。

Advertising

秦舒怨憤地瞪著失去意識的男人。

照這個傷勢,不及時止血,肯定沒命!

這男人恩將仇報,不是好人,沒必要憐憫他……

秦舒強迫自己丟掉不該有的善心,扭頭就走。

走出幾步後,她卻攥著拳頭,懊惱地轉過了頭。

她還是做不到見死不救……

身為醫生,治病救人是天職,是她心裡最崇高的信仰。

身為醫生,眼裡只有病人,只有生命,沒有仇人……

秦舒勸說自己,這個男人也許……他是個好人?

這麼一想,心情才沒那麼郁悶。

她把放在河邊的藥箱拿過來,裡面紗布、縫合針、消毒水一應俱全。

面無表情的處理好男人大腿上的傷勢。

救了他,不代表她會原諒他帶給自己的傷害。

秦舒又從醫療箱最底下拿出一套工具。

是奶奶傳給她的銀針。

她在醫學院讀臨床外科,同時也繼承了奶奶的針灸之術。

秦舒熟練的取出一根銀針,眯了眯眸子,眼裡一抹寒芒。

她下針果斷,動作如蜻蜓點水,精准的扎在了男人一處穴位上。

“唔!”昏迷中的男人悶哼了聲。

秦舒冷哼一聲,收回針。

從此,這個男人再也不能禍害女同胞。

做完這些,秦舒拿上東西離開。

她走得匆忙,從頭到尾沒看清那男人的長相……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