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宋家小姐的邀約

橋下鬧哄哄。

在河邊洗衣服洗菜的,都是附近居民。

那魁梧婦人一開口,其他人都跟著起哄吆喝起來。

但真正動手的,並沒有幾個。

這年頭,大家連吃飽穿暖都困難,哪裡還敢隨意惹事。

而且從那對母女身上的衣著來看,對方並不是普通人家。

那頗有姿色的年輕婦人,正是成國府的二夫人楊萍兒。

而那名模樣精致的紅裙小女孩,則是她的女兒洛小樓。

兩人今日不知為何,竟來到了這裡。

楊萍兒對罵時氣勢十足,不虛任何人,但動起手來,卻並不是那魁梧婦人的對手。

那魁梧婦人一手揪住她的衣領,一手開始撕扯她身上的衣服,嘴裡大聲吆喝著:“來看看哦!大家都來看看哦!這不知道從哪個窯子裡跑出來的小騷蹄子要脫衣服給大家看咯!”

圍觀的婦女們,皆大笑起哄。

站在不遠處觀望的幾名男子,頓時雙眼放光,睜大了眼睛。

楊萍兒拼命掙扎著,卻掙脫不開。

這個時候她才怕了,嘴裡不敢再罵了,直漲紅了臉,狼狽不堪地阻擋著對方的手。

洛小樓在一旁哭著幫忙,卻是人小力氣小,被那魁梧婦人完全無視。

Advertising

正在此時。

旁邊突然傳來一聲冷喝:“住手!”

起哄聲頓了一下。

那魁梧婦人轉過頭,看向出聲人,見是一名看著文文弱弱的少年書生,頓時嗤笑一聲,對著楊萍兒譏諷道:“小騷蹄子,你家小相好來了,你這是老牛吃嫩草啊,哈哈哈哈……”

其他人也跟著哄笑起來,目光輕佻曖昧地打量著那突然出現的少年書生。

洛青舟臉色一沉,撥開人群,走了進去,一把抓住了那魁梧婦人揪著楊萍兒衣領的手,雙眸異芒一閃,直視對方瞳孔,神魂凝聚,內力灌入喉腔,面如怒虎,聲如炸雷,猛然喝道:“松手!”

這一聲斷喝,旁邊其他婦人聽了,只覺得他聲音稍大,並無異常,但這魁梧婦人聽了,卻是耳膜一震,腦中轟隆,身子猛然一顫,手一抖,不由自主地松開,同時瞳孔一縮,身體內某種東西忽地哆嗦,臉色瞬間變得煞白,雙腿不由得一夾,褲子竟直接濕了……

她僵在那裡,瞳孔一瞬間有些渙散,臉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了驚愕恐懼之色,身子仿佛被突然定住了一般,一動不動。

洛青舟見此一幕,暗道書上說的果然沒錯。

神魂強大,竟能以目震人,以聲懾魂!

“走吧。”

他看了旁邊的楊萍兒和洛小樓一眼,撥開人群,快步離去。

他知道這效果只能持續很短的時間。

這婦人身體強壯,不似那些柔弱女子,估計很快就會清醒過來。

楊萍兒不敢再罵,慌忙拉著自己的女兒,跟在了他的身後。

Advertising

“吳奎家的,你搞什麼?一個弱書生而已,就把你嚇成這樣?”

“你認識那小子?當官的?”

旁邊圍觀的其他婦人見此一幕,皆滿臉疑惑,紛紛出口詢問起來。

這時,那魁梧婦人方漸漸回過神來,愣了愣,突然反應遲鈍地對著那已經走到橋上的少年怒喝道:“小子,有種你別走!下來跟老娘大戰三百回合!老娘非把你給弄殘了不可!”

此言一出,其他婦人又哄笑起來。

洛青舟帶著母女兩人上了橋,沿著對面的河岸,拐進了一條小巷。

見四周無人,方停下腳步,轉身看著她們。

“青舟哥哥!”

洛小樓立刻撲進了他的懷裡,緊緊抱住了他,哭著道:“幸好青舟哥哥來了,要不然娘親就要被她們扒光衣服扔進河裡了呢。”

楊萍兒頓時紅著臉怒斥道:“少胡說!娘親有那麼沒用?沒看到娘親剛剛舌戰群儒,罵的那人還不了嘴?”

洛青舟皺眉問道:“二夫人,你們怎麼會在那裡?”

楊萍兒瞪了他一眼,板著臉道:“還不是因為你。小樓吵著要出來找你,前幾天已經偷偷跑出來好幾次了,被我抓了回去,今日沒法,我就親自帶著她出來了。”

洛小樓立刻插話道:“青舟哥哥,娘親騙我,她說要帶我去找青舟哥哥,可是卻帶我到處閑逛。剛剛走到橋邊時,娘親說想下去洗個手,結果與人家發生爭執,娘親嫌人家洗衣服濺到她身上了,就跟人家吵了起來,結果就……”

“哼!盡是一些粗俗沒教養的村姑,氣死我了!”

楊萍兒氣的胸疼,抬手揉了揉,又覺得不太合適,立刻又放了下來,問道:“青舟,你一個人出來干嗎?”

Advertising

洛青舟道:“我去書店看看。”

洛小樓目光一亮,連忙抱著他的胳膊道:“青舟哥哥,帶我一起去好不好?我也想去。”

洛青舟微微皺眉。

楊萍兒猶豫了一下,看了自己的女兒一眼,道:“青舟,要不你就帶著小樓一起吧?今日你把她帶去秦府玩,晚上我再去接她。”

頓了頓,臉上露出了一抹苦澀,又道:“她就是個小孩,應該沒事的。這丫頭也可憐,整天待在家裡,沒人跟她玩,總是想著要出來找你,哎……”

洛青舟低下頭,對上那雙楚楚動人的大眼睛,心頭一軟,正要答應時,又突然想到最近遇到的刺殺,沉默了一下,還是拒絕道:“二夫人,我還要讀書,不能陪她,你還是帶她回去吧。”

“青舟哥哥……”

洛小樓紅著眼圈,委屈地哭了起來。

楊萍兒嘆了一口氣,沒有再多說,拉住了自己女兒的手,苦笑道:“青舟,我知道,你可能怕秦府那邊怪罪吧?的確是,人家心裡估計恨死我們了,又怎麼可能歡迎我們呢?你在那裡……過的真的還好嗎?”

說完,又自嘲一笑,搖了搖頭道:“行了,我不問了,你也不想說吧。入贅過去的,能過的多好呢?只要有口飯吃,能活著就行了。”

“小樓,我們走吧,娘親帶你去買糖果。”

洛小樓依舊緊緊抱著洛青舟的胳膊不松開,哭著道:“青舟哥哥,小樓不去秦府,不連累青舟哥哥受罰……小樓就跟青舟哥哥去逛逛會兒街,好不好?”

洛青舟沉默了一下,掰開她的手道:“快回去吧,在家好好讀書。以後不要出來了,外面危險。”

說完,轉過身,准備離開。

洛小樓站在原地,眼淚汪汪地看著他,無聲地哭泣著,卻沒有再讓他為難。

Advertising

楊萍兒又嘆了一口氣,把她緊緊抱在了懷裡。

洛青舟走出幾步後,突然又回過頭看著這對母女道:“快過年了,再等一段時間吧。”

頓了頓,又加了一句:“很快的。”

說完這句話,便快步離開了。

楊萍兒愣了愣,看著他消失在拐角處背影,疑惑道:“什麼意思?”

洛小樓抹著眼淚道:“娘親,青舟哥哥說快過年了,過年的時候,青舟哥哥就會帶著他的新娘子回成國府的,到時候我就可以跟青舟哥哥玩了,還可以看看青舟哥哥的新娘子呢。”

楊萍兒撫摸著她的腦袋,目光溫柔,苦笑著喃喃道:“希望如此吧。”

洛青舟走在街道上,回頭看了一眼。

街道上人來人往,熙熙攘攘,不知道有沒有成國府派來的人。

大夫人既然要置他於死地,應該會讓人經常守著他,等待機會吧?

對方心狠手辣,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

如果他表現出小樓的關心和在乎,只怕到時候對方無所無用其極,甚至會拿小樓來做文章。

那樣的話,只會害了那個單純善良的女孩。

所以,他必須狠下心來。

快了。

還有一個月過年。

過完年,時間就過的更快了。

谷犱</span>聚寶閣一樓是買書的,什麼樣的書都有,甚至還有一些禁書。

洛青舟進去後,先在一樓的各個書架逛了一會兒,見門口無人後,方上了樓,直接去賣煉肉藥水的櫃台,花費了六百金幣,買了三瓶藥水。

藥水又漲價了。

店小二很無奈地解釋說,最近材料在漲價,煉藥師的價格也在漲,沒辦法。

洛青舟倒是沒有多說什麼。

雖然價格昂貴,而且瓶裡只有三滴藥水,但效果明顯,物有所值。

等他煉肉成功後,就可以出去獵殺妖獸賺錢了,同時可以磨練戰鬥技巧。

相信到時候實力會增長的更快。

聚寶閣還有一項服務,可以介紹單個武者加入某支隊伍,一起出城獵殺妖獸。

這樣的隊伍無論是出城還是入城,都不需要任何手續,也沒有任何人過問,而且裡面的各個成員,可能都相互不認識。

洛青舟買完藥水,又跟店小二聊了幾句後,方下了樓。

他並沒有直接出去,而是又在一樓逛了一會兒,買了兩本書。

正要離開時,門口忽地走進來兩名少女。

其中一人身材較矮,身段比例很好,穿著一身青色長裙,凸凹有致,臉上略施粉黛,容貌秀麗。

洛青舟見過她。

莫城四大家族之一宋家的千金宋子兮。

當初在月夜聽雨苑裡與秦二小姐游湖賞月時,她還給洛青舟出過題。

兩人對視了一眼。

宋子兮愣了一下,隨即目光一亮,主動開口道:“洛公子,真巧,你也來買書嗎?”

洛青舟禮貌地點了點頭,揚了揚手裡的書籍道:“嗯,今日無事,出來逛逛,順便買兩本書看。宋姑娘呢?”

宋子兮笑道:“我也是來買書的,很多書店的書籍,都沒有這家裡齊全呢。”

洛青舟沒再多說,拱了拱手,准備告辭。

宋子兮連忙道:“對了洛公子,過幾天有個詩詞會,就在莫水河上的畫舫裡舉行。我和羽藍都說了,到時候要邀請洛公子一起去呢,希望洛公子可以賞臉。”

洛青舟拱手婉拒:“抱歉,宋姑娘,我這段時間都在家裡讀書,沒什麼時間,而且我對那種場合,並不感興趣。”

宋子兮笑道:“沒事,是晚上,不會耽擱你白天讀書的時間的。到時候我還會去你們府中喊微墨一起,你就算不陪我們,也該陪著微墨一起吧?她身子那麼弱,你放心她一個人出去?反正她肯定早就想著要出去透透氣了,我若是對她說了,她肯定會很感興趣的。”

洛青舟沒再多說,拱了拱手,告辭離去。

宋子兮轉過頭,看著他的背影,目光微微閃爍。

一旁的少女好奇道:“子兮,他就是你跟羽藍說的那個秦府入贅的嗎?模樣看著好俊,氣質看著也不錯,如果你們說的那幾首詩真是他做的,那還真是可惜了。”

宋子兮回過頭來,淡淡一笑:“的確是可惜了……走吧,看書去。”

兩名少女去了書架前,翻看著書籍。

宋子兮向著門外望了一眼。

對面的攤位前,站著一名男子,也恰好回頭望了她一眼,然後離去。

洛青舟買了五串糖葫蘆,回了府。

既然大家都喜歡吃,那就多買點吧。

不過他肯定不會自討麻煩去主動送糖葫蘆了,就拿回去放在家裡,誰看到了誰吃,誰沒看到,那就不吃。

讓小蝶一個人吃最好。

可是在路上時,他又遇到了珠兒。

剛回到小院沒多久,秋兒就找過來道:“姑爺,可以給我家小姐一串糖葫蘆嗎?珠兒說姑爺買了好多糖葫蘆呢,小姐想吃。”

洛青舟去屋裡拿了一串,遞給了她:“珠兒姑娘不好意思來要嗎?”

秋兒“噗嗤”一笑,沒有多說,說了聲“謝謝姑爺”就離開了。

不多時。

百靈也聞著味來了,一副氣鼓鼓的模樣,眸子裡滿是沒有得到滿足的幽怨。

不過當洛青舟主動給她拿了一串糖葫蘆後,她臉上又綻放出了甜美的笑容:“姑爺,今晚等你去給小姐請安哦,有些事情可別又忘了哦。”

說完,就喜滋滋地拿著糖葫蘆回去炫耀去了。

洛青舟見她離開後,想了想,又從屋裡拿了一串,坐在了小院裡。

果然,不到片刻,那冰冷少女就如幽靈一般,抱著劍,悄無聲息地站在了旁邊的梨樹下。

洛青舟當時正想著事情,轉頭一看梨樹下多了個人,嚇了一跳。

“給,最後一串了。”

洛青舟無語,把手裡的糖葫蘆遞了過去。

少女側著身子,雙臂抱胸,懷裡抱劍,俏臉冷若冰霜,聞言俏臉一別,下巴一仰:“哼!”

“求你吃……”

少女一把奪過,正要離開,又轉過頭,看向了屋裡。

洛青舟連忙道:“沒了,這真是最後一串。”

少女冰冷地看了他一眼,突然轉身,進了屋,然後就沒有再出來。

洛青舟愣了一會兒,連忙跟了進去。

客廳裡,少女抱劍站在桌前,雙眸冰冷地看著桌上插著的另外兩串糖葫蘆,見他進來,又目光冰冷地看向他。

“咦,怎麼還有兩串……”

洛青舟嘴角抽了抽,又道:“那個……我一串,小蝶一串,沒多的了。”

少女依舊站在那裡不動,雙眸冰冷地盯著他。

“好吧……我不吃了。”

洛青舟只得又拿了一串,遞到了她的面前:“我的一串給你。”

少女依舊不動。

“唉,求你……”

“哼!”

少女冷哼一聲,一把奪過,隨即拿著兩串糖葫蘆,揚長而去。

過分!

洛青舟在心裡暗暗吐槽了一句,想了想,連忙把剩下的一串拿起來,放進了小蝶的房間裡,藏了起來。

百靈若是看到夏嬋拿了兩串回去,估計又得過來嚷嚷了。

洛青舟不敢在屋裡多待,出了院,鎖上了院門,直接去了湖底修煉。

果然。

不多時,百靈手裡拿著一根空空的竹簽,一邊舔著上面剩下的糖汁,一邊氣衝衝地來到了門口。

當她看到門上的鐵鎖後,頓時小嘴一撅,氣惱地跺腳道:“臭姑爺!壞姑爺!故意給嬋嬋兩串,讓那妮子拿回去氣我!氣死我了!今晚別想再對人家色色了!”

很快到了晚上。

百靈換上了漂亮的衣服,仔細梳妝打扮了一番,去花圃地摘了一朵剛開的花兒。

然後站在了前院門口,依著門框,無聊地賞著月色。

今晚月色不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