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成親,拜天地

元景三年。

十二月二十五,庚子月。

丁末日。

宜定親,娶親,入宅。

這一日,是莫城成國府三公子與秦家千金成親的日子。

洛家和秦家都身為莫城無人不知的大家族。

按說兩家聯姻,婚禮不說要多奢華,至少要辦的熱熱鬧鬧,全城皆知。

但這一天,兩家府中,皆是安安靜靜。

府外街道上,甚至連點喜慶的顏色裝飾都沒有。

無鞭炮,無鑼鼓,無喧鬧。

前來道賀的賓客,也是寥寥無幾。

這兩大家族像是商量好的一般,把這場婚事竟辦的異常沉默低調。

有人打聽到消息後,眾人方恍然大悟。

原來堂堂成國府的三公子,竟然要入贅到秦家,去給秦家那位大小姐做贅婿。

“據說洛家那三公子身世來歷不明,並非洛家老爺的血脈,連庶子都算不上。”

“聽說那秦家大小姐身患重病,痴痴傻傻,成親也只是為了衝喜……”

Advertising

“原來如此。”

“對於這兩家貴人來說,這場婚事可都是丟人的事情啊,難怪不敢宣揚……”

大街小巷,人們議論紛紛。

而成親的當事人洛青舟,在早晨巳時,已穿戴整齊,從成國府出發。

沒有高頭大馬,沒有花團錦簇。

沒有敲鑼打鼓,也沒有浩浩蕩蕩,喜氣洋洋的隊伍。

有的只是一頂小轎,幾名下人,幾個丫鬟,幾擔禮物。

隊伍出門時靜悄悄的,腳步匆匆。

似乎生怕引來他人圍觀,丟人現眼。

成國府主人洛延年,和其他人,早已已先一步到達秦府。

似乎羞於與這支成親的隊伍為伍。

而秦府,則稍稍隆中熱鬧一些。

來參加這場婚禮的,除了秦家和洛家的人,還請了莫城幾名德高望重的長者。

其他賓客,一律未請。

轎子直接進府,並未在外面停留。

Advertising

穿過寬敞幽深的院落,停落在了大廳的外面。

掀開簾子。

洛青舟穿著一襲紅袍,從轎子裡走了出來,宛若被從娘家娶來的小媳婦。

面對著大廳裡和大廳外眾人各種色彩的目光,說不心慌是假的。

但心慌只會出錯,只會落人於笑柄。

所以,穩住!

洛青舟穩定心神,神情坦然的面對。

大廳外的門口放著一只火盆。

盆裡燒著旺盛的炭火。

秦家請來的老媽子穿紅戴綠,打扮的花裡胡哨,尖著嗓門在旁邊指引著道:“新郎官,低頭向前,跨過火盆,燒盡晦氣,越過越紅火!”

頓了頓又笑道:“可要小心了,別燒著胯了。”

此言一出,旁邊圍觀的僕人們丫鬟們,以及秦家洛家年輕子弟,都爆發出一陣哄笑。

若是洛家二公子來成親,這位老媽子肯定是不敢開這樣的玩笑的。

小蝶站在一旁,為自家公子感到氣憤和委屈。

公子剛進府,就要受到羞辱麼?

Advertising

洛青舟臉上並無波瀾,低著頭,向前走去,抬起腳,跨過了火盆。

進了大廳,站在門口。

大廳裡,他那位名義上的父親洛延年,以及洛家長輩,坐在客位上,目光冷漠地看著他,並沒有打招呼。

至於那位大夫人,壓根就沒來。

“新郎官,等一等,新娘子馬上就到。”

老婆子跟進來,提醒道。

此話一出,洛青舟心頭一動,目光看向了外面。

有些期待。

他那位被稱為傻子的新娘子,不知道長的什麼模樣。

估計戴著紅蓋頭,待會兒也看不到。

不過可以先看看對方身材和行為,也好有個准備。

洛延年的身後,站著洛家二公子洛玉。

他今天本來不該來的。

秦家不歡迎他。

他也忙著修煉備考,沒什麼時間。

但他還是來了。

他就是想要親眼看看,那位被他悔婚的新娘子。

當然,只是看看而已。

不管對方醜美,不管對方是不是傻子,他都不會後悔。

他現在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考入玉京的龍虎學院。

等進了龍虎學院,要什麼樣的天之驕女沒有?

那裡可是玉京,那裡可是天才們聚集的地方!

大哥早就告訴過他,眼光要放長遠一些,不要只盯著莫城這個小地方看,更不要被這個小地方的某些東西所迷惑和羈絆。

他當然明白大哥的意思。

所以當母親跟他提起這門親事時,他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就拒絕了。

所以他這位不知道從哪個旮旯裡冒出來的野弟弟,就成了他悔婚的替代品。

大廳裡很安靜。

整個秦府也很安靜。

老媽子說的等一會兒,顯然並不是真的一會兒,而是在等待某個時間,或者是為了試一試這位新郎官的耐心。

直到午時。

老媽子方對著外面吆喝一聲:“有請新娘子登堂!”

洛青舟的目光看向了外面。

洛玉的目光也看向外面。

火盆撤去。

紅毯鋪好,丫鬟們撒著花瓣。

一行人簇擁著一名穿著大紅喜袍,戴著紅蓋頭的新娘子,姍姍而來。

洛青舟有些失望。

那紅蓋頭太大了,包裹的太緊實了,不僅看不到新娘子的半點容貌,連新娘子的一點肌膚都看不到。

就連新娘子的雙手和身材,也被寬大的衣袖和喜袍遮掩在裡面。

不過可以大概看出,不胖,而且高挑。

令眾人眼前一亮的是,攙扶著新娘子的那名粉衣少女,倒是身材窈窕,非常俏麗,而且眉眼之間滿是甜甜的笑意,看起來頗為靈動可愛。

新娘子停在了洛青舟的身旁。

老媽子尖聲道:“新郎官,還愣著干嘛?牽起新娘子的手,該拜天地了!”

洛青舟頓了頓,伸手探進了新娘子那寬大的衣袖裡,尋找了一下,觸碰到了一只有些冰冷的小手。

他輕輕握住,柔若無骨,嬌軟嫩滑,竟令他心頭一蕩。

這麼美的一只玉手,會是一個醜女嗎?

他心頭竟有些期待今晚的洞房花燭夜了。

“牽著新娘子,向前。”

老媽子在旁邊尖聲指引。

洛青舟牽著自己的新娘,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好冰!

新娘子的手真的很冰。

洛青舟的手心,仿佛握著一塊寒冰,冰的他肌膚生疼。

莫非新娘子剛剛還在外面玩雪?

傻子嘛,可以理解。

不過這麼美的一只手,即便是個傻子,也勉強能夠接受吧。

畢竟還可以吃軟飯。

“停下,一拜天地!”

老媽子尖聲喊停,抬手指向外面。

洛青舟知道,這一拜,無論他心裡如何想,在這個世界,他就算是真的成親了,真的有娘子了。

雖然心頭有些不甘,連新娘子的模樣都不知道,但此時已無力改變。

拜吧。

活著重要。

洛青舟牽著新娘子,拜了下去。

與此同時。

在秦府外不遠處的街道拐角處,正有一名身穿白衣,氣質不凡的年輕男子,目光復雜地看著張燈結彩的秦府大門。

旁邊站著一名駝背老者,看了他一眼,恭敬道:“公子,現在還來得及。”

那白衣男子聞言,卻是灑然一笑:“我若要搶,早就搶了。她是寧死不屈的性子,我又何必自討沒趣。既然她寧願在這世俗自甘墮落,也不願隨我,那就由她去吧。”

隨即又道:“打聽清楚了嗎?”

駝背老者低頭道:“的確是一個文弱書生,毫無修煉基礎,身邊也無任何修煉之人。而且出生卑微,母親出生在山村,當年被路過的洛延年強暴而懷孕生下他……”

“倒也是個可憐之人。”

白衣男子輕嘆一聲,臉上卻露出了一抹怪笑:“她嫁給這樣的人,挺好。”

駝背老者立刻道:“她這是咎由自取。公子放心,嫁給這樣的人,她將再無出頭之日。”

得不到的就毀滅。

再潔白高貴的花兒落入泥濘,也是滿身污穢香消玉殞的結局。

老者非常了解自家公子此刻滿是報復快感的心理。

“走吧,也該結束了……”

白衣男子的身影開始模糊起來。

頃刻間。

兩人便在原地消失不見,仿佛從未出現過。

而此時。

在秦府大廳裡,老媽子正尖聲喊著最後一句:

“送入洞房……”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