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又是你家娘子在家等著你?

廂房中。

燈光搖曳,寂靜無聲。

百靈剛跑進去,便滿臉驚訝道:“咦,嬋嬋,你怎麼下來了?剛剛不是還在床上嗎?”

洛青舟跟到了門口,看向裡面。

那冰冷少女穿著一襲淡綠長裙,雙臂抱胸,懷裡抱劍,正一動不動地站在窗前。

窗戶開著,寒風呼呼。

少女長發微微凌亂,俏臉冰冷,似乎正看著窗外的落雪在沉思。

百靈連忙過去關上窗戶,拉著她的小手道:“傻子,肚子疼,怎麼還吹冷風呢?快回床上躺著去。咦,你衣服怎麼也這麼快就穿上了?剛剛不是沒穿衣服在裸睡嗎?我還准備讓姑爺進來……額,姑爺來看你了。”

夏嬋瞪向她。

百靈連忙轉頭看向門口道:“姑爺,我沒有騙你哦,嬋嬋睡覺真的喜歡裸睡。不信姑爺過來看,嬋嬋連褻衣都還沒來得及穿呢,裡面空空的……”

“哼!”

夏嬋冷哼一聲,轉過頭,看向了門口,俏臉冷寒。

洛青舟沒敢進去,也沒敢多看,在門口低頭拱手道:“夏嬋姑娘,大小姐讓我來看看你。你身子若是不舒服,最好還是在床上躺著……那個,多喝熱水。”

百靈“噗嗤”一笑:“姑爺,你就不能說點別的嗎?”

洛青舟頓了頓,道:“多休息。”

百靈頓時忍不住“咯咯咯”地笑了起來,笑了一會兒,對著身旁的少女眨了眨眼睛道:“嬋嬋,姑爺在我面前可不是這樣的哦,他可會說話了,總是說笑話逗我開心呢。”

Advertising

洛青舟懶得再理她,拱手道:“既然夏嬋姑娘沒事,那我就告辭了,你好好休息。”

說完,就退了出去,順便幫她們帶上了房門。

還是趕快回去修煉神魂吧。

他剛走不久,房間裡,夏嬋就蹙起眉頭,捂著肚子,眉宇間流出了一抹痛苦。

百靈連忙把她扶到床上躺好,幫她蓋上了被子,忍不住道:“笨丫頭,在這樣裝下去,有你後悔的。”

夏嬋躺在被子裡,沒有說話,只露出了一張有些蒼白的俏臉,漆黑的眸子怔怔地望著上面的幔帳,手裡依舊緊緊握著她的劍。

百靈在床沿坐下,手伸進了她的被子裡,輕輕幫她揉著肚子道:“要不,我去把姑爺喊回來,幫你揉肚肚?”

夏嬋依舊怔怔地看著上面,沒有說話。

百靈忍不住嘆道:“小乞丐的性子,都是這麼倔嗎?當初我跟小姐遇到你時,你比東東和西西都不如呢,你連乞食和去垃圾堆裡刨食物都不會。可能不是不會,是寧願餓死也不想去受辱,又或者,你那時候本來就想死了……我記得那時,你才十二歲吧?”

“所以讓你提前去看看姑爺如何,你看到那對小乞丐時,才會感同身受,心有戚戚然吧?”

“所以你看到姑爺每天去給他們送饅頭,陪他們聊天,又長的那麼俊俏,才會……”

夏嬋突然看向她,冷冷地道:“你真啰嗦。”

百靈目光一亮,哈哈笑道:“嬋嬋,你終於不說一個字了?”

隨即又蹙起眉頭,疑惑道:“今晚真奇怪,小姐突然說話了,你也突然破天荒地說了三個字,不對,好像是五個字……你,真,啰,嗦……咦,好像還是三個字……”

夏嬋沒再理睬她,繼續看著上面發呆。

Advertising

百靈從被子裡拿出手,掰著手指頭很認真地數了起來:“一,二,三,五……”

過了片刻,突然嘆了一口氣:“嬋嬋,還是你的眼光好……我後悔了……來得及嗎?”

夏嬋直接側過身子,背對著她。

“哎……”

百靈瞥了她一眼,又嘆了一口氣,伸出纖纖玉指,摸了摸自己的嘴唇道:“真是煩惱啊,姑爺總是喜歡親人家的小嘴,喜歡抱人家的小蠻腰,該怎麼制止他呢?好煩惱啊……”

洛青舟回到屋裡,叮囑了小蝶一番後,就關上門,神魂出竅。

先在房間裡練了一個小時的奔雷拳,方飄出了窗戶。

雖然外面很危險,連續出去兩次都差點掛掉,但想要使神魂強大起來,就必須要繼續出去接受黑夜的考驗和磨練。

一直躲在屋裡,只能永遠駐足在這夜游狀態。

昨晚聽那只強大的神魂提起了長生。

說實話,之前他是從未想過那麼遙遠和虛無縹緲的東西的,但現在,卻有了那麼一點的盼望。

或許真如書上所說。

神魂修煉到一定程度,可以不死不滅,長生不死。

那個時候,自然又是另一番天地。

無論是凡人,還是修煉者,無論是販夫走卒,還是高高在上的君王,誰沒有一個長生夢呢?

Advertising

洛青舟飄上半空,全身被熒光包裹,小心翼翼地向著鴛鴦樓飄去。

他突然想到,臉上這副面具,神魂戴上可以散發出溫暖的熒光護罩,保護神魂。

那如果肉身戴著呢?

他決定明天白天試一試,看看肉身戴上這副神奇的面具,是不是會有其他效果。

一路安全。

在飛到距離鴛鴦樓還有百米遠時,他停了下來,不敢再冒然接近,目光看向了閣樓頂部。

昨晚的飛檐上,那道全身散發著月白光芒的身影,依舊站在那裡,衣袂飄飄,仿佛從昨晚開始,從未離開過一般。

而那顆鑲嵌在閣樓頂部的紅色圓珠,靜無聲息,看不出任何異常。

洛青舟一邊慢慢接近,一邊拱手道:“前輩……”

月色光暈中忽地飄出一只手帕,落在了那顆紅色圓珠上,把它完全遮在了裡面。

洛青舟這才松了一口氣,快速飄了過去,站在了那道月白身影的身後,恭敬道:“多謝前輩,前輩已經來了很久了吧。”

月白身影靜靜地望著遠處,並未回話。

洛青舟站了一會兒,正不知該繼續說話,還是直接講故事時,那月白身影終於開口:“昨晚那故事,前面應該還有吧?你漏了一些?”

洛青舟一愣,臉上露出了一抹驚訝:“前輩怎知前面還有?”

他昨晚講那《西游記》,的確簡化了很多,只是為了把主要的故事講出來而已,並未想到要逐字逐句的講,沒想到這位第一次聽,竟然就知道前面還有。

Advertising

月白身影沉默了一會兒,聲音縹緲地道:“我昨晚反復想了多遍,總覺得前面還有些遺漏,應該是背景。”

洛青舟不得不佩服道:“的確還有背景沒有講,在下只是覺得前面有些繁瑣,所以就簡化了。”

月白身影微微側臉,像是正看著他:“繁瑣?”

頓了頓,道:“重新講,一字不漏。”

洛青舟怔了怔,感覺她的語氣似乎突然變得有些凝重,心頭疑惑,不過沒有多想,立刻恭敬道:“是。”

“詩曰:混沌未分天地亂,茫茫渺渺無人見。自從盤古破鴻蒙,開辟從茲清濁辨。覆載群生仰至仁,發明萬物皆成善。欲知造化會元功,須看西游釋厄傳……”

這首詩剛念出,那望著遠處黑暗的月白身影忽地一動,收回目光,屏氣凝神。

“蓋聞天地之數,有十二萬九千六百歲為一元。將一元分為十二會,乃子、醜、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之十二支也……”

洛青舟剛講完了這幾句,那道月白身影突然開口:“停一下,再重新講一遍,重頭開始。”

洛青舟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沒敢多說,又繼續重頭開始講。

一個時辰後。

月白身影神情凝重,再次聲音空靈的開口:“觀棋柯爛,伐木丁丁,雲邊谷口徐行,賣薪沽酒,狂笑自陶情。蒼逕秋高,對月枕松根,一覺天明……你再重頭開始講一遍,可以嗎?辛苦了。”

洛青舟又看了她一眼,只得又耐著性子,重頭開始講,心頭暗暗疑惑:她是覺得這故事好,要記下來嗎?可是以她現在的實力,只聽一遍應該就能記下來了吧?難道這些文字中,蘊含著其他東西,她自己沒法銘記?

那本書籍上說,世間有秘法,只能口傳,不能文傳。

有些秘法內蘊含著某中神秘力量,只能一邊口傳,一邊琢磨修煉,無法銘記腦海……

應該不會吧。

一本神話奇幻故事而已。

又一個時辰後。

臨近凌晨。

洛青舟不敢再逗留,只得拱手歉意道:“前輩,時候不早了,在下該回去了。”

那月白身影仿若沒有聽到他的話,眉頭微蹙,嘴裡低聲喃喃,眸中閃爍著異樣的光芒。

洛青舟只得又恭敬說了一句。

月白身影這才回過神來,轉過頭看著他,沉默了一下,喃喃地道:“又是你家娘子,在家等著你嗎?”

洛青舟低頭道:“是的。”

月白身影看了他片刻,微微點頭:“去吧,明晚早些來。”

“是,前輩。”

洛青舟心頭一動,轉身飄起,快速離去。

明晚早些來?

看來這位前輩對他的故事很有興趣。

這樣的話,他或許還有機會得到一些指導。

神魂強者隨便一句指導,恐怕都比他自己看書瞎練要有效果的多。

月白身影看著他漸漸消失在夜幕中的身影,又在飛檐上佇立了許久,方身影一閃,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

在距離成國府不遠處的一間破敗府邸中。

後院的某個房間裡。

燭火猩紅,香煙裊裊。

一名頭戴圓帽,身穿花衣的老嫗,正盤膝坐在一排燭火前,瞑目做法。

一名中年男子站在她身後的陰影中,屏氣凝神。

不久,房間裡的燭火忽地晃動了一下。

隨即,兩道肉眼難見的黑影,突然從地面飄起,穿過窗戶,飄了出去,很快便消失在了外面的風雪中。

“王管家,放心吧,今晚就是那小子的死期!”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