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糖葫蘆這麼好吃?

“……”

洛青舟只得返回。

等他走到賣糖葫蘆的小販前,掏出銀子時,那少女微微側臉,偷看了他一眼,又繼續看著前面的牆壁,俏臉冰冷。

“買……四串。”

洛青舟決定逗逗她。

拿了四串糖葫蘆,沒有喊她,直接大步離開。

剛走了一段距離,突然一股熟悉的寒意襲來,瞬間籠罩住了他的整個身子。

脊背發寒,脖子發癢……

他停下腳步,回頭看去。

那名冰冷少女,卻已經不在那處屋檐下,不知去了哪裡。

他愣了一下,轉了一圈後方發現,那少女竟不知何時,已如幽靈一般,無聲無息地站在了他的右邊,剛剛他打傘的位置,仿佛從未離開過一般。

洛青舟:“……”

“夏嬋姑娘,糖葫蘆……”

“哼!”

少女別過臉,看向別處。

洛青舟:“……夏嬋姑娘,求你,吃糖葫蘆……”

Advertising

少女這才接下,依舊別著臉,冰冷地看向別處。

洛青舟沒再理她,把剩下的三串放進了裝包子的紙袋裡,撐開傘,遮在了她的頭頂。

雪花如鵝毛,飄飄灑灑。

天地間,一片雪白。

路上行人,腳步匆匆。

街道兩邊小販,依舊冒著風雪,在大聲吆喝著。

洛青舟撐著傘,放慢腳步,心頭想著事情,慢慢走著。

身旁的少女,同樣走的很慢

兩人仿佛在滿是風雪的街道上漫步,都沒有急著回去。

但路,終有盡頭。

回了府。

把身旁的少女送到“靈蟬月宮”的門口時,洛青舟把傘還了回去,正要離開。

“吱呀。”

院門打開。

百靈“恰好”出現,立刻伸出手,俏臉上露出了兩個甜甜的酒窩,開心道:“姑爺真好,又專門給我買了糖葫蘆呢。”

Advertising

說著,不待洛青舟同意,她直接走過來,從紙袋裡抽了一串糖葫蘆,眯著眼睛咬了一口:“甜!”

洛青舟正要離開,又聽她驚訝道:“呀,嬋嬋,姑爺沒有給你買嗎?可憐,只能眼巴巴地看著我吃了,不過你要是求我一下,我可以給你咬一顆。”

洛青舟轉頭看去,那冰冷少女手中的糖葫蘆,不知何時已經吃完了,只剩下了一根竹簽。

她冷著俏臉站著,粉嫩的小嘴上還沾著亮晶晶的糖汁,見他看過去,立刻別過俏臉,看向別處。

洛青舟猶豫了一下,看向正在用小嘴咬著糖葫蘆炫耀的百靈道:“夏嬋姑娘已經吃了。”

說完,他不再逗留,轉身離開。

他沒有立刻回去,而是去了秦二小姐住的地方。

秦二小姐整日待在屋裡,不知道有多久沒有出去了,估計那些丫鬟下人們,也不敢隨便給她買東西吃。

這糖葫蘆酸酸甜甜,她應該愛吃。

而且這東西對於她的身體應該沒什麼傷害。

在這秦府,秦二小姐對他一直都很好。

買糖葫蘆時,自然也想到了她。

來到門口,還未敲門,珠兒已經打開門,從裡面走了出來,手裡端著盛湯用的瓷盅,看到他後,愣了一下,連忙道:“姑爺,奴婢給你送了雞湯,在你廚房裡放著呢,你記得喝了。對了,你是來找我家小姐的嗎?”

洛青舟把手裡的糖葫蘆遞到了她的面前道:“剛剛在外面買的,不知道二小姐吃不吃。”

珠兒看著糖葫蘆,又看向他,猶豫了一下,讓開身子道:“姑爺自己進去吧,小姐在書房看書呢。”

Advertising

洛青舟道:“我就不進去了,還要回去讀書,麻煩珠兒姑娘幫忙拿進去吧。”

珠兒又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方接過糖葫蘆,“哦”了一聲,似乎有些不情願。

洛青舟聽到了她心裡的話:【這家伙對我家小姐無事獻殷勤,不會真對我家小姐有想法吧?可惡,我得告訴夫人】

“算了,珠兒姑娘,二小姐身體不好,不能吃這種冰的食物。”

洛青舟突然又把她手裡的糖葫蘆拿了回來,隨即告辭離開。

珠兒呆在門口,愣愣地看著他快步走遠的背影。

半晌後,方撅嘴嘟嚷道:“莫名其妙。”

想了想,她轉身返回,走到屋檐下的窗外稟報道:“小姐,剛剛姑爺來了。”

正在桌前讀書的秦微墨,立刻放下了手裡的書,卻又聽到她生氣地道:“不過又走了……姑爺真是莫名其妙,明明買了糖葫蘆,說給小姐吃的,都已經送到奴婢手裡了,卻又突然奪了回去,不知道什麼意思。”

秦微墨怔了怔,蹙起細細的柳眉,思索了一下,柔聲問道:“珠兒,把你剛剛見到姐夫時的每一句話,還有當時你心裡怎麼想的都說一遍給我聽。”

“小姐……”

“說吧。”

秦微墨聲音柔柔,目光溫和,但語氣卻是不容置疑。

珠兒不敢再遲疑,連忙把剛剛的對話,以及剛剛心裡想的都說了出來。

秦微墨聽完,輕輕嘆了一口氣:“珠兒,下次不要在姐夫的面前亂想了。姐夫做事光明磊落,並不是你想的那般。他送我糖葫蘆,也只是因為在這秦府,我對他還可以,他心裡感激而已。所以出去買糖葫蘆時,他才會想到我,他應該是專門給小蝶買的。”ORg

珠兒疑惑道:“小姐,可是奴婢……奴婢只是在心裡想了一下,並沒有對姑爺說出來,奴婢的態度很好的。”

秦微墨苦澀一笑:“你不知,人有時候心裡想著什麼,臉上,眼睛裡,都會表現出來。姐夫與旁人不同,他從小生活在那種環境下,後來與他娘親回到了成國府,恐怕生活的更加小心翼翼,所以從小就學會了察言觀色,而且自尊心很強。他本是好心來送我糖葫蘆的,你卻表現出不情願和懷疑他,他自然心裡難受,所以奪回了糖葫蘆,離開了。”

珠兒睜大眼睛看著她:“小姐,你……你怎麼這麼了解姑爺?你……你是不是……”

秦微墨微微搖頭:“你又在亂想,我與姐夫,只是姐夫與妹妹的關系。我只是欣賞姐夫的才華,喜歡跟他待在一起,喜歡聽他說話和講故事,覺得很舒服,很平靜……並不是你們想的那般。”

珠兒“哦”了一聲,低下頭道:“小姐,對不起……那,那奴婢去給姑爺道歉,好不好?”

秦微墨沉默了一下,站起身道:“不用了,你去道歉,反而不好。而且姐夫心胸寬廣,也不會因為這件事跟你計較的。秋兒呢,喊她過來,我想去姐夫那裡一趟。”

珠兒愣了一下,似乎想要勸阻,但看到她臉上的神情,想到她的倔強,只得跑向了另一邊的屋子,去喊秋兒和嬤嬤了。

洛青舟拿著包子和剩下的兩串糖葫蘆,剛回到小院,突然發現那棵梨樹下,站著一道冰冷的身影。

一襲淡綠長裙,纖腰翹臀,烏發及腰,俏麗冰冷,雙臂抱胸,懷裡抱劍,如雕塑一般,在紛紛揚揚的雪花下,一動不動。

那頭上,肩上,胸前的胳膊上,劍上,已落滿了雪花。

洛青舟愣了片刻,這才反應過來,只得又拿了一串糖葫蘆,走了過去:“夏嬋姑娘……”

“哼!”

少女側過臉,下巴微揚。

洛青舟嘴角抽了抽,只得又重新道:“夏嬋姑娘,求你……吃糖葫蘆。”

少女一把奪走,快步離去。

等洛青舟轉過身看去時,她已經走出了大門,消失在了外面蒼茫的風雪中。

莫名其妙。

糖葫蘆有這麼好吃?

洛青舟感到不解,進了屋,從紙袋裡拿出了最後一串,放在嘴邊咬了一顆。

酸酸甜甜,將將就就,馬馬虎虎。

不過對於沒有享受過他那個時代千奇百味的人們來說,的確還是可以的。

剩下的他又放進了紙袋,准備晚上給小蝶吃。

外面的路上。

夏嬋走在風雪中,正在聲音清脆地咬著第二串糖葫蘆時,前面突然傳來了嘈雜的腳步聲。

隨即,一群丫鬟和嬤嬤簇擁著一道柔弱的身影,從前面的雪幕中緩緩走出。

夏嬋愣了一下,讓到了路邊。

待走到近處時,秦微墨的目光,忽地看向了她手裡的糖葫蘆。

兩米少女,目光相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