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姑爺,你不對勁兒!

第二天。

小蝶再次賴床晚起。

上次紅著小臉說公子壓著她的頭發了,起不來,這次則羞答答地說:“人家疼……”

洛青舟昨晚可沒對她做壞事,就是不小心壓著她的胳膊了……

“下次各睡一頭。”

洛青舟幫她揉了揉胳膊,起了床。

小丫頭見狀,也連忙從被子裡爬了起來,跪在床邊,伺候他穿衣,撅著小嘴嘟嚷道:“才不要呢,就要跟公子睡一頭。”

洛青舟沒理她,下了床,走到窗前。

推開窗,一股寒氣撲面而來。

但氣息卻是格外的清爽。

雪沒有停,但已經下的很小了。

一朵朵雪花,從天空中緩緩飄落下來,如凋零的白色花瓣,裝點著窗外的景物。

凜冽的寒風,也暫且停了下來。

小院裡,梨樹如花開。

其他花草樹木,皆雪白一片。

洛青舟站在窗前,望著外面的雪景,想著昨晚神魂出竅和那只陰魂小鬼的事情。

Advertising

小蝶穿好衣服,披散著及腰的烏黑長發,小手裡拿了梳子,來到他的背後,溫柔地幫他梳理著頭發,一副乖乖巧巧柔柔順順惹人憐的小模樣。

洛青舟收回目光,突然轉過身摟住她的纖腰,把她抱了起來,放在了旁邊的桌子上,讓她坐在了那裡。

然後彎下腰看著她。

小蝶愣了一下,白皙的臉蛋兒漸漸地染上了兩抹紅暈,羞澀道:“公子,你……你干嘛?”

“不干嘛,就看看你。”

洛青舟伸手揪了揪她嬌嫩的臉蛋兒,笑道:“終於長了一點肉,比原來可愛多了。”

小蝶立刻緊張起來,摸著自己的小臉道:“公子,奴婢……奴婢長胖了嗎?”

“沒,這樣挺好。”

洛青舟又摸了摸她纖細的小腿道:“現在不胖不瘦,剛剛好。不像原來,摸著全是骨頭,抱著也不舒服。”

小蝶害羞地低下頭,心頭滿是歡喜。

公子喜歡就好。

洛青舟見她又露出了少女的嬌羞與爛漫,看著嬌美可愛,楚楚動人,不禁湊過去,對著她紅紅的臉蛋兒親了一口,道:“好了,別傻樂了,該干活了。”

“哦,哦哦。”

小丫頭愣了一下,立刻清醒過來,捂著臉蛋兒跳下桌子,害羞而甜蜜裡跑出去准備早餐去了。

吃完早餐。

Advertising

小蝶又出去找小桃那幾個去學習去了。

洛青舟看了一會兒書,見雪更小了,方出了門,向著秦二小姐的住處走去。

他還沒有去過那裡,只知道大概的方位。

在經過秦大小姐的門前時,他停頓了一下,看了一眼關閉的院門,正要離開時,院門突然“吱呀”一聲打開。

百靈一身粉色衣裙,俏生生地出現在門裡,美目光彩流轉,俏臉上露出了兩個淺淺的酒窩,甜甜笑道:“姑爺,這麼早就來給小姐請安嗎?”

洛青舟看了一眼她的嘴唇,又看向了她的脖子。

今日她的衣領是圓領,並未豎起來,而且沒有戴圍脖,露出了白皙修長的天鵝頸。

那上面已經沒有任何痕跡了。

“路過而已,我准備去給二小姐請安。”

洛青舟實話實說。

他看著眼前的甜美少女,心頭不知覺地會有一種異樣的情愫蕩漾。

百靈聞言,頓時一臉狐疑地看著他:“姑爺,你想干嘛?怎麼又跑去招惹二小姐了?”

洛青舟一臉淡定:“夫人讓我去的。”

頓了下,又道:“只是去請個安,陪二小姐聊會天,並無他意。”

百靈神色嚴肅地盯著他,突然“噗嗤”一笑,笑靨如花:“姑爺是在向我解釋嗎?”

Advertising

隨即又俏皮地眨了眨眼睛,低聲道:“姑爺是怕我誤會,還是怕小姐誤會?又或者是……”

“告辭。”

洛青舟沒再多說,轉身離開。

百靈連忙道:“姑爺,你去過二小姐那裡嗎?知道她住在哪裡嗎?”

洛青舟沒有回頭,道:“我會問其他人的。”

百靈盯著他的背影看了幾眼,突然轉身跑回屋,又很快跑了出來,手裡拿著一把粉花油紙傘,追上去撐開,與他走在了一起,笑道:“姑爺,我陪你一起去。”

洛青舟看了一眼頭頂上的花傘,又看了一眼她,欲言又止。

百靈笑著把傘伸到了他的面前:“姑爺,你來撐吧,你個子高,我撐著累呢。”

洛青舟道:“你自己打吧,我不用。”

百靈沒有說話,手裡的花傘依舊放在他面前,一臉的倔強。

洛青舟皺了皺眉頭,見她頭頂淋著雪,猶豫了一下,只得接過傘,撐在兩人的中間,偏向了她那邊。

百靈抬頭看了一眼,又看向他那俊美平靜的側臉,目光動了動,沒有再說話。

她回頭看了一眼。

遠處的屋檐下,雪花飄落間,隱約站著一道朦朧纖細的身影,冷冰冰的,比雪還要冷。

洛青舟撐著傘,與身旁的少女漫步在飄雪中,鼻中嗅著她的發香,身子感受她的氣息,不由得再次想起了那晚的親密纏綿。

正要說話時,百靈突然跑向旁邊的花圃,摘下一朵帶著冰雪的鮮花,跑回來遞到了他的面前,明眸皓齒:“姑爺,送你。”

洛青舟愣了一下,沒有接:“你拿著吧,我不喜歡。”

百靈微怔:“為什麼?花兒這麼漂亮,又這麼香。自古以來,才子們都把美人比作嬌花,姑爺也寫過花容月貌的詩,怎會不喜歡花呢?”

洛青舟只是不想接受她送的花而已。

哪有男子接受女子送花的。

又聯想到每次同房時她的主動和他的被動,他就更不會接受了。

“花畢竟是花,再漂亮也沒有人漂亮,再香也沒有人香。百靈姑娘就在我的面前,長的比花還要漂亮,生的比花還要香,我干嘛要花呢?”

他看著前面,隨口敷衍了一句。

真的只是敷衍,而且只是隨口,他發誓。

“嗯?”

他停下腳步,回頭看去。

那少女突然停在了原地,沒有再向前走,美眸怔怔地看著他,手裡的花也緩緩地垂了下去。

兩人隔著風雪,目光交彙。

凜冽的微風拂過,少女粉色的裙擺如盛開的花瓣,微微搖曳著,鬢角旁的幾率青絲飛落在了嘴角,如花般嬌美的俏臉上,露出了一抹恍惚的神情。

洛青舟並不知道自己的隨口一說,會造成這麼大的效果。

在曾經那個時代,這樣的話甚至可以以開玩笑的口吻,對一個並不是熟悉的女孩說出。

但在這個男女矜持的封建年代,這樣的話……

“我開個玩笑,就是隨口一說,百靈姑娘別在意。”

洛青舟撐著油紙傘,返回到她的面前,為她遮住了風雪,也切斷了兩人交彙在一起的視線。

百靈突然扭頭看著他道:“姑爺,你不對勁兒。”

洛青舟怔道:“我哪裡不對勁兒了?”

百靈目光灼灼地盯著他道:“姑爺不像老實人,像到處哄騙女孩子的壞蛋!”

洛青舟:“……”

“走吧,去二小姐那裡。”

跟女人爭辯,無異於是沒事找事,自討苦吃。

“姑爺心虛了,默認了,不敢吭聲了?”

“果然是心虛了……”

“果然是壞蛋……”

“小姐好可憐。”

洛青舟沒理她,她依舊喋喋不休。

兩人撐著一把傘,很快來到秦二小姐的住處。

敲了門,珠兒過來開門,見是他們後,目光一亮,連忙道:“姑爺,小姐正在寫你作的詩呢,快進來。”

洛青舟兩人被帶了進去。

在來的時候他就想好了,既然秦二小姐喜歡《香閨記》那樣的故事,那麼,他就勉為其難,給她講個《西廂記》的故事。

能搏二小姐開心就好。

反正這秦府中,大家都寵著二小姐。

那位岳母大人的話已經說的很明白了。

他要哄二小姐開心。

至於怎麼哄,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西廂記》講完,還有《梁山伯與祝英台》,完了還有《白蛇傳》,《鳳求凰》等等。

再完了,還有那麼多狗血電視劇,故事更精彩。ORg

還不行,那還有跟《香閨記》相似的《金瓶梅》《玉蒲團》等等,大不了讓秦二小姐保密就是了。

反正只要二小姐開心,他就算是完成了任務。

不過他每天最多只會抽出一個時辰的時間來滿足二小姐。

剩下的時間,他還要修煉。

穿過甬道,拐進後院。

左側的書房中,雕刻著精美花紋的窗戶打開著,窗前放置著一張案台,案台上鋪著雪白的宣紙。

一只素白纖柔的玉手正握著纖細的狼毫,在宣紙上婉約地寫著字。

那玉手的主人,一襲月白長裙,外面披著厚厚的雪絨狐裘,肌如皓雪,眉如細柳,眸含秋水,模樣清麗,柔弱纖美,正是秦家二小姐秦微墨。

“小姐,姑爺來了。”

珠兒輕聲道。

少女抬起頭來,露出了一張嬌美卻蒼白無血的臉蛋兒來,清澈如水的眸子裡,忽地光彩流溢。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