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神魂出竅!

“砰!”

“砰!砰!砰!”

風雪呼嘯,天地間一片蒼茫。

天剛剛亮而已。

這個時候,大多數人都還躺在暖和的被窩裡睡著覺。

但月夜聽雨苑,西北角落的那片竹林裡,卻已經響起了洛青舟早起修煉的聲音。

風雪中。

他赤著身子,全身皮肉緊繃,在堅硬的樹干上猛烈碰撞擊打。

仿佛蠻牛發怒,拼盡全力。

一次又一次,全身各處的皮肉當作生鐵,在樹干與內力的強力擠壓和滋潤下,反復擊打淬煉,

不知疲憊,不懼疼痛。

全身皮肉很快發紅,隨即發熱發燙,微微跳動起來。

渾身上下,很快大汗淋淋。

從天剛亮,一直持續修煉到晌午,期間並未停歇過。

待全身肌肉酸痛,無力可發,肚中飢餓時,他方暫且停了下來。

從包裡拿出一塊熟牛肉,就著一大葫井水,吃了簡單的午餐。

Advertising

吃完午餐,又休息了一會兒。

先靜心運轉半個時候內功心法。

然後,繼續起身修煉。

“砰!”

又一個時辰的猛烈碰撞,那棵粗壯的大樹竟突然“哢”地一聲,從中開裂,幾乎折斷。

那開裂處,早已被撞擊的松軟如絮,慘不忍睹。

洛青舟只得又換了一棵大樹,繼續修煉。

快到傍晚時。

他又搬起了岩石,開始拉伸已經酸痛無比的肌肉。

全身汗水如雨,像是被洗過一般,濕淋淋的,順著下巴手臂腳跟向下流淌。

裸露在空氣裡的肌膚,散發著亮晶晶的結實光澤。

雪花紛紛揚揚,剛要落在他身上,便被他渾身散發的灼熱氣息給融化。

他喘著粗氣,流淌著汗水,全身肌肉鼓起,榨干全身最後的力氣,蹲著馬步,一手舉著一塊碩大的岩石。

肌肉在顫抖,身子在顫抖,呼出的氣息仿佛火焰,灼熱燙人。

全身四周仿佛環繞著一股看不見的氣流,隔絕著天空上的雪花和四周的寒風。

Advertising

“哈!”

在力竭的最後時刻,他猛然低吼一聲,把手中的岩石扔了出去,隨即掄起一拳,重重地砸在了旁邊的一棵大樹上。

“砰!”

樹干凹陷炸裂,那棵粗壯如腿的大樹,頓時樹冠一歪,從中折斷,倒在了茂密的竹林中。

“力量與硬度,以及爆發力,看起來都增加了不少。”

他喘著粗氣,看著毫發無損的拳頭,對於自己的修煉成果,頗為滿意。

不過這裡的樹是不能再隨便打壞了。

這棵斷掉的樹不能浪費。

樹干還有那麼長,下次繼續用。

等皮肉再修煉到下一個強度,就可以直接用石頭來試驗了。

皮肉如鋼鐵,撕虎裂豹,開山劈石!

洛青舟沒有用到力道,又打了兩遍奔雷拳後,方緩緩收功。

用地上的白雪擦洗了一下滾燙的身體,把汗水污垢全部擦洗干淨後,方穿上衣服,拿起東西,回到了小院。

天色已暗。

不多時,小蝶端著晚飯回來。

Advertising

這時,洛青舟已經在廚房煮好了牛肉,就著晚飯一頓狼吞虎咽。

然後開始燒水,泡澡。

在浴桶裡滴了一滴煉肉藥水,清水立刻發生了變化,變成了淡淡的綠色。

洛青舟脫光衣服,進入桶中,閉眼靜心,運轉內功心法。

皮膚漸漸感到灼熱,裡面的肌肉仿佛在吸取著什麼,微微跳動著。

等桶裡的水快變涼時,他睜開了眼睛,發現本是淡綠色的水突然又變成了清水。

那些藥水果然被吸收了!

時候不早了。

他從桶中起來,在小蝶的伺候下,換上了干淨的衣服。

幫著小蝶把浴桶抬出去,倒完水後,他一個人出了門,准備給秦大小姐和那位岳母大人請安。

雪已經下了三天,絲毫沒有要停歇的意思。

整個府中,白茫茫的一片。

洛青舟一路踩著積雪,來到了秦大小姐的“靈蟬月宮”。

院門關著。

他走上前,抬手敲了敲門。

Advertising

很快,裡面傳來了百靈清脆的聲音:“姑爺,今日小姐有些不舒服,你就不用進來請安了。”

洛青舟在門口頓了頓,道:“百靈姑娘,你一個人在前院嗎?”

裡面立刻傳來了百靈有些驚慌的聲音:“姑爺,你……你又想干嘛?又想欺負人家嗎?”

洛青舟道:“我來給你道歉,你開下門。”

百靈連忙道:“不用了姑爺,人家不要你的道歉,姑爺下次不要再欺負人家就行了。人家只是個卑微的小侍女,哪裡敢讓姑爺道歉嘛。”

洛青舟沉默了一下,沒再多說什麼,轉身離開。

剛走出十余步的距離,院門“吱呀”一聲打開,百靈一襲粉裙,俏生生地出現在門口,探著腦袋偷看著他。

洛青舟回頭看了她一眼。

她又立刻把腦袋縮了回去。

洛青舟沒再理她,快步離開。

等他走遠了,百靈方撅起嘴巴,跺了跺腳道:“臭姑爺,就不能哄人家幾句嗎?”

洛青舟一路淋著風雪,來到了後院。

梅兒看到他後,立刻進去稟報。

不多時,出來喊他進去。

洛青舟跟在她的身後,進了廳堂,目不斜視,走到那名岳母大人的面前,躬身低頭,拱手拜見:“青舟給岳母大人請安。”

宋如月穿著一身月白絨襖,神色威嚴地端坐在那裡,翻著眼皮瞅了他一眼,冷聲道:“就這一句話?”

洛青舟只得又恭敬道:“祝岳母大人身體安康。”

“就這?”

宋如月冷笑。

洛青舟抬起目光看了他一眼,聽見她心頭道:【這臭小子,就不誇贊我漂亮?待會兒找個理由,讓他今晚去後院給我種一晚的花兒!】

洛青舟嘴角一抽,只得繼續恭敬道:“祝岳母大人身體安康,青春永駐,永遠都如現在這般年輕漂亮,光彩照人。”

這話說出口,他自己都臉熱。

“哼,馬屁精!”

宋如月翻了個白眼,卻非常受用,暫且饒過了他,冷聲道:“去看過微墨沒?”

洛青舟低頭道:“還沒,明日去。”

宋如月又冷聲道:“蒹葭呢?”

洛青舟道:“剛去過,不過沒見到人。”

宋如月沉默了一下,語氣放緩道:“多去看看她,她不見你,不跟你說話,你就死皮賴臉纏著她。男人不要臉,才能打動女人心,你明白嗎?”

洛青舟低頭沉默,沒有說話。

“去吧,好好讀書,不可懈怠。若敢偷懶,小心你的皮!”

說到最後,又疾言厲色起來。

洛青舟低頭告退。

等他離開後不久,宋如月方慵懶地靠在了椅子上,思索了一會兒,突然又坐了起來,蹙著柳眉,自言自語道:“不行啊,蒹葭總是這樣,那臭小子肯定會心懷怨恨的……到時候偷偷跑了怎麼辦?成了親,卻不能住在一起,每晚就一個沒長熟的小丫鬟伺候……關鍵是那臭小子頗有才華,人家才子,每天出去花天酒地,左擁右抱,逍遙自在,他卻窩在家裡整日讀書……他心頭能不怨恨嗎?不行不行,得再給那小子找兩個漂亮的通房丫頭,拴住他的心……”

說完,她扭過頭,看向旁邊站著的梅兒。

梅兒頓時一個哆嗦,顫聲道:“夫……夫人……”

宋如月白眼一翻:“你激動什麼?乳臭味干,要胸沒胸,要屁股沒屁股,又長的一般般,人家會看上你?”

梅兒:“……”

宋如月收回目光,美目閃爍,陷入了沉思。

“嗚……”

外面寒風嗚咽,吹的樹枝嘩嘩作響。

洛青舟回到屋後,先拿出鑒武石,檢查了一下各項數據,驚喜地發現精神力增加了不少。

竟然一下子從13增加到了16。

其他數據倒是沒有太明顯的變化,力量和抗擊打力都只增加了一些。

不過爆發力肯定比之前要強了不少。

他收好鑒武石,想了想,從儲物袋裡拿出了一支早已准備好沉香。

書籍上說,檀香提神,沉香安神;又說,檀香招神,沉香引魂。

他如今要修煉神魂出竅,自然要點沉香。

關了門窗,吹滅了油燈燭火,提醒小蝶暫且不要進來後,他點燃了沉香。

隨即上了床,盤膝坐好,閉眼凝神。

片刻後,內視五髒,精神凝聚,從下向上,緩緩攀爬……

腦中浮現出黎明爬山的景像。

一步一步,一個台階一個台階,穩步向上。

起初輕松,越到高處,步履愈發沉重,速度也越來越慢……

他感到呼吸停滯,胸悶胸脹,整個胸前仿佛要爆炸而開,但腦袋依舊清醒,並未疼痛。

他繼續吃力向上。

十步!

二十步!

五十步!

突然,他隱約看到了山頂的風景,看到天邊快要破雲而出的朝陽!

似乎微風吹來,有花香鑽進了鼻子。

他屏住呼吸,咬緊牙關,邁動著沉重的腳步,繼續向上!

還有十步!

五步!

一步!

“轟!”

當他全身顫抖雙腿沉重,拼盡最後一絲力氣,沉重邁出最後一步時,眼前突然豁然開朗!

天邊,朝陽初升,雲霞漫天!

山頂,清風拂面,鳥語花香!

他如負山岳般沉重的身子,猛然間變的無比輕松起來,仿佛一股煙兒,輕飄飄,裊裊升起,越升越高……

洛青舟猛然睜開雙眼!

眼前的山景朝陽,突然消失,出現在他視線裡的,先是一片漆黑,隨即,變的無比清晰起來。

房間裡,香煙裊裊,寂靜無聲。

他的身體依舊閉著眼睛,盤膝坐在床上,一動不動。

而“他”,則飄在屋頂,正睜大眼睛,向下看去。

“我出竅了……”

他這般愣愣地想著,隨即笨拙地向前飄去,又向左,向右,向上,向下……

突然,他飛向牆壁,穿了過去,又穿了回來。

他又飛向桌子,椅子,床,皆輕而易舉地穿了過去。

但是視線卻依舊被這些東西阻擋,並不能穿透而過。

同時,不知為何,地面也無法穿透進去。

他越來越得心應手,動作也漸漸熟練起來。

他又練習了一會兒,穿過牆壁,穿過廳堂,又穿過房門,進了耳房屋裡。

小蝶正坐在床上繡……沒繡花。

小丫頭此時正坐在床上,低著頭,掀著外衣,扯著肚兜,在用手比劃著自己的胸部……

嘴裡喃喃自語:“長大了嗎?快快長大……不然公子會嫌棄的……”

洛青舟:“……”

轉身飄走。

剛要飄回房間,突然從廳堂的門縫裡,看到外面的小院裡多了一道黑影,在白雪的映照下,格外清晰。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