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儲物袋裡的寶物

空氣突然安靜。

洛青舟感到身上寒意不減,沒再猶豫,把窗台上的最後一串糖葫蘆拿了起來,走出了屋。

一串糖葫蘆而已,下次再給小蝶買就是了。

他走到梨樹下,把手裡的糖葫蘆,遞到了那名冰冷少女的面前。

“哼。”

少女冷哼一聲,側過臉,看向別處。

劍依舊抱在懷裡,尖尖的下巴微揚,長長的睫毛和漆黑的眸子一動不動,俏臉依舊冷若冰霜。

整個人仿佛是一具俏麗精致的冰雕。

微風拂過,撩起了少女的一縷發絲,也撩動了少女的一縷幽香。

淡淡的,甜甜的。

很獨特。

洛青舟沒敢多看,收回目光,正要拿著糖葫蘆離開時,那股熟悉的寒意,突然再次籠罩住了全身。

同時,一股森寒的殺氣襲來,令他脊背發寒。

他腳步一頓,轉頭看去。

少女依舊抱著劍,側著俏臉,冷冰冰地看著別處。

大門口的百靈突然笑道:“姑爺,嬋嬋可不是誰給的東西都吃的,你要求她……求著她吃。”

Advertising

洛青舟:“……”

愛吃不吃,不吃拉倒。

我干嘛要慣著你?

他沒再理睬,拿著糖葫蘆,准備回屋。

“錚!”

一聲劍鳴,寒光閃過!

隨即,脖子突然一癢。

他身子一僵,停下腳步,摸著脖子,轉頭看去。

梨樹下,少女依舊抱著劍,俏臉冰冷地站在那裡,仿佛從未動過。

寶劍在鞘,也仿佛從未出來過。

但她頭頂梨樹上的一根細小枝椏,卻忽地掉了下來,“啪”地一聲,落在了地上。

洛青舟沒有在脖子上摸到鮮血。

但全身如墜冰窖,渾身發寒。

他在原地頓了幾秒,方轉過身返回,重新停在她的面前,遞上了手裡的糖葫蘆,低頭道:“夏嬋姑娘……”

他感到有些臉熱。

Advertising

不過還是說道:“求你……吃糖葫蘆,我專門給你買的。”

“哼!”

少女再次冷哼一聲,不過這一次卻是一把拿走了他手裡的糖葫蘆。

隨即,冰冷而去。

洛青舟:“……”

百靈在她經過身邊時,笑嘻嘻地道:“嬋嬋,這是姑爺專門給你買的糖葫蘆嗎?看起來很甜呢,給我咬一口好不好?”

沒人理她。

少女一手拿劍,一手拿著糖葫蘆,冰冷無聲地消失在門外。

“姑爺。”

百靈在門口晃了晃手裡剩下的糖葫蘆,眨了眨眼道:“今晚要努力哦。”

說完,也轉身離開了。

洛青舟在小院裡站了一會兒,確定她們不會再回來後,方過去關上了院門,插上了門栓。

隨即回到房間,關上門和窗戶,拿出了那只儲物袋。

打開袋口,心頭默念一句:文弱書生。

隨即,目光忽地落了進去。

Advertising

袋裡原本狹窄的空間,豁然開朗。

裡面足足有一畝地大小。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小袋金燦燦的金幣。

大約估量一下,竟至少有一千金幣。

按照一金幣等於100兩銀子換算,這裡竟足足有10萬兩銀子!

一名最低級的武者,不僅身懷儲物袋,裡面竟然還裝著這麼多巨款。

是他自己的家產,還是……

洛青舟想起了昨天的截殺,以及從那幾名殺手眼裡看到的心裡話。

“恐怕這些金幣,很大一部分都是大夫人給他的吧?”

成國府除了俸祿和產業以外,每過段時間還會組織武者去獵殺妖獸。

二公子秦玉為了磨練,也會經常跟去。

那應該才是最賺錢的吧。

之前在聚寶閣隨便翻看了一下書籍,上面寫著一枚最低級的妖丹,都有可能兌換上千金幣。

武者隨便一次所獲,或許就是凡人一輩子掙不來的。

就像他那個時代的有錢人,隨便一頓飯都是上百萬,普通人不吃不喝辛苦一輩子或許都掙不到。

Advertising

當然,武者的消耗也是凡人所不能相比的。

同時,每次任務都會冒著生命危險。

昨天那名武者殺手,顯然是大夫人花費了大價錢請來的。

倒是舍得。

洛青舟看著這些金幣,握緊了拳頭。

平復了一下情緒,他又看向了旁邊的一只錦盒。

盒蓋打開,裡面放著一枚乳白色的圓珠。

看其模樣,竟像是妖丹!

他立刻退出目光,把剛剛在聚寶閣買的書籍拿了出來,翻找了一會,終於找到了一副妖丹的圖畫。

有乳白色的,淡藍色的,深藍色的,紅色的,等等。

這枚乳白色的妖丹,顯然是最低級的妖丹。

不過昨天那名武者,只是煉皮境界,應該不太可能一個人獵殺一只有妖丹的妖獸。

很可能是從別處搶來的或者偷來的。

這妖丹的價值可不小!

洛青舟心頭激動,放下書籍,又把目光落進了儲物袋裡。

裡面還有十幾瓶藥水,顯然都是修煉用的。

除了藥水以外,還有兩百多兩銀子,以及一些衣物。

甚至還有一些吃的。

除此之外,並沒有其他有用的物品了。

沒有修煉秘籍,也沒有什麼寶物。

不過這些已經足夠了。

多他來說,完全是意外之財,意外之喜。

洛青舟立刻起身,去把床底的日月寶鏡和昨晚得到的秘籍拿了出來,放進了儲物袋裡。

反復放進去,拿出來,試驗了多次,方得心應手。

有了這筆巨款,他以後的煉肉估計是沒什麼問題了,可以放開吃,放開用。

再加上日月寶鏡產生的靈液,估計他的修煉速度會更快。

收起儲物袋,打開窗戶。

他翻開了桌上介紹武者的書籍,認真地閱讀起來。

“武者煉皮,除了使用外力捶打,內功心法和藥物的配合以外,還可以由另一名至少是大武師境界的武者,直接以體內內力灌入,幫忙淬煉,速度更快。”

“煉皮煉肉,皆可如此。”

“自己修煉,從開始到煉皮成功,天賦高者,大概需要一年時間;天賦低者,三五年皆有可能……”

“他人幫忙,從開始到煉皮成功,天賦高者,僅一月足矣;天賦低者,也只需一年……”

“女子煉皮煉肉,最宜他人幫助,速度快,效果更佳,且不受太多苦痛……”

洛青舟看到這些,心頭暗暗驚訝。

這書上說,如果自己修煉,天賦高者,竟然都需要一年之久的時間。

而他就是自己獨自摸索修煉的,卻連一個月的時間都沒有用到,就煉皮成功。

看來那日月寶鏡所產生的靈液,比他想像中的效果還要好!

他又翻開了下一頁。

看書時,時間過的很快。

轉眼間。

外面天色已暗,已是黃昏。

雪下的更大了。

天快黑時,小蝶端了豐盛的飯菜回來。

主僕兩人在屋裡吃完後,夜幕已經降臨。

雖然白天裡已經洗了澡,但兩人還是拿了衣服,冒著風雪,去了湖中。

溫泉泡澡,淋著雪花,別有一番滋味。

小蝶披散著烏黑的長發,在清水煙霧中露著一對雪白的香肩,歪著腦袋,搓洗著秀發,嘴裡道:“公子,你說小姐今晚會來嗎?”

洛青舟走到她旁邊,伸手幫她搓著秀發,沒有回答。

管她呢。

如果這次她再來用那一招,他一定會讓她現形。

小蝶害羞地看著他,紅著小臉道:“公子……”

“干嘛?”

“奴婢想……”

“別想了,再長一年。”

“不是,奴婢想……想尿尿……”

“……”

洛青舟轉身走遠。

小蝶害羞地捂住了臉,咬著粉唇,不敢看他。

黑夜很靜。

雪花落在湖面,還未入水,便已融化。

但依舊前僕後繼,連綿不休。

這個冬天,看起來才剛剛開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