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我是一名書生

樹林裡,恢復了寂靜。

只有風吹過的聲音,以及洛青舟粗重的喘息聲。

他站在原地,胸膛劇烈起伏著。

身上衣衫破碎,滿身青紫。

許多地方的肌膚已經裂開,血肉模糊。

疼痛一陣陣襲來。

口腔裡,喉嚨裡,依舊彌漫著濃烈的血腥味。

全身肌肉開始顫抖,雙腿開始發軟。

不是因為第一次殺人害怕,而是緊繃了太久的身子和精神,終於松弛下來……

半晌後。

他方擦了擦嘴角的血跡,踉蹌了幾步,靠在了後面的大樹上,緩緩地坐了下來。

“呼……呼……”

粗重的喘息聲,在寂靜的山林裡,顯得格外清晰。

看著眼前的屍體與鮮血,想著剛剛生死一發的戰鬥,恍惚間,竟有一種做夢的感覺。

又過了片刻。

小蝶方從不遠處的灌木從中站了出來,手裡依舊緊緊握著那柄匕首,小臉煞白地跑了過來,哭著道:“公子……”

Advertising

“我沒事,去搜一下他的身子……”

洛青舟制止了她的靠近,全身皮肉炸疼,雙拳微微顫抖著,拳頭上的皮肉已經炸裂,血肉模糊,不能碰。

小蝶愣了一下,握著匕首,哆嗦著走到了瘦小男子的屍體前。

雖然恐懼害怕,但是她知道,這個時候她一定要堅強,一定要勇敢。

公子需要她!

她顫抖著伸出小手,在滿是鮮血的屍體身上摸著。

“公子,一個……一個荷包……”

這瘦小男子的身上,竟只帶著一個淺黃色的荷包。

小蝶掏了出來。

“沒有其他東西嗎?”

洛青舟喘息著問道。

小蝶又摸了一遍,搖了搖頭,顫聲道:“沒,沒有。”

洛青舟目光閃了閃,蹙起了眉頭。

這人是一名武者,身上不可能就只有一只荷包。

至少應該有不少銀子吧?

Advertising

他看向了小蝶手裡的荷包,見那荷包鼓鼓的,道:“你打開看一下,看看裡面裝著什麼。”

小蝶聞言,顫抖著打開了荷包。

但詭異的是,明明外面看著鼓鼓的荷包,裡面竟然什麼都沒有。

小蝶愣了一下,以為自己看錯了,一會兒看看外面,一會兒又看看裡面,摸了許多遍,可是裡面依舊空空,什麼都沒有摸到。

小丫頭眨著眼睛,滿臉驚詫和不解。

“儲物袋?”

洛青舟愣了一會兒,心頭突然莫名地浮現出一個名字來。

他頓時激動起來。

如果真是儲物袋,那這次可就值了!

裡面應該有不少東西!

“小蝶,東西給我,扶我起來!”

他掙扎著要站起來。

小蝶慌忙跑過來,把手裡的荷包遞到了他的手裡,攙扶著他站了起來。

“走,我們去看看其他人的身上有沒有東西。”

這個時候,可不是查看收獲的時候,得趕緊離開這個地方。

Advertising

他把巴掌大的荷包小心地裝進了貼身的口袋裡,決定等回去後去聚寶閣看看。

小蝶攙扶著他,向著外面的下山小路走去。

洛青舟把所有屍體都搜查了一遍。

很奇怪,其他屍體的身上,竟然都沒有任何東西,甚至連一兩銀子都沒有。

那就更加說明,這只荷包不簡單。

那名瘦小男子是一名武者,可能其他人身上的東西都裝在這只荷包裡。

裡面除了銀子,應該還有別的東西!

他愈發期待起來。

“走,小蝶,下山。”

他稍作歇息,運轉了幾遍內功心法,身上的疼痛減輕了不少。

他的體力精神依舊充足。

剛向著山下走了幾步,他突然又停下了腳步,目光看向了山下蜿蜒曲折的小路。

頓了頓,他道:“小蝶,聽著。”

他神色凝重:“你先從這條路上下去,記住,不要停,一直向下走,到下面的三岔路口等我,中途不要東張西望。”

小蝶聞言,臉色微變:“公子,你……”

Advertising

“別怕,我從旁邊的樹林裡跟著你。沒事,你只管向前走,不要看我。”

洛青舟又叮囑了幾句,走進了旁邊的樹林裡。

小蝶雖然疑惑害怕,但沒有再遲疑,立刻乖巧地順著剛剛上山的小路,走了下去。

她心頭忐忑不安,小臉上依舊因為剛剛的變故而蒼白恐懼。

她雙腿發軟,幾次都差點摔倒。

幸好一直走到了山腳下,都沒有任何事情發生。

她心頭松了一口氣,很想扭頭看一看樹林裡的公子,但想到剛剛公子叮囑她的話,只得強忍著,繼續向前走去。

很快,走上了前面的分岔小路,繼續向前。

山腳下,靜無聲息。

偶爾有幾聲鳥叫聲響起,在空曠寂靜的山林裡格外嘹亮清晰。

“咕……咕……”

一只鳥兒鳴叫著從半空中掠過。

下山小路另一邊的密林中。

小蝶剛離開後不久,一道身影緩緩地從一株灌叢後走了出來,看著她走遠的嬌小背影,滿是陰沉的面容上露出了一抹疑惑:“看來是成功了……不過怎麼把這小丫頭給放下來了?”

他看了一眼山上,又等待了片刻,快步走了上去。

不管如何,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他必須要親眼看到那小子的屍體,才能回去交差。

山風在林間穿梭,呼呼吹來。

很快,一股濃烈的血腥味隨風飄來。

他目光一凝,加快了腳步,心頭暗暗冷笑:“死在這裡,也算是便宜那小子了。畢竟跟他那賤人母親在一起,也算是母子團圓了。”

他又爬了一段路程,終於看到了上面不遠處地上躺著的屍體。

那屍體腦袋凹陷,倒在血泊中,已經看不清了模樣。

“那小子死的可真慘……”

他心中這般想著,忍著惡心,直接跑了上去。

但當他跑到近處,仔細盯著那具屍體查看時,卻是心頭猛然一驚,臉色頓變!

不是那小子!

他滿臉驚愕,怔了怔,又猛然轉過頭,看向了旁邊的林中。

血腥味更濃。

那裡也有屍體!

他突然心跳加速,臉色開始發白,慌忙跑了過去。

樹林最外面的地上,也躺著一具屍體。

胸口凹陷,瞪大眼睛,滿臉驚懼而死……

依舊不是那小子!

他雙腿開始發軟,抬起頭,看向了樹林深處。

林中,又出現了幾具屍體……

他瞬間臉色煞白,心頭驚恐,全身哆嗦,似乎想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

“你在找我嗎?”

正在此時,身後突然響起一道聲音,宛若炸雷,嚇的他猛然一個激靈,轉過身來!

依舊是那張熟悉的清秀面孔。

只是這張面孔上曾經一直帶著的自卑怯弱,唯唯諾諾,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可怕的平靜。

如深海一般的平靜。

王樸牙齒打顫,臉色煞白,臉上擠出了難看的笑容,結結巴巴:“三……三公子,你……你怎麼在這裡?”

洛青舟盯著他的眼睛,臉上的神色平靜的可怕:“你手裡握著匕首,是要殺我嗎?”

王樸縮在袖子裡的手忽地一顫,隨即眼中凶光一閃,猛然從嗓子裡發出了一聲嘶啞的怒吼,如絕望的野獸一般,袖中的匕首狠狠向著他的胸膛刺出!

“去死——”

但那鋒利的匕首,剛到胸膛前,就被兩根指頭捏住了尖芒。

任憑他如何怒吼用力,就是難以寸進分毫,像是刺進了一塊堅硬的精鐵裡!

王樸猛然抬起頭,看著面前的削瘦少年,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驚愕神色:“你……你是……”

“砰!”

洛青舟一拳打在了他的胸膛。

“哢!”

一聲脆響。

王樸倒在了地上,胸膛凹陷,肋骨斷裂,大量的鮮血從喉嚨湧出,瞬間占據了他的口腔和鼻子。

他瞪大眼睛,張著嘴巴,吃力地抬著手指,似乎想要說話,口鼻裡卻不斷湧出鮮血。

“我是一名書生……你不是早就知道嗎?”

洛青舟說完,一只腳踩在了他凹陷的胸口,不待他發出任何聲音,猛一用力,“噗”地一聲,踩碎了他的心髒。

隨即,轉過身,下山而去。

山風掠過,衣袂飄飄。

王樸瞪大眼睛,歪著腦袋,滿眼血色地看著他頎長的背影,漸漸遠去……

“書……書生……”

他嗓子裡噴湧著鮮血,發出了最後一絲的絕望聲音。

隨即,徹底斃命……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