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亡命之徒

山腳下。

洛青舟主僕剛上山不久,小路旁的密林中,就有幾道身影聚集而來。

其中一名瘦小男子,被簇擁在中間。

其他幾人或滿臉橫肉,或氣勢凶悍,或目露凶光,但對那瘦小男子,卻是畢恭畢敬。

“老大,確定了,已經上山。”

“就只有他們主僕二人,沒有看到其他人。”

“咱們已經等了快一個月,今日終於可以做完這單,離開這個鬼地方了。”

那瘦小男子眼中精光閃爍,聲音低沉:“老二,老四,你們先打頭陣。老三老五,你們繞到上面包圍,注意四周,暫時不要輕舉妄動。先看清楚老二老四那邊的情況,我從後面。”

“老大,就一個柔弱書生,一個小丫鬟而已,有必要如此謹慎?”

“老五,這你就不懂了吧。老大做事,向來滴水不漏。獅子搏兔,亦用全力。畢竟是大戶人家出來的,雖然我們明面上沒有看到護衛,但不表示人家背地裡沒有,說不定早在山上等著了。”

“對,還是謹慎小心一些為好。”

“那我和二哥先上去試探,看看是否有其他人?”

“對,先接近看看,有機會的話,直接動手,雷霆一擊,先把那書生了結,就算是完成任務了。”

“嘿嘿,老大,那丫頭我看了,生的小巧玲瓏,皮膚又白又嫩,模樣也俊俏水靈,待會兒咱們哥幾個……”

“少犯渾!有錢了什麼樣的女人找不到?速戰速決,以最快的速度結果了他們,趕快拿了剩下的錢走人。”

瘦小男子滿臉厲色。

Advertising

幾人又低聲商議了一番,方分開上了山。

太陽很快升到了正空。

半山腰。

樹林裡,香煙裊裊。

洛青舟和小蝶跪在燃燒的香燭前,把買來的紙錢冥幣,一張一張都扔進了火焰中。

空氣裡滿是燒紙的味道和香燭燃燒的味道。

木牌上模糊的字跡,在裊裊升起的煙霧中愈加模糊起來。

四周冷風呼呼,樹葉唰唰,地上的灰燼打著旋兒,到處飛揚飄灑。

洛青舟又一次跪拜抬頭時,忽地透過煙霧,發現那木牌上的字跡扭曲變形起來。

同時,他的余光看到旁邊跪著的小蝶右側,竟詭異地出現了一道模糊飄忽的灰影。

待他驀然轉頭看去時,那灰影卻又突然消失不見。

只有幾縷灰燼和未燒完的紙屑,在那裡隨風飛舞,隨即遠去。

“公子,怎麼了?”

小蝶眼圈紅紅,抹著眼淚。

“沒事。”

Advertising

洛青舟收回目光,低下頭,把剩下的紙幣,全部扔進了燃燒的火堆中。

他的目光透過煙霧,看向了面前的木牌,又看向了木牌後的墳墓。

如果真像那本志怪書籍上所說,這世上有陰魂。

那麼這個時候的母親,或許真的正以陰魂的方式出現,在旁邊凄涼地看著他,默默地流著眼淚,卻無法相認。

對於有些人來說,這種畫面或許會很恐怖。

但對於他來說,只會疼痛。

“公子,你別難過了……夫人在天之靈,若是知曉公子娶了一個像是天仙一樣的娘子,現在過的很好,一定會很開心的。”

小蝶紅著眼睛,在一旁安慰。

“是啊,娘親若是知道我們兩人現在離開了成國府,在新家過的很好,一定會很開心的。”

洛青舟看著面前燃燒的火光,喃喃地道。

“走吧。”

地上的火紙燃燒干淨,擺放的香燭也所剩無幾。

洛青舟起身,熄滅了火焰,又看了墳墓一眼,帶著小蝶離開。

“夫人,我們要走了,清明節時,奴婢和公子會再來看望您的。”

小蝶抽泣著揮手。

Advertising

主僕兩人穿過樹林和墳墓群,走上了來時的上山小路。

這時,兩名男子,一老一少從對面的樹林裡走出。

看到他們後,那名年紀大概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連忙招手道:“公子留步,可否問個路?”

兩名男子來到了主僕兩人的面前,臉上露出了憨厚的笑容。

洛青舟看著他們,點頭道:“你們要去哪裡?”

中年男子抹著額頭上的汗水,憨厚笑著,正要說話,洛青舟伸手指了指他們後面的樹林道:“那個人是你們的同伴嗎?”

兩名男子一愣,回頭看去。

“砰!”

突然一聲悶響,憑空響起!

“哢!”

骨頭碎裂的聲音隨即響起!

那名年輕男子的腦袋驟然向後一仰,身子向後踉蹌幾步,“啪”地一聲,直接倒在了地上,瞪大眼睛,額頭凹陷,腦漿迸射,竟瞬間斃命!

中年男子驀然回過頭來,揣在腰間衣袍裡的手剛要拿出,“砰”地一聲,洛青舟的右腳已經重重地踹在了他的胸膛上,直接把他踹飛了出去!

“啪!”

他被踹落到了後面的樹林裡,那只揣在衣袍裡的手已經拿了出來,手裡是一柄寒光森森的匕首。

但是此刻的他,胸膛塌陷,肋骨全斷,一股股鮮血從口鼻裡溢出。

他躺在地上,張著嘴巴,瞪大眼睛抽搐了幾下,身子一軟,也徹底斃命!

這場變故發生在電光火石時間!

一旁的小蝶,還未反應過來,甚至還未尖叫出聲,那兩名男子便被一拳一腳給擊碎了骨頭,一命嗚呼!

小蝶瞪大眼睛,掩著嘴巴,剛要尖叫出來,洛青舟一把拉著她的小手,准備向著山下跑去。

但此刻,下面突然出現了一名瘦小男子。

那瘦小男子本來在下面駐足,像是在欣賞四周的風景,見此一幕,先是臉色一變,隨即奔跑上來。

洛青舟立刻拉著小蝶,准備向著山上跑去。

但山上,又出現了兩名男子,手裡皆握著寒光深深的匕首,快去衝了下來。

“走!”

洛青舟沒有絲毫猶豫,立刻帶著小蝶向著剛剛那一老一少走出的樹林裡跑了進去。

在經過那名中年男子的屍體前時,洛青舟突然彎腰從地上撿起了那柄匕首,塞到了小蝶的手裡,低聲道:“拿著!”

小蝶小臉煞白,顫抖著握著匕首,雙腿發軟,根本就跑不動,哭著道:“公子,你……你先跑,不要管奴婢……”

洛青舟沒有說話,拉著她繼續向前跑去。

“老大!這……”

那兩名手持匕首從山上衝下來的男子,看著地上兩具屍體的死狀,頓時滿臉駭然,生生地剎住了腳步。

這……這是那書生干的?

兩人臉色煞白,心驚膽寒,哪裡還敢再去追!

瘦小男子的臉色同樣很震驚和難看,明明是一個柔柔弱弱的文弱書生,怎地一拳一腳就要了老二老四的命?

不過他立刻從那兩具屍體上看出了端倪,滿臉陰厲道:“那書生是一名武者!不過只有煉皮境界,追!”

他早已煉皮成功,如今正在煉肉,而且對方身邊還有一個丫鬟,跑不了!

這個時候退縮,豈不是半途而廢?

更何況幾人本就是亡命之徒,在生死邊緣徘徊多次,過了這頓沒下頓,好不容易有個機會得到一大筆錢財,成功以後就可以遠走高飛衣食無憂,怎能放棄?

到嘴的肉,絕不能讓他飛了!

瘦小男子第一個衝進了林中。

剩下兩名男子相視一眼,眼中凶光一閃,也咬了咬牙,握緊匕首,跟了上去。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