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莫城才女

小院裡安靜了一瞬。

那小丫鬟氣喘吁吁,這才看到秦微墨,連忙道:“二……二小姐……”

秦微墨微微蹙眉:“姐夫生病了,在屋裡休息,今晚不能出去。”

小丫鬟頓時苦著臉道:“二小姐,可是……可是夫人那裡……”

秦微墨又從窗戶看了屋裡一眼,柔聲道:“沒事,我去跟娘親說就是了。”

一行人離開了小院。

那名叫梅兒的小丫鬟,也只得跟了出去。

小蝶關好了院門,又走到窗前向著屋裡看了一眼,方回到自己屋裡,繼續坐在床上繡花。

秦微墨在珠兒和秋兒的攙扶下,進了月夜聽雨苑。

前有丫鬟撐傘遮風,後有幾名年紀稍大的嬤嬤簇擁,如出行的公主一般。

但整個隊伍,異常安靜。

湖畔楊柳上掛滿了明亮的彩燈,晚風拂過,湖水中碧波瀲灩,荷舞花曳,美不勝收。

秦微墨目光柔柔地看著,清麗淡雅卻眉目如畫的臉頰上,露出了微醺的神色。

那裹著雪白裘衣的身子,如晚風吹拂下的柳枝,纖秀嬌柔,弱不禁風。

“小姐,湖上風大,待會兒我們還是不要上船了。”

扶著她的珠兒,擔憂地勸說道。

Advertising

另一邊的秋兒,也輕聲道:“是啊小姐,我們就在湖邊走走吧,有夫人陪著客人就行了。”

秦微墨沉默了一下,柔聲道:“嗯。”

兩名丫鬟相視一眼,暗暗驚訝,今晚小姐怎麼這麼聽話呢?

隨即兩人又是心頭一動:不會是姑爺身子不是舒服,所以小姐沒有心情了吧?

不多時。

掛著燈籠的圓門處,突然傳來了一陣說笑聲。

隨即,一眾丫鬟僕人簇擁著幾名風姿綽約的貴婦人,有說有笑地進了園。

宋如月身為東道主,自然走在中間。

那張貌美如花的年輕臉蛋兒上,帶著嬌媚迷人的笑容,但看起來很虛假。

而她身旁的幾名年輕婦人,臉上也帶著燦爛的笑容,但嘴裡說的話卻是夾槍帶棍。

看似融洽歡樂的氣氛裡,卻隱隱摻雜著刀光劍影。

女人嘛,沒事就喜歡閑聊攀比,過過嘴癮。

秦微墨上前低身行禮,很有禮貌地與那幾名年輕的貴婦人打了招呼。

“喲,這不是微墨嘛,你這身子骨,怎麼能出來亂跑呢,今晚有風,你還是回屋待著吧,我們有你娘親陪著就行了。”

“嘖嘖,微墨這臉蛋兒,這身段兒,真是越長越楚楚動人了,看著比你娘親可要美多了。”

Advertising

“聽說微墨詩詞歌賦,琴棋書畫,樣樣精通。連我家清婉都對你那幾首佳作贊不絕口呢。”

幾名貴婦人雖然對宋如月說話帶槍帶刺,但對眼前這名柔弱溫婉的少女,卻是格外喜愛,或者說是憐憫,態度都很好。

這時,一名身穿淡藍長裙的少女,從一名貴婦人的身後走出,笑道:“微墨妹妹,好久不久。上次來你家裡,還是跟孟姐姐一起,都有好幾個月了呢。”

這名少女模樣溫婉,體態輕盈,名叫蘇清婉,是莫城很有名的才女。

平時行徑不拘一格,經常拋頭露面,去參加各種詩詞歌會,與男子爭強鬥勝,虐過莫城許多文人才子。

秦微墨微笑道:“蘇姐姐前些天,在鴛鴦樓作的那首《忘春》,莫城裡到處都在傳誦呢。”

蘇清婉笑了笑,道:“不值一提。”

隨即目光一閃,在她身後和湖畔看了看,問道:“微墨妹妹,你那位入贅來的姐夫呢?那首‘白雪卻嫌春色晚,故穿庭樹作飛花’,以及那首‘雲想衣裳花想容’,真是他作的嗎?”

秦微墨還未答話,宋如月便道:“當然是那小子作的,這還能有假?”

隨即臉上露出了一抹得意:“那首‘雲想衣裳花想容’,可是當著我的面作的。”

心裡又得意地加了一句:那小子是看著我作的,若非我貌美如花,他能作的出?

一旁的婦人立刻怪笑著接口道:“如月,那小子人呢?怎麼還沒有來?一個入贅而來的小子而已,這麼大架子,還要讓我們幾個等著?”

宋如月笑容一斂,目光看向了剛剛去抓人的小丫鬟,問道:“梅兒,那小子人呢?”

梅兒低著頭,臉色發白。

秦微墨柔聲開口:“娘親,姐夫生病了,正在屋裡休息,是我不讓梅兒去打擾姐夫的。”

Advertising

此話一出,幾名婦人頓時相視一眼,皆開始陰陽怪氣地議論起來。

“如月啊,你之前可不是這樣說的,你說那小子今晚肯定會來。”

“是啊如月,你剛剛還在吹噓那小子呢,那幾首詩當真是他做的?如果是真的,怎麼早不生病,晚不生病,偏偏是我們來的時候生病呢?你啊你,可別被那小子給騙了,說不准那幾首詩,是那小子從別處抄來的。”

“就是就是,早不生病晚不生病,這也太巧合了吧。”

宋如月臉色很難看,瞪了自己的女兒一眼,冷著臉道:“是不是抄的,我心裡有數,就不勞幾位費心了。等那小子病好了,各位再來檢驗也不遲。我宋如月說話,從不弄虛作假,不像某些人。”

“呵呵,如月,別生氣,大家都是擔心你們母女被騙。那幾首詩的確非凡,不是普通人能夠作出來的,所以大家才有所懷疑,想要來見一見你那女婿。既然他今日生病了,那就改日吧。走吧,上船去。”

一名婦人見她似乎動怒了,連忙笑著勸解道。

其他婦人雖然停住了話,卻滿臉譏諷之色,心頭暗暗幸災樂禍。

宋如月哼了一聲,沒再多說,率先向著湖畔走去,心頭暗暗惱道:那臭小子害我今日丟臉,好生可惡!等他病好了,我非要拿著皮鞭抽著他給我作詩!最少一百首!否則把他屁股抽爛!

一眾丫鬟婆子簇擁著幾名貴婦人到了湖畔,小心翼翼地上了船。

今日小船准備的很多,還有幾名水性極好的僕人在旁邊護送。

“咦,清婉,你傻站在那裡干嘛?快上來啊。”

一名貴婦人坐在船上,滿臉疑惑地看著岸上的少女。

蘇清婉輕聲道:“姑母,你們去玩吧,我與微墨妹妹好久不見,想跟她說說話。”

那名貴婦人看了秦微墨一眼,提醒道:“微墨身子不好,你少打擾她。要說話就回屋說去,外面風大。”

Advertising

蘇清婉點頭道:“我知曉,姑母放心去玩就是了。”

等所有小船緩緩離岸後,蘇清婉看向身旁的柔弱少女,突然笑道:“微墨妹妹,我想求你一件事。”

秦微墨微怔:“蘇姐姐請說。”

蘇清婉看了一眼小船上依舊在議論那名贅婿的貴婦人們,笑道:“我現在想去拜訪一下你家姐夫,可以嗎?”

秦微墨一愣,柔聲解釋:“蘇姐姐,我姐夫他真的生病了,他……”

“沒事,我就去看看。”

蘇清婉挽著她的胳膊,滿臉笑容道:“放心,我就在屋外。他若是醒著,我就與他說幾句話;若是睡了,我就隨便看看。你是知道的,我從小極愛詩詞,你姐夫作的那幾首,堪稱上上之品。我姑母他們會懷疑,但是我不會。因為我知道你的人品,你不會說謊的。所以我很好奇,你姐夫到底是個什麼樣子的人,就讓我去拜訪一下,好嗎?”

秦微墨為難道:“蘇姐姐,如今天色已晚,恐怕不太方便。”

她無所謂。

她跟是姐夫是一家人,姐夫生病了,她晚上去看望姐夫,是天經地義,理所當然的事情。

但眼前這名少女,可是外人,而且跟姐夫又不認識。

這麼晚了,她帶她過去,實在說不過去。

蘇清婉不禁失笑:“微墨妹妹,我都不怕,你怕什麼?我向來如此,大家都知道我的為人,只要遇到的好的詩詞,不管白天黑夜,只要有時間,我都會前去交流。我今晚來,就是專門為你姐夫而來的,你若是不讓我見他一面,我今晚肯定徹夜難眠。”

秦微墨還是好為難:“可是……”

“微墨妹妹,你若是做不了住,那你就帶我去找你姐姐,我親自跟她說。我做人光明磊落,清清白白,不懼任何閑言碎語。”

“哎……那好吧。”

秦微墨無奈,最終妥協。

她知道,就算去找她姐姐,結果也是一樣的。

她姐姐是不會在乎那個少年的。

即便是生病了,也沒有去看他一眼。

與此同時。

屋裡。

洛青舟已經從床上起來,正坐在書桌前找書看。

那面日月銅鏡又放在了書桌上,雕刻著月亮的一面對著窗外灑落進來的月光,鏡面裡朦朧陰暗,陰氣森森。

他在書架上翻找了一會兒,突然又找到了一本好書。

其中一段話,令他心頭一動。

“脫胎換骨,身外有身,聚則成形,散則成氣,此乃陽神。一念清靈,魂識未散,如夢如影,其類乎鬼,此陰神也……”

不多時,外面突然傳來了一陣輕微的敲門聲。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