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我只喜歡你

小院裡。

美人嗅花,暗香浮動。

洛青舟停在在原地,安靜地看著,沒有驚擾。

又過了片刻。

百靈方睜開眼,抬起頭來看著他,臉上露出了兩個淺淺的酒窩:“姑爺,好看嗎?”

洛青舟沒有回答。

百靈笑道:“好看就是好看,不好看就是不好看,姑爺連這都不敢回答嗎?”

洛青舟沉默了一下,道:“好看。”

百靈似笑非笑:“我問的是二小姐。”

洛青舟看著她道:“我說的也是二小姐。”

兩人目光相對。

短暫安靜。

百靈微微一笑,又低頭嗅了一下手裡的鮮花,然後看著他道:“姑爺,前面花圃裡有很多這樣的花。有的是剛開不久,有的已經快要凋零,不摘就浪費了。”

洛青舟看著她,沒有說話。

百靈挑眉道:“姑爺知道我在說什麼嗎?”ORg

洛青舟搖了搖頭。

Advertising

百靈嘆了一口氣,輕聲道:“女孩子都喜歡這樣的花,即便不喜歡,也喜歡有人送。如果每天都可以有人送一朵的話,那就更幸福了。”

洛青舟目光閃了一下,看著她嬌美的容顏道:“那從明天開始,我每天都采一朵給百靈姑娘送去。”

百靈一愣,很奇怪地看著他:“姑爺,你干嘛要送給我?我的意思是說,你應該送給我家小姐的。雖然你們沒有住在一起,但是你也該每天過去給小姐請安,看一下小姐,順便送一朵鮮花,表示關心的。這些我以為姑爺都知道,誰知道姑爺一直都沒有去,所以我才來提醒姑爺的。”

洛青舟淡淡地道:“她應該不會歡迎我去吧?”

百靈很認真地道:“不管小姐歡不歡迎,姑爺都應該去的。你們是夫妻,又住的這麼近,每天見面不是應該的嗎?”

隨即又哼了一聲,撅嘴道:“難道姑爺剛與小姐同完房,就膩了?”

洛青舟盯著她的眸子,沉默了一下,突然道:“百靈姑娘,我有個不情之請,希望百靈姑娘可以答應我。”

百靈目光一閃,笑道:“姑爺請說。”

洛青舟盯著她道:“我想抱一下百靈姑娘,可以嗎?”

百靈愣了一下,突然“噗嗤”一笑,明眸皓齒:“姑爺,這個要求我可不能答應你。除非你去跟我家小姐說,征得我家小姐同意。我不是說了嘛,只要我家小姐同意,我給姑爺當通房的丫鬟都行呢。”

洛青舟看著她那俏麗的模樣,解釋道:“我只是想要輕輕抱一下,並無他意。”

百靈頓時蹙著柳眉,一副害怕的模樣:“那可不行,男女授受不親,你又是我家姑爺。若是被老爺夫人看到了,我會被沉井的呢。”

洛青舟目光閃了閃,還要說話,百靈卻站了起來,把手裡剛摘的鮮花遞到了他的面前:“姑爺,我得去服侍小姐了。花給你,記得每天去看望小姐,最好是晚上。”

洛青舟頓了一下,接過花,又看了一眼她的小嘴。

百靈嫣然一笑,揮手而去,走到門口時,又回頭脆聲道:“對了姑爺,最好從今晚開始哦。要堅持不懈,小姐肯定會被你打動的。”

Advertising

洛青舟突然看著她道:“百靈姑娘,那我今晚過去,可以找你家小姐要你嗎?”

百靈目光一閃,嬌笑道:“姑爺真的這麼喜歡我嗎?”

洛青舟盯著她臉上的神色,道:“百靈姑娘這麼漂亮,我自然是喜歡的。”

百靈聽了這話,卻沒有半分害羞,挑了挑眉,依舊嬌笑道:“只要是漂亮,姑爺都喜歡嗎?那夏嬋,二小姐,都比我漂亮呢,姑爺也喜歡嗎?”

洛青舟盯著她的眸子道:“我只喜歡百靈姑娘。”

百靈“噗嗤”一笑,如嬌花初綻,香甜襲人:“姑爺這樣說,奴家受寵若驚呢。”

洛青舟道:“可以嗎?”

百靈笑容微斂,盯著他看了幾秒,笑道:“可以啊,只要姑爺敢說,只要小姐答應,奴家任由姑爺欺負呢。”

說完,揮了揮玉手,粉裙搖曳,翩翩而去。

洛青舟看著她窈窕纖美的背影,直到在門外消失,方收回目光,看向了手裡的鮮花。

怔了怔,低頭嗅了一下。

果然好香。

只不過,這花香並非他心中與夢中的花香。

剛剛的試探,也沒有看出任何破綻。

而且,他也沒有聽到對方的任何心聲。

Advertising

難道今晚真要冒著被那位夏嬋姑娘一劍封喉的危險,當著秦大小姐的面試探?

或許……可以聽到秦大小姐的心聲。

從拜堂,到現在。

他從未聽到對方說過話,不會是個啞巴吧?

稍作思忖,他當機立斷,決定下來。

今晚就去看看。

或許可以看到或者聽到一些“意外之喜”。

看看時間,已是下午。

他不再多想,過去關了院門,回到了小院。

閉眼,靜心。

腦中一遍又一遍地播放著剛剛二公子秦川打的那套奔雷拳。

一招一式,皆在腦海,在眼前,清晰浮現。

“唰!”

他一拳打出,睜開眼來。

隨即深吸一口氣,跨步,又一拳。

Advertising

由緩變疾,由輕變重。

打到一半時,竟滿頭汗水,氣喘吁吁。

同時,雙臂和雙腿皆像是灌了鉛一般,愈來愈沉重起來。

這拳法果然非同尋常!

洛青舟不沮反喜,用盡全力,放慢了速度,依舊力灌雙臂,繼續打著剩下的招式。

等所有招式都打完後,他渾身已是大汗淋淋,身上的衣褲皆被浸濕。

剛收功站定,便突然感到雙腿一軟,差點跌倒。

他連忙穩定身子,邁著酸痛沉重的腳步,踉蹌著走到了石桌前坐下,頓時感到肌肉酸疼,四肢乏力,全身的精力仿佛被掏空了一般。

看來是太過急躁了。

這拳法並非普通人所練拳法,而是武者專用拳法。

他如今連煉皮都還未成功,竟然學著二公子的速度和力道打了出來,這不是不自量力,自討苦吃嗎?

他現在應該做的是,不用力道,慢慢熟悉招式,把所有招式打的連貫熟練起來。

接著學速度。

等速度學完,煉皮成功,有一定的體質後,再學力道。

然後才能以內力配合,真正修煉。

任何事情都不可能一蹴而就,更別說是修煉了。

他得按照步驟,一步一步來,千萬不可急躁。

否則無法練成是小,傷了身子,可就得不償失了。

休息了半個時辰。

他回到屋裡,修煉內功心法,消耗的體力和精神,漸漸恢復。

轉眼間。

已是傍晚。

他在窗前坐下,看了一會兒書。

等小蝶端著晚飯回來時,夜幕已經降臨。

“咦,公子,這是你采的花嗎?”

小院的石桌上,放著百靈留下來的鮮花。

小蝶看到後,滿臉驚訝,拿起來放在鼻子下嗅了嗅道:“好香呢。”

洛青舟看著她手裡的話,想著待會兒的“壯舉”,頗有一種風蕭蕭兮易水寒,一去不復返的慷慨悲壯感。

“小蝶,那花別動,待會兒還要送人的。”

“啊?公子要送誰呢?”

洛青舟沒有回答。

因為……

他也不能確定。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