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奔雷拳

清晨。

洛青舟起床後,並沒有再去竹林修煉。

在小院裡打了一會兒拳。

微微出汗後,便停了下來。

回到屋裡,在窗前坐下讀書。

快晌午時。

小蝶匆匆從外面跑回來,急聲道:“公子,公子……”

洛青舟心頭一動:“二小姐來了嗎?”

小蝶喘著氣道:“不是二小姐,是二公子……二公子來了,還帶來了好多書呢。”

“二公子?”

洛青舟一愣,連忙起身,從屋裡出去。

剛來到小院,一名身穿黑色勁裝的青年,大步走了進來,身後跟著幾名小廝,抬著兩籮筐書籍。

這青年身材挺拔,眉眼與秦文政頗為相似,俊朗瀟灑。

正是秦府二公子秦川。

兩人並不是第一次見面。

秦川一進來,便爽朗笑道:“青舟,我知曉你正在備考明年的秋試,所以專門去書閣給你買了一些書籍。聽那店老板說,這些書籍都賣的很好,讀書人都愛看。你看看夠不夠,不夠的話,我再叫人去給你買。”

Advertising

那幾名小廝把兩籮筐書籍放在小院,躬身侍立在一旁。

洛青舟看了一眼,拱手道:“多謝二哥,用不了這麼多書的。”

秦川笑道:“多多益善嘛,讀書人,自然要多讀書。你平時一直在屋裡讀書,那些書哪裡夠看,不用跟二哥客氣。”

洛青舟心頭暗叫慚愧。

平時一直都在修煉,讀書也只是偶爾。

自從上次回門見到那位王管家和夏嬋動手的模樣,他就再也靜不下心來讀書了。

還是練武更為重要。。

這個時代,武人更受尊敬和歡迎,到處又有妖獸惡人出沒。

空有一身才華,若是遇見歹人妖獸,無半點用處。

只有武力在身,才有自保之力。

況且他家娘子又美若天仙,他必須要有實力保護她才行。

幾名小廝幫忙把書籍抬進了屋裡,在角落裡的書桌上擺放整齊,然後退下。

秦川看了一眼小院道:“青舟,今日我除了來給你送些書籍以外,還准備傳授你一套拳法,強身健體。你整日在屋裡讀書,缺少鍛煉,身子骨太柔弱,時間長了,只怕會病倒。”

洛青舟心頭一暖,連忙道謝:“多謝二哥。”

秦川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自家人,不用客氣。走吧,這小院施展不開,我們去前面的湖邊。”

Advertising

洛青舟跟在身後,出了小院。

小蝶知曉今日二小姐要來,所以並未跟去,而是守在門口,准備待會兒等二小姐來了再去通知自家公子。

洛青舟跟著秦川,來到了月夜聽雨苑的湖邊。

湖畔陽光明媚,微風輕拂。

湖中波光粼粼,白霧裊裊,有一群白鷺在荷花叢中悠閑游弋。

此處無人,一片寧靜。

秦川在河邊站定,解釋道:“這套拳法叫作眉山雲拳,相傳是眉山道人創造的,動作舒緩,很容易上手,全身各處都可以鍛煉到。雖無任何威力,但可強健體魄,靜心提神,對你們讀書人大有裨益。”

“青舟,看好了,我先緩慢打上一遍,再一招一式的教你。”

秦川說完,便雙腿一張,微微屈膝,雙臂抱圓,開始一招一式打了起來。

出拳,張臂,前跨,後望……

時而如猿猴直立望月,時而如松鼠輕盈采果,又時而如青松傲然迎風……

果真是動作舒緩,如雲卷雲舒,閑庭散步,看著極易上手。

洛青舟站在一旁,仔細看著,把每招每式都深深地銘刻在腦海中。

招式不多。

秦川一套打完,臉不紅,氣不喘,平靜如初。

Advertising

他微微一笑道:“這套拳法對於練武之人來說,看幾遍就可以上手了,不過對於你們讀書人來說,還是有些難度的。有些招式,估計你很難做到。不過沒關系,慢慢來,畢竟只是強身健體,不急於一時。”

“來,我一招一招的教你。”

說完,秦川做了一個起手的動作。

洛青舟跟著彎膝展臂。

秦川看了一眼,頓時“咦”了一聲,道:“很標准,青舟,你這起手的架勢可不像一個軟綿綿的書生。”

洛青舟接著緩緩地出了一拳。

秦川目光一亮,沒有再動,道:“繼續,把剛剛記得的招式都打出來,忘記的可以先不打。”

洛青舟又出一拳。

隨即跨步,張臂,又一拳……

整個動作並無停頓,如行雲流水,一氣呵成。

秦川眼中的驚訝之色愈濃,立刻收功,在一旁屏氣凝神,仔細觀看。

洛青舟腦海中清晰地浮現出剛剛他打的一招一式,身子很輕松地做了出來。

十余分鐘後。

整套拳法全部打完,竟無一招一式遺漏。

秦川在一旁看的滿臉驚訝:“青舟,這套拳法你原來學過?”

Advertising

洛青舟搖了搖頭,道:“二哥剛剛打時,我都記在心裡。”

秦川一聽,更加驚訝:“你這記憶裡也太強悍了吧?”

洛青舟謙虛道:“整日要背書,慢慢磨練的。這些招式比較簡單,並不多,所以才能記住,若是再復雜一些,多一些,肯定就記不了了。”

這話當然是假的。

他的過目不忘,沒有什麼記不了的。

秦川依舊滿臉驚訝地看著他:“這套拳法的招式的確好記,但你能全部輕松的打出來,可不簡單了。你原來練過拳?”

洛青舟就在等他這樣一問,答道:“偶爾胡亂練過。沒有人有傳授,當初無意間看到洛玉打拳,我就偷學了幾招,有時候看書看的腰酸背痛時,就在院子裡打幾遍,感覺舒服多了。”

秦川目光一閃,臉色變的有些凝重起來:“洛玉?他修煉時,怎麼可能讓你看見?”

隨即又道:“也不無可能。你是書生,從未練過武,他對你應該沒什麼防備。”

洛青舟解釋道:“就無意間看了幾招,模糊的記得一些,可能打的是錯誤的。”

“原來如此。”

秦川點了點頭,看著他道:“青舟,你來打幾招,我來看看是否認識。”

洛青舟並未猶豫,立刻擺開架勢,打了起來。

僅僅學了幾招。

他故意打的軟綿綿的,沒什麼威勢。

自從煉皮以後,這幾招打起來已經頗有一番威勢了。

不過現在還不能暴露。

只打了兩招,秦川便看了出來,失笑道:“原來是奔雷拳。我說呢,他怎麼會不小心讓你偷看到。”

洛青舟停下道:“二哥,這叫奔雷拳嗎?我看他打的由慢變快,而且聲音也越來越響,很有威勢。”

秦川笑著解釋道:“這套拳法原來流傳很廣,以前的練武之人,一開始都會學這套拳法的。不過由於聲勢大,威力小,進步很難,漸漸的就被淘汰了。”

“聲勢大,威力小?”

洛青舟聽他這般說,心頭頓時有些失望。

他還想讓這位二公子教他這套拳法呢,原來只是套花架子拳法,中看不中用。

秦川道:“據說這套拳法,是一名武師從某座墓穴中帶出來的,在傳授徒弟後,漸漸流傳開來。一開始流傳下來的說法是,這套拳法練到極致,不僅可以雷聲滾滾,聲勢驚人,還能如天雷一般打出拳芒,隔空擊人,甚至還能附帶閃電,威力也頗為強大。所以大家聽說後,都紛紛學了起來,結果數百年來,無一人煉成,而且練著都是聲勢大,威力小,不如其他拳法,於是就漸漸被淘汰了。只有一些武者偶爾拿來熱熱身,或者威懾嚇唬一下那些不懂的普通人。”

洛青舟目光一閃,暗暗道:原來如此。看來那日洛玉突然打這套拳法,並非偶然。他知曉我要去,又知曉我怯弱,所以故意打來嚇唬我,讓我不敢不替他成婚。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機關算盡,反而便宜了我。那日回門見他看著秦大小姐魂不守舍,估計心頭懊悔不已。

不過以對方的性格,恐怕不會輕易罷休。

想到此,他心頭一緊,愈發覺得要拼命修煉,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起來了。

他如今擁有的這一切,絕不能再被人奪走!

“二哥,這套拳法你會完整的嗎?可否教給我?”

雖然這套拳法聽起來有些雞肋,但很適合他現在學。

他不可能堂而皇之的找這位二公子要別的武技,因為對方跟洛玉一樣,都正在備考,在這之前,是不可能暴露出自己的任何武技的。

還有,雖然聽起來有些荒謬和不自量力,但是他還是給自己定下了目標:明年龍虎學院在莫城的招生比試,他也要參加!他要當著成國府所有人的面,打敗成國府那個高高在上被所有人引以為傲的二公子,讓他功敗垂成!

既然他也打算要參加明年的招生比試,所以就不便再找秦家二公子要其他拳法了。

秦川點頭道:“當然會,你要是真想學,我現在就教給你。不過這套拳法可不比剛剛的眉山雲拳,這套拳法可要復雜和難多了。”

洛青舟拱手道:“二哥若是時間不急,我慢慢學便是。”

秦川笑道:“好,雖然你沒有練過武,這套拳法也練不出什麼效果來,不過對你來說,強身健體就足夠了。”

“青舟,看好了!”

說著,他便腳步一跨,猛然出拳。

湖畔楊柳,忽地無風自動。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