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我後悔了

“啊——”

寂靜的庭院裡,突然爆發出一聲聲驚恐的尖叫聲!

有些膽小的丫鬟和下人們,直接嚇的癱在了地上;有些站在那裡,臉色煞白,瑟瑟發抖。

汪護院倒在了血泊中,瞪大眼睛,脖子處依舊在湧著鮮血。

場面異常血腥可怖!

沒有人想到,那美麗的少女會突然動手殺人。

汪護院雖然抽出了刀,但也只是攔人,並沒有任何攻擊的動作。

何況這裡是成國府,秦家今日來回門,他們也不可能先動手。

只不過大夫人發怒,讓他們服個軟而已。

突然出現這種變故,院子裡的下人們沒有想到,屋裡的洛延年和王氏,也都沒有想到。

那一劍太快,太突然,誰都沒有來得及反應。

看著被一劍穿喉倒地身亡的汪護院,王氏張了張嘴,呆滯了數息,頓時又驚又怒的尖叫道:“反了天!反了天啊!竟敢在我成國府殺人!來人,拿下這小賤人!”

雖然惱羞成怒,氣急敗壞,但她依舊保持著一絲清醒。

那個小野種和秦家小姐肯定是不能動的,那麼,就只能讓這個低賤狠辣的侍女一命抵一命了!

但她的命令發出以後,庭院裡那些手持刀劍的護衛們,竟沒有一個人敢動。

連汪護院那樣的高手都被一劍刺穿了喉嚨,他們又怎敢上去送死?

Advertising

王氏眼見如此,更覺丟人和憤怒,疾聲怒喝道:“王成何在?還不快滾出來拿下這心狠手辣的小賤人!”

王成是她的遠方表兄,是成國府如今的二管家。

同時,他還是一名武者。

如今的修為,已是武師境界,一拳能夠打死一頭大像,全身皮肉更是淬煉的如鋼鐵一般,普通刀劍很難傷身。

聽到呼喚,王成站在幾名丫鬟的身前,躬身低頭,並未立刻出來,而是看向了屋裡那名臉色深沉的男人。

洛延年坐在那裡,看著門口的屍體,一言不發。

王成目光閃了閃,這才越眾而出,身上錦袍忽地無風自動起來,袖口鼓脹,走向那名冷若冰雪的美麗少女,沉聲道:“姑娘,在我成國府無故殺人,總要給個交代吧。”

但少女站在那裡,不說話,也沒有動,只是神情冰冷地看著他。

王氏在屋裡已經等不及了,疾聲厲喝:“跟那小賤人廢什麼話,拿下她!”

“唰!”

王成一步踏出,竟瞬間到了那冰冷少女的面前,隨即一爪伸出,不僅快若閃電,而且力若千鈞,直接鎖定了那少女的咽喉!

“住手!”

正在此時,屋裡的洛延年突然出聲厲喝。

王成的鐵爪剛到那冰冷少女的面前,距離她咽喉還有半尺來長的距離時,猛然定格在了那裡,一動不動。

他僵在原地,眸中的厲色忽地變成了愕然。

Advertising

隨即,又由愕然,變成了驚懼!

這時眾人方看清,在他的咽喉處,竟有一柄劍抵在那裡!

同時,那鋒利的劍尖部分,已經刺穿了他咽喉的皮膚和肌肉!

只差一寸,將貫穿他的喉嚨!

一抹殷紅的鮮血,正順著那沒入皮肉的劍尖湧了出來,流進了他脖子下面的衣服裡,涼絲絲的。

他臉上的肌肉不知覺地抽搐著,全身瞬間如墜冰窖,冰寒刺骨。

他不敢動。

一動也不敢動。

並非是主子的那句“住手”,他才住手。

而是這柄刺入了喉嚨裡的劍,讓他不敢再動。

當然。

他也知道,主子的那句“住手”,並不是對他說的。

而直到這時。

所有人才明白過來,成國府主子的那句“住手”,是在救這位王管家的命。

那劍只用稍稍一動,這位王管家便會如那位躺在地上已經斃命的汪護院一樣,喉穿而亡!

Advertising

只是眾人怎麼也想不明白。

那柄劍是怎麼突然就刺進了這位王管家的喉嚨裡的?

他們根本就沒有看到那名持劍少女動手。

當然。

即便是站在近處的洛青舟,也沒有看清。

他只看到王管家突然靠近這名少女,然後就突然定在這名少女身前,一動不動了。

等他看清王管家喉嚨裡插著的劍時,耳朵裡才聽到了這名少女輕微的拔劍聲。

這一刻他才真正明白那個詞,快若閃電!

劍先至,聲後到!

此時此刻。

整個成國府中,一片死寂。

王氏臉上的憤怒和猙獰,終於褪去,變的有些蒼白。

她的目光,看向了自己的男人。

似乎想要要尋求幫助,又似乎想要尋求安慰。

洛延年臉色陰沉地看著那名冰冷少女,目光閃爍。

Advertising

沉吟半晌,卻只是擺了擺手,沉聲道:“你們走吧。”

“老爺!”

王氏臉色發白,聲音發顫。

可是洛延年並未看她一眼,而是看向了自己的兒子,然後,順著他的目光,看向了那道傾國傾城的身影。

從那道身影進入府中開始,自始至終,洛玉的目光都從未離開過她。

“嬋嬋,走了,洛老爺不留咱們吃飯呢,還是回家吃吧。”

寂靜的院裡,突然響起了如百靈鳥兒一般清脆的聲音。

凝重而緊張的氣氛,頓時放松了一些。

“錚……”

寶劍歸鞘,依舊沒有人看清。

那少女依舊俏臉如雪,澄淨冰冷,令人心悸。

而站在她身前的王成,慌忙收回手,倉皇退開,臉色蒼白如紙,瞳孔裡滿是劫後余生的驚懼與迷茫。

洛青舟牽著秦家小姐,走了出去。

百靈和夏嬋,一左一右跟在身後。

小蝶和其他下人,跟在最後。

那些府中護衛和下人們,早已讓出了一條道路。

直到他們出府後,那些護衛和下人們,還未從剛剛的驚嚇中回過神來。

“老爺……”

王氏咬著牙,滿臉不甘。

“啪!”

一聲脆響,突然響徹整個大廳。

王氏被一耳光打趴在了地上,捂著火辣辣的臉頰,抬起頭,驚恐而茫然地看著自己的男人。

洛延年沒有看她,目光依舊看著自己的兒子。

洛玉站在一旁,對於自己的母親被打,恍若未聞,目光依舊望著外面那道身影消失的大門口,怔怔出神。

“爹……”

他突然開口,緩緩地道:“那劍不是凡物,那女孩也非同尋常……但是,卻只是她的侍女……”

洛延年眯了眯眸子,沉默無言。

“所以……”

他收回目光,看向了自己的父親:

“我後悔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