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回門

翌日。

天剛亮。

洛青舟就在小蝶的服侍下,早早起了床。

洗漱完畢後,在小院外等待著。

不多時。

百靈穿著一身粉色碎花裙裝,如晨日早起采露的蝴蝶,身姿輕盈,翩躚而來。

“姑爺起來的真早呢。”

這俏麗的少女臉上露出了兩個甜甜的酒窩,與洛青舟打了招呼後,又看向了他身後的小蝶,笑吟吟地道:“小蝶,昨晚姑爺睡的好嗎?”

小蝶低著頭,紅著臉蛋兒道:“嗯。”

昨晚公子握著她的腳,睡的好香呢,她都不敢動,早上起來腳都麻了。

百靈目光閃了閃,沒再多說,笑道:“走吧,小姐等著在呢。”

主僕兩人立刻跟在她的身後。

洛青舟的心頭,又開始緊張和期待起來。

仿佛第一次要與那少女相見。

百靈帶著兩人穿過長廊,繞過幾座架在花圃上的假山,又進了一扇圓門,方停在了一座庭院的外面。

洛青舟剛站定,便突然感到一股熟悉的寒意襲來。

Advertising

抬頭看去,那門口不知何時,竟出現了一道靚麗而冰冷的身影。

只見她身穿淡綠裙裝,青絲垂直腰間,那纖腰盈盈一握,身段纖柔婀娜,雙臂抱胸,懷裡抱著一柄寶劍,俏臉冷若冰霜。

那雙漆黑而冰冷的眸子,正冷冷地盯著他。

正是那名叫夏嬋的少女。

洛青舟只看了一眼,便立刻收回目光,看向了別處。

百靈說過,不能與這少女對視。

雖然他並未親眼見過這少女的劍法,但突然而來的這股寒氣,卻是真實的。

每次見這少女,他都感到脖子發涼。

從這少女對他的態度來看,顯然對方覺得自家小姐嫁給他受委屈了。

所以看他很不爽。

洛青舟很能理解她的感受。

如果是他,他也很不爽。

畢竟以那位秦大小姐的絕世模樣和風姿,這天下又有幾個男子能夠配得上她呢?更別說他這個一文不值的洛家庶子了。

他有自知之明。

所以,他盡量不招惹她就是了。

Advertising

“姑爺,夏嬋在看你呢,你怎麼不看她?她不夠漂亮嗎?”

一旁的百靈看熱鬧不嫌事大,笑嘻嘻地問道。

洛青舟裝作沒聽見,轉過身,看向遠處的風景道:“小蝶,你看,今天的天氣不錯呢。”

旁邊的小蝶只得低頭應道:“嗯,不錯呢。”

百靈“噗嗤”一笑,也故意附和道:“嗯,是不錯哦。姑爺喜歡看天氣,不喜歡看夏嬋嗎?果然,夏嬋不夠漂亮呢。”

洛青舟:“……”

這時,一道身影從門裡走了出來。

百靈斂去笑容,上前恭敬侍立。

夏嬋也雙臂放下,手握寶劍,俏臉依舊冷若冰霜。

洛青舟轉過身,看向從裡面走出的人兒,眸中不禁再次露出了一抹驚艷,低頭恭敬道:“大小姐。”

小嬋也連忙低頭道:“小姐。”

秦蒹葭依舊穿著素白衣裙,絕美的臉頰上沒有塗抹任何裝飾,卻是美的毫無瑕疵。

初升的朝陽落在她的身上,仿佛為她鍍上了一層聖潔的光輝。

唯美如幻。

即便隔得如此近,洛青舟也感到眼前的少女縹緲夢幻,不似人間之女。

Advertising

她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向著前面的小路走去。

百靈和夏嬋一左一右,跟在身後。

洛青舟回過神來,也連忙帶著小蝶,跟了上去。

秦文政早已在大廳等候。

外面的庭院裡,已經准備好了幾擔回門的禮品。

但院裡空空,並無任何下人。

洛青舟隨著秦大小姐進了大廳,低頭拱手,對著廳裡的中年男子喊一聲“父親大人”。

秦文政點了點頭,目光看著兩人,似乎想要叮囑幾句,但最終只說了句“早去早回”,便擺手讓他們退下了。

兩人出了大廳。

洛青舟停下腳步,落後幾步。

待百靈和夏嬋跟在秦大小姐身後後,他方帶著小嬋,跟了上去。

幾人順著干淨的青石板小路,出了庭院。

然後直接從大門走出了秦府。

府外的門口,停著一輛裝飾華美的馬車。

趕車的人,是一名戴著草帽,身穿黑色勁裝的魁梧婦人。

Advertising

秦蒹葭走下台階時,那魁梧婦人已經躬身掀開了車簾,把一只登車的矮凳放在了地上。

秦蒹葭上了馬車後,那魁梧婦人依舊掀著車簾。

但並沒有人再登車。

“還有其他人?”

洛青舟正在心頭疑惑時,卻突然發現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自己。

那魁梧婦人木著臉道:“姑爺,該上車了。”

洛青舟愣了一下,感覺自己應該是聽錯了,這魁梧婦人讓他上車,與秦大小姐坐在一起?

一旁的百靈“噗嗤”一笑,道:“姑爺,上去吧,這是規矩,回門時,不能走路的。”

洛青舟這才確定自己沒聽錯。

不過……

一旁的寒意和殺氣好重。

他扭頭看了旁邊冰冷的少女一眼,沒敢再猶豫,立刻上前,抬腳踩上了凳子。

誰知不知道因為太過緊張的緣故,還是這兩天修煉的太過辛苦,他剛要登上馬車,腳下卻是突然一滑,身子一歪,就要向下倒去。

小蝶頓時發出了一聲驚呼。

但那魁梧婦人卻只是淡淡瞥了一眼,另一只手忽地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領,輕輕一拉,就如老鷹捉小雞一般把他給拎了起來,直接扔進了馬車裡面。

“砰!”

洛青舟摔爬在了鋪著絨毯的車廂裡,腦袋頂著一片柔軟的東西,鼻中嗅到一股淡淡的清香,抬頭一看,竟然是秦大小姐白色的裙擺,頓時心頭一顫,慌忙四肢並用後退,站了起來。

“姑爺如果連馬車都上不來的話,老身勸你以後還是別出來了,丟人。”

魁梧婦人木著臉,毫不客氣地譏諷了一句,放下車簾,坐上了馬車。

“果然只是個文弱書生,老身只是用了一點力道,他就站不穩了。可憐我家小姐,竟然嫁給了這麼一個沒用的小子,真不知道老爺是怎麼想的……”

洛青舟聽到了這名魁梧婦人的心裡話。

他雙眸眯了眯,沒有說話,也沒有亂看,在秦大小姐對面的角落裡坐了下來,低著頭,看著腳下。

秦蒹葭神情淡淡地看著他,並未說話。

馬車開始行駛。

車廂裡很安靜。

空氣裡飄浮著少女淡淡的清香,宛若白雪中盛開的雪蓮花,純淨而迷人。

洛青舟心頭蕩漾,目光在地面偷偷前移,看著前面雪白的裙擺和在裙擺下若隱若現的纖秀小腳,不禁再次想起那夜的纏綿。

馬車很快行駛了到了繁華的街道。

窗外傳來了小販吆喝的聲音。

車廂裡卻悄無聲息。

洛青舟心頭暗暗希望這條路越遠越好。

雖然與這少女待在一起很有壓力,但也感到格外寧靜和滿足。

正在他繼續偷偷看著地上的裙擺胡思亂想之時,門簾忽地一動,一道身影帶著冷風走了進來。

隨即,在他對面坐下,雙臂抱胸,懷裡抱劍,俏臉如霜,雙眸冰冷地盯著他。

一劍封喉,名夏嬋。

洛青舟收回目光,低著頭,看著自己的腳尖,隨即又閉上眼睛,裝作閉目養神。

馬車顛簸而行。

車廂裡寂靜無聲。

脖子發涼。

洛青舟似乎能夠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這路,突然感覺好遠。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