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文弱書生

大廳中。

秦文政正悠閑地吃著早茶,思考著事情。

丫鬟率先進屋,恭聲稟告道:“老爺,大小姐和姑爺來給您請安了。”

秦文政放下茶杯,問道:“夫人呢?還沒來嗎?”

丫鬟低頭忐忑地道:“夫人說她不舒服,不來了。”

秦文政皺了皺眉頭,頓了片刻,擺手道:“去吧,讓他們進來吧。”

丫鬟告退而去。

很快,洛青舟隨著秦家大小姐進了大廳。

丫鬟端來了剛倒的茶水,恭敬地遞到了兩人的面前。

洛青舟剛要伸手,又停下了。

待旁邊的秦家大小姐伸出雪白的皓腕和玉手,先端起茶水後,他方端起。

兩人走到秦文政的面前。

洛青舟猶豫了一下,見旁邊的人兒沒有動靜,只得率先跪了下去。

隨即躬身低頭,遞上了手裡的茶水,恭敬道:“父親大人,請喝茶。”

旁邊的少女,依舊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秦文政看了自己的女兒一眼,伸手接過了面前的茶水,抿了一口,方看著跪在面前的少年道:“青舟,既然你願意叫我一聲父親,那麼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秦家的人。今天我只有一句話叮囑你,好好對蒹葭,不管如何,她都是你的妻子。愛護她,保護她,不要讓她受到任何委屈和傷害,你能做到嗎?”

Advertising

洛青舟恭敬道:“青舟定當竭盡全力。”

秦文政點了點頭,又溫聲道:“至於改姓,就不必了。我們秦家沒有那麼多規矩,以後你與蒹葭的孩子,也可以隨你姓。只要你對她好,什麼事情都可以商量。”

“多謝父親大人。”

洛青舟心頭湧過一道暖流。

秦文政擺了擺手道:“好了,你先下去吧,我跟蒹葭說幾句話。蒹葭的母親今天不舒服,你就不用去敬茶了,下次吧。”

洛青舟不敢逗留,起身告辭。

剛走到門口,秦文政又道:“對了青舟,聽說你母親埋在城外的山上,過幾日去給她燒個紙吧。百善孝為先,你既然已經成了家,是該告訴她一聲了。”

“是。”

洛青舟恭敬應了一聲,退出了大廳。

秦文政看著他的背影,目光閃了閃。

待那背影離開後,他方喃喃道:“這少年不卑不亢,沉穩從容,與之前調查的似乎不太一樣……不過,終究只是個文弱書生。這年代,書生……哎……”

他嘆了一口氣,看向了自己的女兒。

洛青舟出了大廳,本想跟百靈說幾句話的。

不過看到她旁邊那名冰冷少女,只得作罷。

這名叫夏嬋的冰冷少女,總給他一種一眼不合就會拔劍封喉的心悸感。

Advertising

還是遠離為妙。

雖然之前在湖邊百靈騙了他,故意把自家小姐說成是玉京來的南宮美驕。

但她說的其他事情,應該都是真的。

特別是關於這名夏嬋姑娘的性格。

所以洛青舟並未逗留,立刻帶著小蝶離開了。

回到小院。

他忍不住又進了屋,看著昨晚的新房,想著昨晚的纏綿,以及新娘子那美若天仙的臉蛋兒和氣質,臉上不禁露出了笑意。

不過他很快又驚醒過來。

現在可不是得意忘形的時候。

該修煉了!

“小蝶,在外面守著,她們若是回來了,立刻進來喊我。”

洛青舟吩咐了一聲,關上了門。

小蝶在小院裡應道:“奴婢知道了。”

洛青舟回到房間,在靠近床邊的地面盤膝坐下,深吸一口氣,緩緩地閉上了雙眼。

許久之後,方穩定了心緒。

Advertising

靜。

腦海中,浮現出那本秘籍上修煉內功心法的圖畫和文字來。

意識進入黑暗,緩緩下沉。

埋入地底。

如種子種在土壤,蓄積能量……

一股氣息,在腹部凝聚。

隨即,順著各個穴竅,開始游走。

從最開始的緩慢,磕磕絆絆,漸漸加快了速度,暢通無阻……

他再次進入了假寐的狀態。

整個人的意識飄飄忽忽,仿若在夢中。

那在體內游走的氣流,宛若一條細長的游龍,搖頭擺尾,蜿蜒前行。

翻山越嶺,披荊斬棘。

他的身體開始發熱,全身肌膚變的粉紅。

一股股熱氣帶著雜質,從各個毛孔中流溢而出……

窗外朝陽,悄然駛向半空。

等外面響起小蝶的聲音時,已經晌午。

“公子,該吃飯了。”

小蝶又在窗外喊道。

洛青舟緩緩地睜開了雙眼。

沉寂片刻,方從地上站起了身,頓時感到全身暖洋洋的舒服。

同時,耳清目明,神采奕奕。

“這內功心法果然奇妙,越練效果越好,僅僅第三次而已,竟有這般效果。”

洛青舟心頭對以後充滿了期待。

只要他刻苦修煉,說不定到時候還真能在龍虎學院的招生比試上擊敗洛玉,為母親報仇,讓洛家那些人大吃一驚!

他很想看到洛家大夫人那氣急敗壞暴跳如雷的猙獰模樣!

想必當初她與洛玉殘害他母親和他時,也在黑暗中露出了那般猙獰的面孔吧!

“公子,吃飯了,再不出來吃飯菜都要涼了呢。”

窗外又響起了小蝶催促的聲音。

洛青舟穩了穩情緒,走了出去。

小院的石桌上,擺著四菜一湯。

有肉有青菜,非常豐盛。

小蝶滿臉開心地道:“公子,這是百靈姐姐讓人送來的,我們在成國府,從來都沒有吃過這麼好的飯菜呢。”

洛青舟接過碗筷,看著她道:“她們沒有回來嗎?”

小蝶搖了搖頭,道:“沒有呢,可能有事吧。”

洛青舟想了想,道:“應該是去她母親那裡去了。小蝶,你坐下吃吧,別管她們了。”

小蝶連忙搖頭道:“奴婢不能坐的,公子,你吃就是了,等你吃完了奴婢再吃。”

洛青舟頓了一下,點了點頭,沒再堅持。

這裡不是成國府,也不是他那個無人到訪的僻靜小院。

主僕有別,規矩森嚴。

若是讓別人看到他們兩人坐在一起吃飯,不僅會對他說三道四,也會說小蝶沒大沒小,沒家教。

以後可能都會敵視小蝶,甚至辱罵欺負她。

兩人初來乍到,一定要守好規矩。

洛青舟不再說話,低頭吃飯。

或許是早上修煉的緣故,今天的胃口很好,吃了兩碗米飯。

等他吃完飯後,又回到房間,繼續修煉。

小蝶吃完飯,收拾了東西,出了小院,帶上了門。

洛青舟閉眼靜心,很快進入到了修煉狀態。

時間過的很快。

似乎一眨眼的功夫,本在正空的日頭,已經墜到了天邊。

洛青舟從地上起來,

推開窗,看向外面。

斜陽微醺,已是黃昏。

想到今晚又將與那美若天仙的少女同房,剛修煉完本來一片寧靜的心湖,頓時蕩起了陣陣漣漪……

他很期待。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