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良辰吉時

夜幕降臨。

按照規矩,還有一場更加熱鬧的晚宴。

不過當洛青舟在丫鬟秋兒的帶領下,趕往待客大廳准備敬酒時,卻發現那裡已經人去廳空。

大門外傳來了送客的聲音。

洛青舟猶豫了一下,踩著干淨的青石板,走了過去。

大門外。

洛延年正在與秦文政說著話。

洛家其他人臉上都帶著虛偽的笑意,在與秦家其他人拱手告辭。

當洛青舟出現時,氣氛微微凝固了一下。

洛延年僅僅瞥了一眼,便准備離開。

倒是洛玉,卻風度翩翩地返回台階上,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青舟,家裡還有事,我們要先走了。你在秦家要好好善待妻子,孝敬長輩,平日裡無事都可以回成國府去看看,成國府永遠都是你的家。”

這番話說出,洛延年和洛家其他人,都暗暗點頭。

秦家眾人卻是陰沉著臉。

他表現的越好,秦家人就越憤怒。

正在此時,一名身穿勁裝的年輕男子突然從院裡走了出來,滿臉冷笑道:“洛玉,你不用假惺惺的裝大尾巴狼!你看不上我秦家,我秦家也看不上你。你悔婚羞辱我妹妹,羞辱我秦家,明年龍虎學院考試,我秦川自會向你討回公道!”

洛玉微笑拱手,依舊溫文爾雅:“秦兄,言重了,這件事,我並不知情,全由我父親母親做主。至於明年的龍虎學院考試,到時候歡迎秦兄前來賜教。”

Advertising

秦川眯了眯眸子,還要再說時,秦文政開口道:“好了川兒,回去練功去。”

秦川冷著臉,沒再說話,卻依舊站在那裡。

洛玉微微一笑,拱了拱手,告辭離去。

在走下台階時,他又轉頭看了洛青舟一眼,溫聲道:“青舟,三天後帶著弟媳回門,記住了。你是我的兄弟,不管是不是入贅出去了,永遠都是。”

洛青舟卻聽到了他的心裡話:“這小子還是有些價值的,秦川最近進步很快,不知道在修煉什麼功法,希望這小子到時候能帶給我一些消息。”

洛家眾人,告辭離去。

再也沒有人看他一眼。

洛青舟孤零零地站在門口,看著他們冷漠離去的背影,眸中中既沒有憤怒,也沒有委屈。

只是堅毅。

龍虎學院麼?

洛玉考得,他難道就考不得?

到時候他要當著這些洛家眾人的面,讓這位高高在上被給予厚望的洛家二公子,功敗垂成!

“青舟。”

秦川走過來,拍了拍他的肩膀,臉上露出了和善的笑容:“不用難過,來到我秦家,你就是我秦家人。好好對我妹妹,你對她好,我們自然也會對你好。不要覺得自己是入贅過來的,就低人一等,在這裡,你跟我一樣,都是秦家的公子。誰若敢欺負你,盡管來找我。”

洛青舟看著他的眼睛,並未聽到他的心裡話。

Advertising

“多謝二公子。”

他微微低頭。

秦川眉頭一皺,道:“叫我二哥就是,叫什麼二公子。你既已與蒹葭成婚,就是我妹夫,在我面前何必如此生疏拘謹。”

洛青舟低頭道:“二哥。”

秦川笑著又拍了拍的肩膀,道:“好了,去吃飯吧,聽說你中午還沒有吃飯呢。等過幾天我有時間了,去找你,教你一套拳法,每天打幾套,可以強身健體。你這身子骨太弱了,不強壯點,以後怎麼保護我們蒹葭?”

“多謝二哥。”

洛青舟再次低頭。

拳法嗎?

他喜歡!

到時候如果有機會,他還可以問一問關於修煉的問題。

希望這位秦家二公子,並非跟那洛玉一樣,口是心非,虛偽腹黑。

秦家眾人都回到府中,各自散去。

洛青舟在秋兒的帶領下,去吃了些飯菜。

然後懷著期待和忐忑的心情,去了新房。

新房外,彩燈高掛。

Advertising

一身粉色衣裙的俏麗少女,在門口把守著,笑吟吟地看著他道:“姑爺,時辰還沒到呢,再等一個時辰。”

洛青舟只得在門外站著,問道:“還有這規矩?”

百靈嫣然一笑,臉上露出了兩個淺淺的酒窩:“當然有,吉時到了,才能洞房呢。”

洛青舟抬頭看向夜空。

一輪月牙升上半空。

光芒黯淡,清冷似雪。

這時,一個小丫鬟匆匆走來,遞給了百靈一張折疊的宣紙,低聲道:“百靈姐,二小姐出的。”

百靈目光一閃,笑著打開了宣紙,看了一遍,笑道:“姑爺,二小姐出了幾個對子,你若是對上了,可以提前半個時辰進去。若是對不上,那今晚就只能在外面挨凍了。”

洛青舟道:“那我試試。”

百靈莞爾一笑,看著紙上文字,脆聲念道:“文鸞對舞合歡樹。”

洛青舟一聽,暗道:這簡單。

不假思索,便對道:“俊鳥雙棲連理枝。”

百靈轉頭對那名小丫鬟道:“記著,待會兒回復二小姐,看姑爺對的好不好。”

小丫鬟點頭,默默記在心裡。

百靈又念道:“雪地冰天洞房春暖。”

Advertising

洛青舟稍一沉吟,對道:“月圓花好魚水情深。”

百靈笑道:“聽起來不錯哦。”

隨即又看著紙上字念道:“伴侶百年無二意。”

洛青舟稍作思忖,卻不禁笑了起來。

百靈見他笑,有些奇怪道:“姑爺在笑什麼呢?這上聯出的有問題嗎?”

洛青舟笑道:“上聯出的倒是沒問題,只是二小姐似乎在說你不懂事呢。”

“哦?”

百靈聞言,愈加好奇:“怎麼講?”

洛青舟笑著解釋:“這首對聯自古就有,並非是二小姐所出。下聯是春宵一刻值千金,二小姐出了這個上聯,不就是在催我盡管進去洞房,不要讓你家大小姐久等了嗎?可是你卻攔在門口為難我,你說你是不是不懂事?”

“噗嗤……”

百靈噗嗤一笑,道:“姑爺牽強附會,二小姐才沒有這個意思呢。”

洛青舟正要說話,百靈把手裡的宣紙交給了那名小丫鬟,讓開身笑道:“不過姑爺說的也對,春宵一刻值千金,管它什麼良辰吉時呢,不要讓我家小姐久等了才是。”

說完,推開門,笑吟吟地請道:“姑爺,請進。”

洛青舟愣了一下,目光看向了裡面。

心跳頓時快了起來。

花燭紅毯,香風秀幔。

昏黃的燭光下,穿著大紅喜袍,戴著紅蓋頭的新娘子,正安安靜靜地坐在床沿,等待著他的憐愛柔情。

“姑爺,不敢進去嗎?怕我家小姐吃了你?”

百靈笑吟吟地道。

洛青舟這才回過神來,走了進去。

身後傳來了房門關上的聲音。

他穩定心神,深吸一口氣,走到了床邊。

隨即躬身拱手,正要說話,桌上的紅燭卻突然“噗”地一聲熄滅。

房間裡頓時陷入了黑暗。

洛青舟愣了一下,正要喊百靈進來點蠟燭,坐在床沿的人兒忽地起身鑽進了他的懷裡,隨即抱住他的腰,與他在床邊旋轉了一圈,“砰”地一聲,把他壓倒在了床上。

青絲垂落,一股少女的幽香撲鼻而來。

洛青舟有些懵,剛要張嘴說話,一只香甜的小嘴忽地堵住了他的嘴巴。

他睜大眼睛,在黑暗中什麼都看不到……

很快。

他便忘記了一切。

窗外,冰天雪地,銀月如鉤。

屋內,春暖花開,恩愛纏綿。

這個夜晚,很暖。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