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在剛才不僅是洛江市江家那邊打來了電話,而且連州長韓萬山的秘書都親自打電話過來詢問了。

能讓得江家和鄭秘書親自打電話過來,這說明他們過問的人身份絕對不簡單。

這時,就在侯愛國急急忙忙站起來准備去處理這件事情的時候,他辦公室的內部電話再次響了起來,侯愛國接通電話有些不耐煩的說道;“我是侯愛國,哪位?”

“是我,沈初雲!”

聽到沈初雲這三個字,侯愛國猶如被雷擊了一般,身體立即變得筆直;“部長好!”

…………

特勤局的小黑屋裡面。

那領頭男子看著陳玄,其臉色變得極其冰冷,另外兩個特勤局成員也是一臉不爽。

“劉隊,看來這小子骨頭還挺硬的,要不咱還是給他松松骨頭吧。”

邊上的兩個特勤成員一臉冷笑的看著陳玄,他們的手上已經拿出了一副夾棍。

劉隊的臉色顯得有些陰沉,對陳玄說道;“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了,進了特勤局你以為這還是你的地方嗎?在這裡掌控你生死大權的人是我,我讓你站著出去你才能站著出去,我讓你躺著出去,絕對不會讓你站著,小子,今天我就給你好好上一課。”

說罷,劉隊站起來說道;“給我按著他,讓他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聞言,那兩名特勤成員立即冷笑著走向陳玄。

“慢著……”陳玄一臉冷漠的說道;“在特勤局裡面動用私行,幾位就不怕頭上的烏紗帽不保?”

“呵呵,想嚇唬我們,小子,你有那個能力嗎?這裡是我們的地盤,誰讓你小子沒什麼背景還去招惹比你更厲害的大人物了,今天你就自認倒霉吧。”

“即便我們動用私行又怎樣?正所謂民不與官鬥,小子,你鬥得過我們嗎?”

Advertising

劉隊淡漠的說道;“別廢話了,給我動刑,我倒要看看是他的骨頭硬還是我的手段硬。”

“動用私行,希望你們不會因此後悔。”看著那兩個特勤局成員給自己套上了夾棍,陳玄的心頭冷到了極點。

“後悔?”劉隊一臉不屑的說道;“莫非你還把自己當做什麼大人物了不成?就憑你這個沒背景的小人物夠資格讓本隊長後悔嗎?小子,現在我才是掌控你命運的神,不過如果你向我低頭求饒,並且在這份認罪書上簽字的話,本隊長倒是可以讓你少受一些皮肉之苦。”

“看來你們是想把我屈打成招了。”陳玄冷笑道;“不過即便是沒背景的小人物也有鹹魚翻身的可能,我希望走出這個房間後你還能笑得像現在這樣燦爛。”

“哼,不知死活的東西,就憑你也想鹹魚翻身,痴人說夢?”劉隊一臉嘲諷說道;“和古玩商會對著干,你算個什麼東西?威脅本隊長,你也不撒潑尿照照自己算那顆蔥,既然你的骨頭這麼硬,今天本隊長就成全你,我看你這條臭鹹魚還如何翻身,給我動刑。”

聞言,那兩個特勤局成員獰笑了聲,立即拉動夾棍兩邊的繩索。

然而,就在這時,小黑屋的大門忽然被人一腳踢開,侯愛國帶著人急急忙忙的衝了進來,看著眼前的這一幕,他差點嚇得暈死過去。

見到侯愛國來了,劉隊和那兩個特勤局成員臉色微變,劉隊急忙說道;“侯局,這小子……”

“你他娘給我閉嘴,劉海,你他媽想死別拉著我,來人,把他們給我抓起來……”侯愛國一通咆哮後,立即走過去親自幫陳玄把手銬打開,他的額頭上已經流下了冷汗,一邊擦拭一邊說道;“陳少,很抱歉,讓你受委屈了,你放心,今天這事兒我一定嚴懲。”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