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暴打吳天(上)

餐廳立面,眾人都一臉惡寒的捂住了鼻子,那刺鼻的味道熏的他們眼睛都睜不開。

即便是角落的周劍都抹了一把眼睛,熏得不行,操,吳天這家伙吃什麼了?這屁他媽 的怎麼這麼辣眼睛!

高瑤趕緊用衣服捂著自己的鼻子,一臉惡寒!

吳天黑著臉捏著自己的那碩 大的肥屁 股,那猶如拉稀般的連環屁把他自己都熏的不行。

陳玄滿臉嫌棄,拉著同樣捂著鼻子的蕭雨涵就走;“老婆,咱不跟這放屁都是辣椒味的傻孩子玩,回家喂奶。”

見到陳玄要把蕭雨涵帶走,正捂著屁 股的吳天氣不打一處來;“鄉巴佬,你他媽給我站住,今天這事兒沒完。”

陳玄看了他一眼,郁悶道;“小胖子,屁是你放的,大家有目共睹,跟我有什麼關系?”

“臥槽,一定是你這狗日的在我身上做手腳了,老子今天非得廢了你這鄉巴佬不可,有本事你就別跑……”說完,吳天立即拿出電話撥打了起來;“你們他媽 的都死了嗎?趕緊上來,老子今晚要弄死個人。”

見到吳天真的動怒了,餐廳裡面捂著鼻子的人皆是一驚。

角落裡,周劍的臉上有些興奮,如果吳天今晚真弄死了那個鄉巴佬,這正是他求之不得的,到時候即便是江家的人怪罪下來也和他沒關系,背鍋的是吳家。

“哼,敢得罪吳天,這土包子今晚死定了!”高瑤一臉冷笑之色。

別跑,當爺爺和你一樣傻?

瞧著吳天打電話叫人了,陳玄自然不會傻啦吧唧的真站在這裡等吳天叫人來揍他。

要知道,大師娘可是告誡過他,不到萬不得已不能動武。

不過就當陳玄准備拉著蕭雨涵跑路的時候,周劍和高瑤兩人已經朝著這邊走了過來。

“陳玄,你好大的狗膽,竟敢招惹吳少。”

Advertising

陳玄正在想是哪個傻 逼在叫他時,接著就見到了一臉冷笑朝著自己走來的周劍和高瑤兩人。

見到是他們,陳玄都愣了愣,這兩個家伙怎麼也在這裡?

“是周家的周劍少爺,還有高家的高瑤小姐……”餐廳裡面有人把他們認了出來。

周劍冷笑的盯著陳玄,說道;“陳玄,敢惹吳少,有本事你現在別走,誰走誰是孫子。”

見到陳玄在沉默,高瑤同樣冷笑道;“陳玄,我真不知道你這個鄉巴佬到底哪裡來的勇氣,惹怒吳少你知道自己會有什麼下場嗎?你知道吳少是誰嗎?他一個電話就能要了你的狗命。”

吳天打完電話也盯著陳玄,咆哮道;“鄉巴佬,敢讓老子出醜,今晚老子非讓人把你的屎打出來不可。”

見到這種場面,餐廳裡面的人更加心驚了。

“完了,那個鄉巴佬這下惹大 麻煩了。”

“是啊,這傻屌不僅惹了吳少,貌似連周少和高小姐都看他不順眼,他今晚怕是死定了!”

“不是怕是,是絕對是,這傻屌居然惹了這麼多大人物,想不死都難!”

“他奶奶的,這傻屌果真是和那個大美女有一腿啊,還回家喂奶,操,好白菜都被這頭豬拱了。”

“你們快看,那傻屌還在摸那位大美女的手,氣死你爹了!”

吳天見到這裡,臉都綠了,都恨不得一拳打爆陳玄的老二。

感覺到那只粗糙大手的動作,蕭雨涵心裡嗔怒,急忙掙脫了陳玄那只鹹豬手,雖然她知道陳玄剛才是為了幫她解圍,不過這家伙也太不老實了,簡直和那吳天一個德行。

感覺到那只柔軟無骨般的玉手從自己的指尖溜走,正在享受的陳玄頓時感覺心裡空落落的。

Advertising

這時他才看向吳天、周劍、高瑤三人,問道;“對了,你們剛才說了什麼?”

他剛才只顧著去感受蕭雨涵那只玉手了,至於吳天、周劍、高瑤三人說了些什麼他壓根沒去聽。

聽見這話,吳天、周劍、高瑤三人臉色憋得通紅。

臥槽,他麻 痹的,這狗日的剛才竟然無視了他們!

周圍的人嘴角都抽搐了下,這二愣子是真的心大還是無知?

“老子要滅你全家,把你打出屎來!”吳天憋著一口氣吼出來,全身的肥肉都在顫 抖著。

聞言,陳玄的眼中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陰霾之色,雖然他不知道自己那便宜老爹老娘是誰,可是現在兩位師娘就是他的家人,眼前這個肥的連老二都縮進肚皮的大胖子竟然威脅要滅他全家,那豈不是要滅他師娘!

“吳少,這家伙就是從一個山溝溝裡面走出來的,叫什麼太平村,你要滅他全家,沒准我還能給你帶帶路。”周劍在一旁煽風點火的冷笑道。

吳天森然的盯著陳玄,說道;“好,等今晚做了這小子,老子明天就去那什麼太平村滅了他全家,敢和老子作對,你他媽……”

啪!

吳天這話還沒說完,一只大手就在他的視線中不斷放大,隨後啪的一個耳光就落在了他那滿是肥肉的臉上。

這一耳光抽的吳天那兩百斤的體重都連連退了好幾步,最後絆倒一張椅子,一屁 股就栽倒在了地上。

見到這一幕,在場的眾人頓時傻眼了!

即便是蕭雨涵都吃驚的看著陳玄,那個吳少一看就是來歷不凡,這個從山村裡面走出來的家伙竟敢打他!

“臥槽,這傻屌吃了熊心豹子膽嗎?”餐廳裡面的眾人瑟瑟發抖,打了吳少,這家伙是想橫屍街頭吧!

Advertising

“陳玄,你這個鄉巴佬竟敢打吳少,你死定了!”高瑤驚聲尖叫,猶如被人脫掉了褲子一樣。

周劍放聲大笑;“不知死活的東西,陳玄,你竟敢打吳少,那是你能打的人嗎?”

“該死的狗雜 種,老子要扒了你皮,讓你生不如死……”吳天躺在地上支撐著那兩百斤的肥肉艱難的爬起來,他的右半邊臉都紅 腫了,上面有著陳玄留下的五根手指印。

“死定了?不能打?還要扒了我的皮?讓我生不如死……”陳玄黑著臉盯著自己面前這三個家伙。

高瑤說道;“不錯,陳玄,你闖大禍了,吳少可不是你這個鄉巴佬能打的,你的狗命如果還想留著見到明天的太陽,最好現在就給吳少跪下,求他原諒!”

“跪下就能放過我?”陳玄冷笑著問道。

“呵呵,陳玄,在高家你不是挺牛逼嗎?沒想到你也有怕的時候。”周劍森然笑道;“高瑤說的沒錯,如果你想活命最好現在就跪下來磕頭認錯,沒准吳少心情好還能放你一條狗命!”

“該死的狗雜 種,給老子跪下!”吳天拖著滿身肥肉,恨不得一巴掌把陳玄給拍死。

聞言,陳玄沉默了下來,要他下跪?

這輩子他不跪天不愧地,只跪師娘,這天底下除了師娘還沒有人值得他陳玄去下跪。

見此,餐廳裡面的人都憐憫的看了陳玄一眼。

“唉,年少輕狂那可是要付出代價的,這傻屌真以為這些二世祖是那麼好打的嗎?現在即便他下跪認錯恐怕都難逃一死!”

“哼,誰讓這傻屌自己沒本事還去招惹比自己厲害的人物,簡直就是找死,現在想跪下認錯,晚了!”

周劍和高瑤都滿臉冷笑的看著陳玄,狠狠的羞辱陳玄,他們在高家的時候就想做這種事情了,現在他們一定要狠狠的把陳玄踐踏在腳下。

Advertising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