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最最神秘的師叔

肖騎被人推了一下,這才尷尬的說道:“是我的。”

“買的嗎?這效果不錯,應該在御靈門禁地那兒掛上幾個。”風極優誇贊了一句。

一個跟肖騎關系不錯的師兄知道這靈器是一號院的小師妹送的,所以此刻一聽風掌門誇這靈器好,立即就與有榮焉的道:“是小師妹自己做的,送了一個過來說試試效果。”

御行門掌門比風極優更快的反應過來,“是顏丫頭做的?”

肖騎這才點頭,“是。小師妹才剛學做靈器,也不知道效果如何,就給我和雀澤每人送了一個,說掛在房門口當照明。”

這時,御劍門掌門抬眼朝四周看去,果見對面的雀澤房門口也掛了一個閃閃發光的儲靈球。

他親自走了過去,將那個儲靈球拿了下來,仔細的打量了一下,發現那儲靈球裡裝的裝有水和火兩種靈力,靈力全部纏繞在一團亂亂的線團當中,看著很簡單,很難想像有那樣的威力。

他將這個靈器給了風極優看,風極優看後點點頭,“看似簡單,實則機關四伏,看來紅魔是很用心的在教那丫頭的。好了,魔獸已除,大家休息吧!”

風極優沒有說出,這個看似簡單的靈器,之所以能殺死一頭這頭龍血獸,最重要的是那些線上有毒,而且是經過淬煉的。

看來,他有必要好好找那個小丫頭聊聊了。

第二天,御藥課一結束,明霧顏就被留了下來,被蒙歌帶去了御藥堂。

明霧顏好奇的問道:“大師兄,掌門師傅叫我去做什麼啊?”

蒙歌搖了搖頭,“我不知,不過你別擔心,我估計著是昨天你制作的那個靈器殺死了龍血獸的原因。昨晚我聽師傅說,想掛幾個靈器在御靈門的禁地。”

“是嗎?”明霧顏還是有些疑惑。

昨天晚上的事,她今天一大早聽肖騎師兄說了,但她沒有想到,掌門師傅會在御藥課後將自己留了下來。

“嗯,我在外面等你。”蒙歌替她打開了門,讓她進去。

Advertising

明霧顏深呼吸一口,鼓起勇氣走了進去。

風極優一見她來,微微笑了一下,“坐吧!別緊張,叫你來,只是問問你,你制作靈器的那些線上怎麼會有劇毒,而且還淬煉過,非常的堅韌,你是怎麼做到的?”

明霧顏知道瞞不過掌門師傅的,所以干脆說了實話,“因為紅魔師傅的原因,我上次無意中見到了一個叫綠澤的人,他說我資質不錯,就教我煉丹了,煉毒我也才學的。”

風極優很是驚訝,他沒有想到,綠澤居然會願意教這個小丫頭煉丹和煉毒,要知道這個綠澤的可是個不可小覷的人。

不過,話說回來,這個小丫頭資質確實好,這才學的靈器制作,居然這麼快就做得有模有樣了,而且還很有想法。

“好,以後好好學。你下去吧!”風極優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了,也就不追究了。

能讓綠澤教他的弟子,他還是覺得是他們占了便宜的,而且,也從另一個方面拉近了與蠻荒皓月的關系。

再則,這綠澤是師弟那邊的人,他很放心!

“哦,好。”明霧顏點點頭,轉身離開了。

才回到一號院,明霧顏就收到了一封信和一個包裹,信和包裹都是容蜜叫人送來的,她立即就回了屋。

信上的字很娟秀工整,就像容蜜給人的感覺,才展開信,明霧顏就笑了。

“霧顏,聽說你要去歷練了,我讓我爹給你准備了一些東西,也不知道你收不收得到,是否用得上……”

原來這封信是容蜜早在她歷練前就寫了的,包裹裡的東西都是寫好吃的干糧,以及好幾樣靈品靈器,不用看也知道容蜜對自己有多好,有多用心。

雖然收到這些東西已經隔了許久,但是明霧顏的心還是暖暖的。

信中容蜜說,他們東陽皇家學院也會舉行一年一次的皇家狩獵活動,明霧顏想了想,將自己的傘亭和魔光笛取了出來,還寫了一封回信,然後去了男生宿舍找肖騎。

Advertising

“師兄,這些東西幫我拿給容蜜好嗎?我發布一個高級任務。”用那種普通寄送的方式實在是太慢了。

肖騎當即點頭,“不用,我現在就去,剛好我也為容蜜師妹准備了一些東西做為回禮。”

明霧顏這才明白,原來容蜜也給肖騎和雀澤他們准備了禮物,她笑笑,“那東西交給你了啊,我下午還有課。”

“好的,小師妹你放心,我一定會把東西送到的。對了,小師妹,那剩下的靈器全部賣光了,價格可高了,夠我一人十年的飯錢了。”肖騎一臉驕傲的笑道。

明霧顏也是忍不住笑了,想了想,她又取出五張綠卡遞給肖騎,“師兄,你下山時順便去買些儲靈器回來,什麼屬性的都行,越多越好,另外一些煉制靈器必備的東西也准備一些。”

“好吶。”因為要買的東西多,肖騎收下了綠卡,很快就下山去了。

接下來的兩天,御天學院再也沒有出人命,一切好像又恢復到了以前。

受傷的千嬌因為只是外傷,在一大堆靈藥的滋養下,也很快能出來活動了,只是,每當她看到明霧顏時,都是一副咬牙切齒的樣子,恨不能生吞活剝了她。

明明那風庭月是要算計明霧顏的,可是最後吃到苦頭的卻是她,直到現在她也沒有弄明白,明明那件衣服是明霧顏的,自己也聰明的隱去了自己留在衣服上的氣息,那守護魔獸怎麼就會突然過來攻擊自己呢!

明霧顏並不在意千嬌怎麼看自己,她氣她的,她依然上自己的課,做自己的事。

到是白芍至從換了房間後,連飯也不在一號院吃了,也不知道在忙些什麼。

這天晚上,明霧顏剛從大嬸那裡回到房間,雀雅便打著呵欠過來了,關上門,她神秘的說道,“小師妹,告訴你一件事,聽說今天那明若妍可是被白師姐折騰慘了,剛孵化的兩只靈獸被白芍的火焰獸都給燒成了灰,聽說那明若妍在御靈門哭了一下午。”

明霧顏覺得有些奇怪,“白師姐就這麼當著眾人的面燒的嗎?”

“可不是。聽說是明若妍的小靈獸先去招惹白師姐的,但我有小道消息,白師姐這幾天都不在一號院用餐,實際上是在監視千嬌,而且她發現明若妍晚上來找過千嬌……”

“這麼說來,將幻血獸的蛋放在白師姐房間裡的人是明若妍了?”明霧顏挑了下眉,心下了然,明若妍這麼做,應該是想挑撥自己和白芍之間的關系。

Advertising

雀雅點點頭,“一定是這樣了,否則白芍是不可能這樣做的,她可是一向以優雅心善著稱的。”

明霧顏聽後只是一笑置之,白芍是個睚眥必報的人,什麼優雅心善,那得看對像是誰,有無損害自己的利益吧!

不得不說,這明若妍年紀還是小了點,還有點蠢,白芍是什麼人,她可是御藥門的二師姐,年紀和資歷都擺在那兒呢,是那麼好忽悠的嗎。

不過,她也能猜到,若這事真是明若妍做的,她的目的還是讓白芍討厭自己,針對自己,她只是沒想到最後白芍會發現了,還對她動了手。

“小師妹,雖然白師姐先是對明若妍下了手,但是,她還是會怪你的,你要小心一點,知道嗎?”雀雅還是不放心的叮囑了一句。

“嗯,我知道的。”明霧顏點點頭。

來御一學院之前,她對自己說過,自己的人生自己會好好的走,只前進,不會後退,若有人給她的路上使絆子,她一但羽翼豐滿,也一定會毫不留情的清除掉!

“對了,還有件事差點給忘了,因為你去大嬸的廚房了,沒聽見,大師兄過來說,明天御藥門停課,要把整個御藥門裡裡外外都要打掃一遍,還要將御藥門打扮一翻,以迎接陸續前來參加掌門師傅婚禮的賓客。你和我被安排了去藥風谷的舊閣樓打掃。明天早上我過來叫你。”

“哦,好。”明霧顏點頭,打掃衛生而已,應該不需要多久就完成了。

雀雅忽然神秘兮兮的靠近她耳邊道:“聽說那藥風谷是給我們御藥門最最神秘的那位師叔住的呢!”

明霧顏微愣,“最最神秘的師叔?誰啊?”

御藥門那麼多的師叔師伯,她認識的沒幾個。

雀雅嘻嘻一笑,無比興奮的道:“聽說他跟你一樣,也是五門同修的呢!是當初最耀眼的天之驕子,每次都是來無影去無蹤,甚至都沒有人知道他長什麼樣子呢!他跟掌門師傅關系很好,後來聽說隱居了世間最神秘的神之地鳳凰台,成了真正的神……有人說,他不僅法力高強,而且長得非常美,美得日月星辰都失了色……我們運氣真好,可以為他打掃屋子,想到這我晚上都睡不著了……”

雀雅一說起來完全就停不下來,完全就是一副膜拜的狀態。

明霧顏一開始完全不知道雀雅說的是誰,到了後面,她總算是反應了過來,雀雅嘴裡像個天神一般的人物是在說雪易寒呢!

Advertising

她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師姐這完全是將雪易寒神話了啊!

雖然那老男人確實長得很好看,可是並沒有覺得美得日月星辰都失了色,反之,她覺得,有雪易寒在的地方,那日月星辰反而更好看了……

咳咳,她在想什麼呢!

拍拍自己的臉,她推了下雀雅因興奮而泛紅的臉,“師姐,回去睡吧,睡好了,明天才能打起精神來打掃衛生啊!”

“對對,我得回去睡了。小師妹,你也早點睡。”雀雅總算回過神來,摸摸自己熱熱的臉,然後跟明霧顏揮揮手,回去睡覺了。

明霧顏也回了空間泡澡,雖然天已經晚了,但她還是忍不住拿出仙書神泥問了一句。

“你明天就來了嗎?”

雪易寒此時並沒有睡,看到她發的,立即就回了過去。“嗯,明天晚上去看你。”

收到回信的明霧顏愣了一會兒,“你還沒睡啊?”

雪易寒躺在床上,悠哉的翻了個身,他其實是知道這丫頭沒睡,想和他聊幾句再睡,或者……

“還沒。你不回空間睡?”他滿是期待的問道。

只要混沌寶寶回他們的姻緣空間,他就可以看著她睡了。

“我在洗澡。鳳凰台是什麼地方啊?為什麼我的師姐那麼崇拜你?”明霧顏好奇的問道。

在蠻荒皓月時,她了解了五國大陸的許多事,卻獨獨有關雪易寒的很少,即使是紅魔他們,也有意無意的忽略了許多細節。

“那只是通往神之境路上的一個山谷名,沒什麼意義。混沌寶寶,你洗好了嗎?”

雪易寒已經有好幾天沒見到這丫頭了,想抱抱她的感覺是那麼的強烈。

“還沒有,我要泡泡澡,你睡吧,晚安!”明霧顏趴在蓄靈池裡,打了個呵欠便閉目養神了。

雪易寒沒辦法,見仙書神泥沒了回應,他只好睡覺了,明天再跟那丫頭好好算帳。

明霧顏則不知不覺的又在池子裡睡著了,好在這些池子裡的水很神奇,她睡覺時,這水就像一張水床一樣,人哪怕不小心睡躺下了,也不會溺水。

美美的在水裡泡了一晚上,第二天吃過早飯,明霧顏跟著雀雅去了藥風谷。

令人意外的是,她們到是看到了自己的掌門師傅風極優和一個極美的女人坐在閣樓外的涼亭內,一見她們進來,兩人都朝這邊看了過來。

“你們兩個只需要清掃外面,閣樓內不需要你們打掃,蒙歌會負責。這裡的三餐由一號院提供,顏丫頭,你在一號院的食堂工作,就由你們倆將三餐帶來這裡,只需放到這個涼庭就行,不可靠近內閣,知道嗎?”風極優特意叮囑了一句。

“是!”明霧顏和雀雅異口同聲的應道。

玉夢煙也笑著叮囑了一聲,“送完東西就趕緊離開,你們師叔可是最討厭有異性靠近的。”

明霧顏微微一愣,這玉夢煙的聲音如她的名字一樣,如夢似幻的,很好聽,可是為什麼她聽著有些怪呢?

“好的。”雀雅拉了下明霧顏,極快的應了一聲。

很快,玉夢煙隨著風極優婀娜的走了。

不知道為什麼,明霧顏老覺得玉夢煙走後,空氣裡留有了一絲說不出的臭味,那種臭,又夾雜著莫名的香……

忽然,她的腦海莫名的聯想到了一些事,不過,很快她便搖了搖頭。

許是自己感覺錯誤了!

“小師妹,這藥風谷很大呢,要打掃好久了,好在我有准備。”雀雅笑嘻嘻的取出一個風系靈器制作的掃把,“看我的。”

說著手一揮,掃把落地,鐺的一聲,那風系掃把就開始自動掃地了,就像機器人在工作一樣。

明霧顏也樂了,她真想批發一些這種掃把回現代賣,那一定比什麼掃地機賣的火爆。

“師姐,那我做什麼呢?”

掃地不需要她了,明霧顏發現自己不知道做什麼好了。

藥風谷的閣樓外圍其實就是些落葉什麼的,又不是地磚,連地也不用拖,也不用擦桌椅,她感覺這打掃任務也太簡單了。

雀雅笑道:“你還怕沒事做啊!一會掃好後你將落葉全部燒掉,然後你還得將這裡裡外外用水澆洗三遍,已經十一月了,天開始冷了,我們還得用火之靈將閣樓內的供暖弄好,你以為掌門為什麼叫你和我來啊?”

明霧顏這才恍然,“原來還有這麼多事啊!”

她還以為只需要掃個地啊!

看來掌門師傅對雪易寒還真是重視啊,住的地方要用水之靈洗三遍,太講究了。

“可不是。其實若不是你我都是一號院的,而且是火系御行師,你還具有水系靈力,又去了一號院食堂幫忙,來這藥風谷的人就不是我們了。”

“師姐,你有沒有聞到那玉夢煙身上有點臭?”

明霧顏問得極小聲,生怕被人聽見了。

雀雅一愣,仔細的回想了一下,“剛才好像是有聞到一點點異樣的味道,但我不肯定是從她身上傳出來的。”

她覺得更多的是像是這藥風谷的舊閣樓許久沒打掃,產生的霉味。

“嗯。許是我感覺錯了。我們打掃吧!”明霧顏搖搖頭,希望是自己多想了。

兩人足足花了一個時辰才將四處的落葉打掃干淨,因為藥風谷四周有一小片藥園,明霧顏和雀雅就將落葉堆在那邊的角落燒成了灰,然後開始大面積的清洗整個藥風谷。

蒙歌還給她們送來了特制的消毒粉和清潔藥粉,忙忙碌碌了好一陣子。

臨近中午,她們可算是打掃好了,下午就等著將這邊的供暖弄好,今天的工作就結束了。

只是,令她們沒有想到的是,她們就是回一號院吃了個飯,原本已經干淨整潔的藥風骨就又飄滿了落葉,更可惡的是,不知道哪裡出了問題,地上滿是雞鴨的糞便,四處彌漫著一股騷臭味。

“哪個不要臉的背後陰我們,等我找出來,非將這些東西喂進他嘴裡。”雀雅氣得不輕,扯開嗓門就罵了。

明霧顏冷著一張小臉,一聲不吭的清掃著髒物,思緒卻是在飛快的運轉著。

雞鴨這種東西御天學院根本都沒有人飼養,食堂裡的若需要,也都是早早寫下單子,讓負責采購的人去天山城買,而且,多半是專人已經清理好的,不可能會有雞鴨糞便出現在御天學院的可能。

如此說來,這給他們搗亂的人,一定是在知道她和雀雅今天要清掃藥風谷,特意准備的。

這些人,真的好用心啊!

“小師妹,這些人用心真的很險惡,他們一定是希望我們在傍晚之前完不成任務,最好能撞上師叔來,這樣我們就倒大霉了。若是我們離開,不弄干淨,一樣要被責罰。”

雀雅覺得,這事就是千嬌那賤女人做的,因為她和小師妹來藥風谷的事,最開始只有一號院的人知道,而一號院與她們最不對盤的人就是千嬌。

“師姐,沒關系的。要想知道是誰做的,其實很簡單,一會兒師叔來時我留在這裡,你在外面看著,誰第一個跑過來,看我們笑話的,就一定是他做的。”明霧顏並不擔心師叔來了治她的罪,反正,那個師叔跟自己可是相當熟悉的,而且,他並不像大家眼中的那樣可怕。

雀雅一聽卻是搖了搖頭,“那不行,師叔最討厭女人,但凡一丈內有女人出現,一定會倒大霉。算了,不說我也知道是誰。我們趕緊的,爭取在師叔來之前打掃干淨。”

“嗯。”明霧顏點頭,打算走一步看一遍。

因為之前清掃過一遍,已經用盡了她的耐心,這會兒她真想放把火將這山谷燒一遍,到時候寸草不生,自然就干淨了。

咳咳……她想什麼呢,這方法不可取!

想了想,最後她還是現場重新制作了一個水靈球,還很有心的滴了幾滴紅靈液,等水靈球在風系靈力的作用下,開始清洗這片山谷時,空氣中漸漸的彌漫了一股紅靈液特有的靈香,好聞極了。

雀雅見小師妹開始了清洗,自己則快速的又進行了一片大清掃,兩人忙忙碌碌又是半個時辰,一整片山谷才又重新整理好。

看看時間,已經是申時了,雀雅趕忙道:“小師妹,我在這兒守著,你回去洗個澡,然後去食堂拿食盒過來,動作快點。”

雀雅擔心她們人一走,就又有人過來搗亂。

明霧顏點了點頭,回一號院去了。

……

-本章完結-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