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他在意的只是,混沌寶寶有沒有事

?南焰陽搖搖頭,他也不知道這個事,曾經他聽人說過,當初原本是齊師叔當選仙診門掌門的,但是上一屆的仙診掌門師祖說齊師叔只有仙診之力,不具備雙修之力,將他推上這個位置容易招之禍端,加上他沒有能力自保,所以便讓仙診、御藥、御靈三系同修的風掌門兼任了仙診掌門之位。!

愛玩愛看就來網。。

前方的掌門門陷入了討論之中,過了一會兒,風極優點了明霧顏的名。“顏丫頭,你過來!”

明霧顏有些慌,不敢動,南焰陽輕推了她一下,低聲道:“別害怕。”

明霧顏愣愣的往前走,四周的人立即朝她看了過來,然後自動讓出了一條道。

明霧顏走上前,就見掌門們的跟前躺了一位頭發有些發白的師伯,他眼睛閉著,看起來睡得很安詳。

風極優看著她,對她點了點頭,“顏丫頭,你看看這位齊師伯,可是真的不在人世了。”

因為齊師弟睡得太安詳,雖然已經很多人都確認他死了,但是他還是想多此一舉的問一下這位小徒弟,確認一下。

因為自己的師傅尚在世時曾經說過,齊師弟的能平安的活到五百歲,如今齊師弟也才四百三十歲啊!

明霧顏有些害怕,但還是靠近了些,當她顫抖的將手放在那位師伯手上時,她的腦海裡立即出現了一行字……

她驚訝的瞪圓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位齊師伯,嘴唇微張,卻是半天說不出話來。

“丫頭,怎麼了?”看著明霧顏一臉的震驚,御行門的掌門上前問道。

明霧顏看著這位粉頭發的可愛老頭,忽然松了一口氣,然後她又看向自己的掌門師傅,有些艱難的道:“入棺則生!”

“什麼?”風極優以為自己聽錯了。

明霧顏害怕的道:“掌門,我不知道,我剛碰到齊師伯的手,腦海裡就出現了這幾個字。我不懂是什麼意思。”

大殿上的人因為明霧顏這句話可是炸開了鍋,而風極優也是頭疼的很。

Advertising

就在大家以為風掌門會懲罰明霧顏胡說八道的時候,御行門掌門上前拍了拍明霧顏的手,“丫頭,我想我知道是怎麼回事了。風師弟,師傅臨終前有讓我保管一具護靈棺,說是有朝一日給你用,我想我一直以來是理解錯了,師傅的意思是讓我將護靈棺交給你,讓你救齊師弟。”

風極優又是一陣驚訝,他知道,他們的師傅在臨終前,給他們幾個都是測過無壽的,並且將各自的結果告訴了不一樣的人,原來師傅已經算到了齊師弟這一次的劫難了。

想到這,他心情復雜的對御行掌門道:“行師兄,那我們現在去將護靈棺取來。”

“行。”御行掌門點頭,然後對蒙歌和明霧顏道,“你們兩個在這兒守著,所有人不得離開,一切按仙診門的規矩辦。”

明霧顏可不懂什麼仙診門的規矩,所以只是看著蒙歌。

蒙歌安慰的摸摸她的頭,對著掌門們點頭,“弟子知道了。”

幾位掌門走後,大殿的人立即議論開來,大多都是在談明霧顏和那護靈棺的。

“原來這就是生死仙診啊,好厲害,大師兄沒能解決的問題,小師妹她碰碰手就知道了。”

“是啊,我也想讓小師妹碰碰我的手……”

“你傻啊,你是想生還是想死啊……”

“哎喲,我忘了……”

“哈哈哈哈……”

明霧顏一點也聽不進去,她擔心的看著蒙歌,“大師兄,到底是什麼人害了齊師伯啊,能掏空人的五髒卻不留外傷,這種功夫好邪門啊!”

其他人是一直注意著明霧顏的,一聽她這麼說,大家也立即反應了過來,覺得齊師伯能用到生死診,應該是真的危在旦夕的。

可是,御天學院裡面,又有什麼人敢對仙診門的人動手呢?

Advertising

蒙歌的神情也非常凝重,他搖了搖頭,“不知道,今天的事幸好有小師妹,否則,齊師伯一定是個死了。不過,若是這個凶手還在御天學院內,小師妹你今天救了齊師伯,會變得非常的危險,日後有什麼事都要小心,發現任何可疑的事都要過來告訴我。”

聽到這兒,大殿的所有人都不議論了,也緊張了起來,覺得大師兄說的有道理。

“小師妹,一號院我進不去,除了那裡,以後你去哪兒,我都陪著你,給你當保鏢。”南焰陽認真的說道。

劉扯也道:“算我一個,小師妹,有什麼事都可以來找我。”

蒙歌則認真的看著所有人,“我們仙診門是一個集體,是一個大家,我們所有人都應該遵守仙診門的門規,保護自身的同時,也絕不讓任何人傷害我們的同門。小師妹我們所有人都有義務來保護。”

“是!”大殿內所有人都齊聲應道,就連守在這兒的那些仙診門的師叔和師伯們也點頭應聲。

明霧顏感動的看著大家道謝,“謝謝大家,我也會遵守仙診門的門規的,守護自己,也守護大家!”

仙診門的弟子一共就五十八個人,加上留在御天學院的仙診門師伯有十一人,因為人少,他們比其他仙門的人更團結。

約麼過了半個時辰,掌門們將護靈棺取了過來,打開靈棺,他們將齊師伯放進了護靈棺,才正准備產上蓋子,就見天空中飛來了一道靈光,緊接著,被靈光包裹著的一顆跳動的心髒躍入了齊師伯的身體,緊接著,齊師伯的五髒都飛了回來……

這一幕真的是又震撼,又嚇人,明霧顏全程眼睛都不會眨了。

好在半個時辰後,齊師伯真的醒了,讓所有人都放下了心來。

齊師伯流著眼睛道:“沒想到,最後還是師傅救了我一命,若非師傅給我的五髒下了封印,我怕是已經去見師傅他老人家了。”

其他掌門也都是面面相覷,又驚又喜。

“齊師弟,跟我們說說,你這是怎麼回事?什麼人敢在御天學院傷你?”御行掌門說到後面已經是非常的生氣了。

齊師伯嘆了口氣,搖了搖頭,“那當時正在睡夢中,只聞到了一股奇怪的臭香味,緊接著我什麼都不知道了。”

Advertising

“奇怪的臭香味?到底是臭還是香?”御行掌門給問著了。

風極優沉著臉道:“估計是又臭又香,那賊人故意為之的,先讓師弟下去休息。”

緊接著,他又對仙診門的眾弟子道,“今天的事誰也不能說出去,一切按仙診門的規矩辦。仙診門的掌門之位明日辰時在南焰陽和蒙歌身上決出,票數多的當選,你們回去好好考慮一下吧!”

此言一出,所有人再次議論開來,紛紛討論著該投誰的票比較好。

就在這時,一個師伯對著明霧顏招了招手,“小丫頭,你跟我出來一下。”

明霧顏猶豫了一下,沒有跟去,她記著大嬸對她說過,別跟任何人單獨走,所以她想也沒想的拉住了站在自己邊上的南焰陽。“師兄,如果我不投你的票,你會不會生氣?”

南焰陽在她腦門上敲了一下,生氣的道:“笨丫頭,你投蒙歌干什麼,你沒聽掌門說的是,掌門之位在南焰陽和蒙歌身上決出,南焰陽在前吶,你不懂啊!就是叫你們投我啊!”

“啊?”明霧顏不解的看向站在旁邊淺淺笑著的蒙歌,這是不是真的啊!

“小師妹,我幫你決定了,你投我准沒錯了。蒙歌最適合的是御藥。這會兒是開飯時間了,快回去吃飯吧!”南焰陽徑自幫明霧顏做了決定。

過了幾秒,他又不放心的道:“算了,我送你回一號院吧!”

蒙歌看著明霧顏點了點頭,“去吧!”

明霧顏這才跟著南焰陽走了,而那被明霧顏忽視的師伯卻是握緊了拳頭,氣得不輕。

回到一號院時其他師姐已經吃過早飯了,但是大家並沒有立即離開,而是聚在一起聊天,一見明霧顏回來,那些人便看了過來。

“小師妹,聽說仙診門要選掌門了,是真的嗎?”雀雅坐了過來,問出了大家都想知道的問題。

明霧顏點點頭,“嗯,明天辰時做決定,所有仙診門的人投票選,票數多的人當掌門。”

Advertising

這也不是什麼秘密,所以明霧顏告訴了她們。

白芍本來還在生明霧顏的氣的,可是見這個小師妹說了一句又不說,專心吃飯了,她不由的郁悶了。

四周的人在議論,但明霧顏卻沒有答腔,最後白芍沒忍住,多問了一句。“候選人有誰?”

明霧顏想了想,還是回答了白芍。“大師兄和南師兄。”

白芍沉默了一會兒,沒再說話,過了一會兒就走了。

明霧顏也沒有多想,靜靜的吃飯了。

吃完飯,雀雅將自己昨天下山買的東西給了她。“小師妹,掌門師傅喜琴,而且喜歡收藏琴,我們本來能拍到瑤歌琴的,可是給東方淼那個賤男人給搶了,後來只拍了這把玲瓏琴,給你吧!”

看著這把小巧可愛的琴,明霧顏到是覺得挺喜歡的,所以笑道:“這琴很漂亮,我都舍不得送人了。”

雀雅笑道:“就是給你的,這玲瓏琴適合女子彈,至於掌門師傅的禮物,我買了一大盒紅顏仙草,還買了一大塊極品寒玉石,等我找人煉制成三個寶盒,將紅顏仙草裝成三分,我們和龍甜三人送一樣的禮物,怎麼樣?”

明霧顏笑著點頭,“好。”

和師姐她們送一樣的東西也好,省了麻煩了。

紅顏草是煉制紅靈駐顏液的基本原料,很是珍貴,也難尋,綠澤教她制作過一次,說是女子都愛美,叫她學著點。

他不知道,其實自己有正宗的紅靈液藥池,比起如此繁復制作的仿制紅靈液要高級了數百倍。

“那我現在去找人制作寒玉寶盒了。”

明霧顏卻是拉住了雀雅,笑道:“師姐,不用去找人了,給我做吧,我一定做得漂漂亮亮的。”

雀雅一愣,忽而笑了起來,“是哦,我都忘了,小師妹也會靈器制作呢。找別人還要花錢,這會兒我可是省大錢了。”

明霧顏也是忍不住笑了起來,將雀雅拿出來的紅顏草和一大塊寒玉石暫時放回了空間。

“上午我沒課,我去藥田轉轉,小師妹,昨天我看到風庭月和明若妍了,她們昨天在一品居各自拍了兩只靈獸蛋,你要小心一點。”雀雅叮囑了一句。

這幾天風庭月那個賤女人之所以沒找上小師妹,是因為她惟一的靈獸六階仙鶴死了,而小師妹手上卻有兩只靈獸,她不敢輕舉妄動。

明霧顏這才記起那兩個女人,她臉色冰冷的道:“原來她們的傷好了啊!”

看來御天學院就是好,靈藥多,那麼重的傷,那兩個女人這麼快都好了。”

“好了,那明若妍還裝了假指,看著跟平常人無異了。”

“我會小心的,師姐,你也小心一點,對了,我把餃子讓你帶去,幫著我們守著點藥田,免得遭了人的毒害。”說著,明霧顏喚出了餃子,摸了下它紛嫩光滑的毛發,“你不是愛吃人參嗎,保護好那片藥田,我可是讓師姐種了不少人參的。”

“是,主人。我一定會保護好那片藥田的。”餃子可高興了,因為它可以出來玩,還可以幫主人做事了。

雀雅覺得小師妹的安排是對的,所以帶著餃子走了。

因為早上的事,明霧顏上午也沒有課,所以她便回了房,准備煉制寶玉寶盒。

准備好後,她還是忍不住取出了仙書神泥,跟雪易寒說了句話。

“仙診門的劉師伯今天清晨被人掏空了五髒,你說那凶手還在御天學院嗎?”

雪易寒在看到這信息後,立即皺起了眉,當即叫來了紅魔。

“御天學院那邊是怎麼回事?”

紅魔也皺了下眉,“我正要跟你稟報這件事呢,仙診門的劉同昨夜子時被人挖去了五髒六腑,寅時才被人發現,是顏丫頭的生死診救了劉同一命……御天學院隱瞞了這件事是不想打草驚蛇。”

雪易寒沉默了一會兒,先是給混沌寶寶回了一條信息。“晚上回空間住,此事不要管。”

敢在御天學院動手的人,不說是膽子大,還是不要命的人,他誰都不在意,就只是不能讓混沌寶寶有事。

“蠻寒,你說那凶手會不會就是御天學院內部的人?”

外人哪有膽子敢上御天學院作亂。

雪易寒點頭,“有這個可能。叫寂臣多留點心。”

“好,我這就去吩咐。”紅魔立即下去了。

這天晚上,明霧顏聽話的回了姻緣空間睡覺,她不知道,她一睡著,自己的身邊就多了一個一臉清冷的絕色男人。

他盯著她看了好久,唇上的笑容也由清淡變得溫柔,“今天這麼聽話,是不是該獎勵呢!”

說完,他俯身在她的額上親了一下,然後在床上躺了下來。

看著混沌寶寶這小不點的樣子,他的心中滿是期待,多希望她能快點長大啊!

睡夢中的明霧顏也仿佛感覺到了身邊令自己安心的氣息,身子朝那邊靠了靠,然後翻個身就抱住呼呼大睡了。

看著翹到自己腰上的腿,雪易寒有種想笑的衝動,這丫頭的睡相還真是可愛,這腿細細的,白白嫩嫩的,若不是這張臉年紀太小,他真想抓起來咬一口。

算了,守著這丫頭,看著她長大也挺有趣的,誰讓他越來越喜歡她了呢!

第二天清晨,明霧顏又是被管理大嬸的拍門聲叫醒的,等她從空間裡出來,看到的就是大嬸一張不安的臉。

明霧顏打開門的時候,整個一號院已經有不少人打開了門,愣愣的看著管理大嬸。

“明丫頭,風掌門讓你即刻去仙診門。”

明霧顏在大嬸的眼中看到了昨天清晨一樣的的目光,她一愣,立即朝仙診門跑了過去。

只見那兒已經又圍滿了人,掌門們也在,她一到,就被守在門外的蒙歌叫了過去。

“小師妹,是和昨天齊師伯一樣的情況,你快來看看,這次是武師弟。”

明霧顏走了過去,見到睡得安詳的一個男子,正是昨天站在她附近的一個師兄,她心中有些難受,伸出手去輕輕碰了一下武師兄的手,然後立即縮回了手。

“丫頭,怎麼了?”一直注視著明霧顏的御行掌門溫和的問道。

明霧顏有些緊張的道:“死……死人一個。我聽到這四個字。”

大殿瞬間死一般安靜,與昨天的氣氛不同,這次,所有人都明白了,有人在針對仙診門的人,若不查明真相,也許還會有人死……

-本章完結-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