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蠻王大怒,居然有人敢傷混沌寶寶

“嗯。

”明霧顏應了一聲,見大師兄在給一個不認識的重症師兄在治病,她也沒繼續打擾,直接轉頭走向了靠在樹邊的劉扯,“劉師兄,我來幫你治傷,你信我嗎?”

劉扯聽到明霧顏軟軟的聲音,勉強睜開眼睛,看了她一點,點了點頭。

他知道,自己的左手應該是沒用了,不過,比起蒙歌在醫治的杜燦來說,他的傷還算是輕的了。

明霧顏沒有想那麼多,直接取出匕首,劃掉了劉扯的一截破爛的衣袖,然後從空間裡取出一瓶黃色的天墨蜜露替他的傷口清洗了一下,然後又將那塊被撕扯開的肌肉重新歸位,再取出自己的冰針,穿上自己從未用過的靈肉線,飛快的將那塊肌肉生生縫合在一起,再灑上一些黑色的天墨靈露,然後找出一卷自己定制的白色軟紗布將劉師兄的手臂包了起來。

想了想,她又隨意的在地上找了一塊被外力劈開的木頭,用匕首削開,再用靈火燒掉毛刺,最後固定在了劉扯的手臂上,再系上一根帶子,掛在了他的脖子上。

從頭到尾,也不過一刻鐘的時間,一場在別人看來不容易完成的手術就被明霧顏搞定了。

劉扯睜開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被處理得非常完美的手,他動了動,發現之前沒有知覺的手,居然有了感覺,而且,全身的疼痛也在漸漸的減輕,他激動極了。

“小師妹,你居然會縫合之術,好厲害!”

“沒有啦,劉師兄,手不要亂動,這樣綁著手比較省力,過個一兩天應該就會好了。”

“好。”劉扯笑了笑,原本他以為自己的手,就算是服用靈藥,也會落下殘疾了,沒想到小師妹一出手,他就看到希望了,所以,現在自然是小師妹說什麼,他就聽什麼了。

蒙歌也注意到了這邊,於是轉頭對明霧顏說道:“小師妹,林燦的胸腔被撕裂,進了不少雜質,我剛清理好,你縫合技術不錯,過來幫我替他縫合一下好嗎?”

“嗯。”明霧顏立即走了過去,動作迅速而熟練的穿上靈肉線,將自己剩下的半瓶天墨靈露倒在了一張潔淨的帕子上,替林燦在胸口上擦試了一遍,這才快速的開始縫合。

因為林燦是昏迷的,他並不知道替自己縫合的是誰,蒙歌就見一只小巧的手在林燦的胸腔上飛針走線,那種定力和均勻的走線,並非是普通新生能掌握的,再之,她手上的寒冰針與靈肉線,都是上等的醫者之物,即使是他,也是沒有的。

這些東西都不普通,哪怕是他有,他也不可能輕易給人使用,小師妹真的是好大方。

縫合之術是一種比較難掌握的,因為縫合易出血,容易造成二次傷害,可是小師妹方才施以冰針,針線所到之處,卻沒有一點血滲出來,這才是奇妙之處。

Advertising

通常御藥門的人遇到這類患者,多數是以靈藥敷之,使其傷口愈合,但是,縫合後再敷以靈藥,效果卻是更好,小師妹真的是個很好的助手。

所以,接下來蒙歌再看其他傷者,都會帶上明霧顏,蒙歌診病,醫治,明霧顏負責打下手和縫合傷口,兩人配合的非常默契;。

另一邊,白芍也在醫治患者,一開始她還非常專心,後來看到蒙歌走到哪裡都會帶上明霧顏時,她的心裡不平衡了。

在之前的數年裡,她一直希望蒙歌身邊的人會是自己,哪怕只是個助手,她也一直努力著,希望有一天能站到他的身邊,讓他看到自己。可是,她努力了這麼久,蒙歌身邊出現的第一個女人,居然是那個剛到御天學院沒多久,卻已經惹了不少事的麻煩精明霧顏。

她到底哪裡好了,值得蒙師兄如此對待!

“師姐,你弄的我好痛!”被白芍醫治的人痛呼了一聲,喚醒了白芍的神智。

白芍慌忙靜下心來,盡可能認真的做著自己的事。

明霧顏這時已經連續為近二十個人縫合過了,有的人的傷口太大,這會兒自己的靈肉線已經用完了,她無奈的道:“大師兄,沒有線了。”

蒙歌遞給了她一小捆褐色的線,“用這個吧,沒有靈肉線好用,將就一下。”

“嗯。”明霧顏點頭,她沒這麼多講究,線能用就行。

忙忙碌碌了三個時辰,明霧顏終於感覺到了腰酸背疼,她已經好久沒有這樣忙過了。

不過,令她驚訝的是,她發現忙碌過後,自己手上粗糙的玉鐲子玉質變光滑了一些,明明是個質量差到不能再差的缺口玉鐲,現在這會兒居然能看到玉的水光在流轉,看著像塊中等的好玉了。

這是為什麼呢?

她伸手輕輕的轉動著手上的玉鐲,然後目光朝玉鐲空間看了一下,發現裡面其實沒有什麼變化。

仔細的回想了一下,這玉鐲已經是第二次玉質變化了,第一次是幫容蜜修補過缺唇後,第二次是現在。

Advertising

她細心的比較了一下,她覺得有可能是自己醫治了他人,玉質就改變了。

為了確認自己的猜測,她打算過一會兒再找個病人來醫治一下。

“小師妹,你去休息一下,晚上就要留在這邊了,明天早上我們大家整頓一下,能繼續歷練的就繼續,不能繼續的人會通知學院帶回去。”蒙歌心疼的摸了摸小師妹的頭。

今天真是辛苦她了,幫了自己不少忙。

“嗯。大師兄,我就在那邊,你有事叫我。”明霧顏指了下前方龍甜坐著的大石邊。

蒙歌點了點頭,“好,你好好休息。”

明霧顏剛坐到龍甜旁邊休息,就見一個人走了過來,“明霧顏,五皇子東方淼的傷口又裂開了,你去幫忙縫合一下傷口。”

明霧顏愣了一下,不解的看著這位陌生的師兄,動也沒動一下。

龍甜認得這人,所以小聲對明霧顏說道:“這是御藥門的三師兄,李子齊。”

明霧顏眨了眨眼,沒有理那所謂的三師兄。

醫治東方淼?她又不是腦袋進水了。

那東方淼可是害得容蜜退學的罪魁禍首,她怎麼可能幫他,要說,她還恨不得捅他兩刀呢。

龍甜見明霧顏不理李子齊,便笑道:“霧顏師妹累了,三師兄也體諒一下,再說,那東方淼是白師姐的病人,你去找她吧,免得說我們越俎代庖;。”

李子齊有些惱怒,但還是努力耐著性子道:“就是白師妹讓我來找明霧顏的,說是你的縫合技術好,再敷以靈藥,明天就會好了。”

明霧顏冷淡的道:“抱歉,我忙了一下午,這會兒手抖得厲害,人家是五皇子,身份金貴,要是不小心被我縫得大出血,給醫死了,我負不起這個責任,你們另請高明吧!御藥門這麼多師兄師姐,我就不信不如我這個新生。”

Advertising

她的意思是,你們這些人就不要給我找不痛快了,不然就算她出手,這個東方淼也只有吃苦頭的份。

李子齊氣得不輕,這個明霧顏也真是太不識時務了,可是聽了她的話,他也沒再強求,一則怕她說的是真的,真的醫死了東方淼,那就得不償失了。二則,要是非要這明霧顏出手,不就等於承認,其他人的醫術不如這新來的小丫頭嗎。

想到這兒,他轉身走了,但是臉色非常差,非常非常的生氣。

人一走,龍甜立即對著明霧顏眨了眨眼,“痛快,就算能治,也不治那混蛋。”

龍甜也是很記仇的,所以,容蜜的仇,她也記著呢!

這時雀澤走了過來,小聲的道:“這李子齊是東陽國御藥房李大人的嫡子,同屬五皇子東方淼一派,是個記仇的小人,小師妹,你今天拒絕了他,以後要小心一點。”

“我知道了,我會小心的。”明霧顏點了點頭。

看來她的敵人無形中又多了一個了,不過,她不怕。

她取出自己的傘亭,安置好,然後鋪上被褥,跟雀澤和龍甜說了一聲,讓餛飩守在旁邊,不一會兒她就睡著了。

她今天是真的有些累了,現在只想好好睡一覺!

另一邊,東方淼在知道明霧顏不肯來幫自己縫合傷口時,也是氣得不輕。

在他看來,他讓那丫頭來,是給了她天大的面子,沒想到那丫頭根本不領情,還給他擺譜。

好,真是太好了!一個快要死的人,果然是很倔強!

“東方哥哥,這個明霧顏擺明了是看不起你,自以為會點簡單的縫合術就了不起了……”明若妍一邊輕觸著自己已經不完美的手指,一邊咬牙道。

一場歷練,她失去了兩根手指,而那該死的賤丫頭卻活得那麼好,毫發無傷不說,這會兒還給人治起病來了。

她想想就不舒服,心裡想喝了火藥水一樣難受。

東方淼臉色無比陰沉的道:“今天人多,不方便動手,明天會再次前行,到時候有她的苦頭吃。”

“可是,可是大師兄他們好像一直幫著那明霧顏的。”明若妍又說了一句,這一點是讓她更為郁悶的地方。

大師兄從來沒有正眼看過她一眼,當初他將她從容生堂接上了御天學院,可是一句不是師叔要找的人,就又將她送回了容生堂,讓她成了一個笑話,因此,她對那蒙歌也是暗恨不已的。

東方淼冷笑了一聲,“妍兒,你別擔心。那蒙歌對明霧顏不上心還好,反之,他對明霧顏越好,那明霧顏死得越快。”

“為什麼啊?”明若妍有些不明白。

東方淼看了眼四周,低聲道:“白芍素來心儀於那蒙歌,還有不少其他師姐或師妹都對御藥門的大師兄芳心暗許,若是大家知道明霧顏勾·引大師兄,這……不用我說了吧;!”

明若妍也聽懂了,這樣一來,那明霧顏一定是人人喊打的狐狸精了。

想了想,她當天晚上就把這消息散播給了風庭月,因為她們談論的很大聲,四周有不少沒睡著的師兄師姐都聽到了,包括白芍和千嬌。

八卦消息的傳播速度總是比普通消息傳播的快的,到了第二天清晨,幾乎大部分人都聽說了明霧顏喜歡賴在御藥門大師兄蒙歌身邊,實則是想勾·引他,想讓他照拂她。

有一部分人是相信的,也有一部分昨天被明霧顏醫治過的人是不相信這些謠言的。

蒙歌聽到這樣的消息,雖然愣了一會兒,不過卻沒有解釋什麼,對明霧顏的態度依舊,甚至還貼心的為她准備了早餐。

明霧顏也聽雀雅說起了這謠言,她也只是一笑置之,見了蒙歌還是甜甜的叫大師兄,一點也不在意外人怎麼看。

兩個當事人如此淡定,到是劉扯非常的生氣,他對明霧顏說道:“小師妹,你別聽那些造謠的混蛋胡說八道,等我知道是誰散播了這種謠言,我就要打死他。”

大師兄對小師妹如何,他心裡一清二楚,他和大師兄是一樣的,就是喜歡這個小師妹而已,像喜歡自己的妹妹一樣喜歡。

而且小師妹才十一歲,怎麼經得起這種流言,那些惡意中傷的人,分明就是想毀了小師妹的名譽和前途,太可惡了。

“就是,真不知道是哪些缺德鬼,一定不會有好下場的。”雀雅也氣憤的道。

“沒關系。我知道,昨天下午我一直跟著大師兄,礙了不少人的眼。他們只是見不得大師兄對我好而已。這些人到現在還有力氣八卦,說明傷得不重,重傷和斷指都不能堵了他們的嘴。”

明霧顏一句話就點明了,她其實知道這謠言是誰散播出去的。

昨天晚上,她雖然睡了,但是餛飩沒有睡啊,餛飩的聽力非比尋常,所以,對於昨晚發生的事,她一清二楚。

其他人不笨,自然也聽懂了,傳播謠言的就是東方淼他們那一群人。

“好了,不要理會這些鎖事,我們該啟程了,我們這隊單獨行動。”紫蘇適時走了過來。

他向來不喜歡與他隊結盟,此刻,出了有人中傷顏丫頭的事,他更是堅定了帶隊獨自行動的決心。

“嗯。”明霧顏點頭,然後對蒙歌和劉扯他們告別,跟著紫蘇走了。

路上,紫蘇給每人發了一粒丹藥,認真的道:“前方的魔獸結成了一道魔氣屏障,一但感知到人氣,那些魔獸就會發起攻擊,你們服下這粒隱去氣息的藥,加速通過,一定要在一柱香的時間通過,知道嗎?”

“龍甜,我帶你御劍飛過去。”肖騎對龍甜說道。

步行太慢,御劍應該能快遞的通過,而龍甜不會御劍,也沒有可以飛行的靈獸。

“那我帶小雅。小師妹,你一個人可以嗎?”雀澤看向明霧顏,他知道小師妹有三裡神劍,可是沒見她御劍過,他也不敢肯定她到底會不會用。

明霧顏點點頭,“我可以。”

雖然她只在禁室學過一次御劍,還飛得亂七八糟的,但是她想,那是禁室太小,發揮不好的原因吧。這次在這麼開闊的地方御劍,她應該可以的吧!

“行,就這樣辦了;。現在大家服下藥,跟著一起朝前衝。”紫蘇率先服下了藥,取出了自己的一個奇怪的飛劍法器。

明霧顏也拿出了自己的三裡神劍,在紫蘇老師和肖騎師兄載著龍甜起飛後,她也踏上了自己的三裡神劍。

御力一出,明霧顏的身子就和劍一起快速的飛了起來,衝向進方……

身後的雀澤和雀雅見到小師妹這光束一樣的速度,實則是嚇到了,待他們起飛後,卻見明霧顏的路飛岔了,並非是紫蘇老師走的那條路了,兩人大驚。

正在御劍的明霧顏也正在郁悶中,因為她還不能做到想快就快,想慢就慢,她一個閃神,就飛偏了,再眨眼,前方就已經看不到紫蘇和肖騎他們了。

就在明霧顏想回頭看看雀澤師兄時,她的前方出現了兩個熟悉的身影,那是坐在一只仙鶴上的明若妍和風庭月。兩人顯然也是看到了飛得不熟練的明霧顏,風庭月俯身對仙鶴說了什麼,那只仙鶴忽然快速的扇動著翅膀,一股股的颶風朝明霧顏吹了過去,那風無比的凜冽,竟然生生的將明霧顏給煽飛了……

明霧顏的身子在空中翻飛下墜,眼看著就要摔在地下的一堆亂石上……

明霧顏什麼也不管,她怒了,那兩個臭女人居然敢陰她,她想也沒想,直接朝空中扔了數個自己制作的火靈球,火靈球在一股的風力的作用下,居然在空中爆炸,一股熊熊的火焰瞬間燃燒了半邊天,那在前方努力飛行著的仙鶴頓時著了火,連帶著坐在它身上的兩個女人也濃煙滾滾的摔了下來……

明霧顏笑了……

要死,她也要拉兩個墊背的。

隨後繞過來的雀澤和雀雅大叫,“小師妹……”

可是,他們還是來得晚了些,明霧顏摔在了地上……

不,是摔在了餛飩的背上,只是,這力道,仍然是讓明霧顏痛得慘叫了一聲。

明霧顏覺得自己的心肺都要被摔出來了,就在她覺得自己快要痛暈的時候,她身形一閃,消失在原地,進了自己的空間,泡在了黑色的池子裡。

雀澤和雀雅飛過來,發現小師妹不見了時,兩人的眼眶一下子紅了,還沒來得及去找,就聽到兩聲慘叫,明若妍和風庭月兩人摔在了他們不遠的地方,光聽聲音就知道很慘。

遠在蠻荒皓月宮殿裡的雪易寒此時大怒,居然有人敢對混沌寶寶下毒手,膽子真的好大。

看著眼前盛怒的蠻王,紅魔也是一臉的陰郁。

不過,話說回來,顏丫頭也真是太胡來了,明明剛才就能自救,可是她不自救,卻在自己陷入危機的前一刻,做出了厲害的絕地反擊。

怎麼說呢,這丫頭有勇,有謀,就是不拿自己的生命當回事,怪不得蠻寒現在這麼生氣,一副想吃人的表情了。

“不行,我要親自去看看。”雪易寒身形微動,人就已經消失在了大殿之上。

紅魔看了一眼魔獸森林那邊,也立即追了過去。

那丫頭要是有事,怕是整個魔獸森林裡的人也活不了幾個了。

這邊,雀雅與雀澤沒有管那兩個摔得半死的壞女人,開始找尋自己的小師妹,一遍一遍的喊著她的名字。

明霧顏其實聽到了,她閉了閉眼睛,很快從黑色池子裡爬了出來,然後又去紅色池子那裡泡了一會會,再用清水衝洗了一遍,這才出了空間。

“師兄,師姐,我在這兒;!”

她的話音剛落,就覺得身後一股熟悉的冰寒冷意襲來,身子一輕,人就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原本聽到小師妹聲音的雀澤和雀雅回頭,卻沒有發現小師妹的身影,但是那聲音,明明是小師妹的。

“怎麼辦,小師妹人到哪裡去了?”雀雅急死了。

“一柱香的時間已經過了,會不會被魔獸抓走了?”雀澤也皺了眉頭。

看向不遠處,那邊已經聚滿了許多人,有的人開始抬走那摔斷肋骨的明若妍和風庭月。

很快,蒙歌和一群御藥門的人也過來,那邊一團忙碌。

在四周有人說明若妍和風庭月是小師妹明霧顏傷的時,他皺了下眉,當場走開了,走向了雀澤和雀雅。

“找著小師妹了嗎?”

雀澤搖了搖頭,“沒有。大師兄,你別聽那些人瞎說,小師妹其實是被風庭月的仙鶴所害,那麼高的地方,就這麼摔下來了……”

“那兩個踐人,死了也是活該。小師妹要是有個三長兩短,就讓那兩個賤女人賠葬。”雀雅恨聲,氣得眼眶都紅了。

蒙歌沉默了一會兒,“我跟你們一起找。”

比起醫治兩個心思叵測的女人,他更在意小師妹的安危。

此時,牽動著大家心的明霧顏卻是被雪易寒拎在了手裡,認真的檢查著她的身上有無傷痕。

明霧顏在發現抓著自己的人是雪易寒,原本還挺高興的,可是下一刻見他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剝了個精光,她這才回過神來,氣得想殺人。

“你驗傷就驗傷,脫我衣服干什麼?你有病啊?”

雪易寒不為所動的勾了一下唇,替她將衣裳又合攏,似笑非笑的道:“你都還不能稱之為一個女人,要胸沒胸,要屁股沒屁股,還怕人看了想入非非啊!”

“那也不成,古人不是說,男女七歲不同席,三歲不同寢……你知不知道,男女授受不清?”

明霧顏氣呼呼的吼道,可是雪易寒只是輕飄飄的道:“我沒聽過。”

跟她還有什麼清不清的,越不清越好,他壓根就沒想他們兩人之間算清楚。

再說了,他們之間也清不了。

不過,暫時他不想跟她說這些,免得她發毛。

這丫頭年紀不大,脾氣到是倔得很,惹毛了不好哄。

“這次也幸好你沒事,下次這種殺敵一千,自傷八百的傻事不要做了,知道嗎?”

雪易寒敲了敲她的腦袋,想讓她日後多愛惜自己一點,多長個心眼。

“好了好了,我也只是氣不過有人這樣害我。”明霧顏拍開他的手,一直以來她還沒吃過這種虧,所以,當時她只有一個念頭,就是她死,也要找兩個墊背的,一定要立即報仇。

對,就是要立即報仇,把吃過的苦都還給那兩個踐人。

見這丫頭根本沒聽懂自己的話,他又在她的頭上敲了一下,惹得明霧顏哇哇大叫,“好痛!好痛的!”

“剛剛摔下來不比現在痛?好了,第三關過了之後,你的新生歷練就結束了,到時我帶你去蠻荒皓月,讓你監督那些人歷練,你來安排他們的關卡,可好?”

雪易寒拋出了一個誘餌;!

“我安排大家歷練的關卡?為什麼?”明霧顏不明所以的眨了眨眼,有些沒聽懂。

“混沌寶寶,你不知道嗎?這魔獸森林屬於蠻荒皓月,即是蠻王管理的地盤,當然我就有權來安排御天學院這次的歷練。坐在蠻荒皓月的大殿上,你可以縱觀整個魔獸森林,你要不要去看看?”

這次,雪易寒故意挑起了明霧顏的好奇心。

接下來,他就等著這丫頭點頭答應了。

果然,明霧顏立即就高興了起來,“好,我要去看看。”

雪易寒的眸底劃過一抹溫柔的笑意,“那這一關的魔獸要不要我替你解決了?”

明霧顏忙搖頭,“不要。不過,你可以送我點什麼有用的靈器法器的,讓我自己對付就行了。”

她不止要自己過這一關,還要幫一下回來找自己的師兄和師姐,若不是自己,他們一定也已經過了這一關了。

雪易寒勾了下唇,卻是搖了下頭,“靈器沒有,不過,你的隱靈鳥可以幫你。”

明霧顏不懂,眨著大眼睛,可憐兮兮的看著他,“什麼隱靈鳥?”

雪易寒在她的腦門上輕拍了一下,“你不是有只粉紅色的蛋嗎,把它孵化了,它就能幫你了。”

要知道,這只隱靈鳥的靈獸蛋,可是他費了些功夫才讓人弄去一品堂,專門讓那蒙歌買下送給混沌寶寶的。

這隱靈鳥,也是他特意為混沌寶寶選的,是一只五行俱全的可隱形的靈鳥,日後一定會幫得上他的小丫頭不少忙。

明霧顏一聽,立即取出了那只粉紅色的蛋,“怎麼孵化?”

雪易寒將她抱在懷中,抓住她的一根手指,靈氣微動,一滴血就從明霧顏的手指上溢出,滴在了粉色的蛋殼了,令她意外的是,流了血,她卻不疼。

她回眸看他,雪易寒卻是別開了臉,輕聲道:“將那株萬年靈參拿出來。”

“哦!”明霧顏理所當然的將大師兄為自己買的萬年人參拿了出來,只見雪易寒手只是輕捏了一下,那支漂亮的萬年靈參就全化成了液體,滴入了蛋殼,只聽“阿啾”一聲,一只通體紛嫩嫩的小鳥從蛋殼內鑽了出來。

“主人,主人……”

看著這可愛的小東西,明霧顏高興的笑了起來,“這小東西會些什麼啊?”

“主人,主人,我是五行隱靈鳥,會的可多了。主人,主人,你給我取個名字吧!”隱靈鳥可喜歡自己的主人了,還喜歡主人的空間,好棒,好棒!

明霧顏仔細想,想了好一會兒才道:“有了一個餛飩,你就叫餃子吧,諧音,天之驕子,可好?”

“餃子,餃子,主人,主人,我以後就叫餃子。”隱靈鳥顯然很喜歡自己的名字,興奮的上跳下竄的。

雪易寒注視著明霧顏的的眸底卻是一片笑意,他本來以為混沌寶寶會給這只粉色的隱靈鳥取名什麼小粉,粉粉之類的,沒想到卻是餃子,哈哈,混沌寶寶就是思想獨特!

見他在笑,明霧顏瞪了他一眼,“干嘛,不好聽啊?”

自己都是混沌寶寶了,還有了一個餛飩,這只隱靈鳥怎麼著也得叫一個接地氣的名字才行;。

“沒有,很好聽!”雪易寒隱忍著笑意,有些好奇的問道,“你第三只靈寵你想叫什麼名字?”

明霧顏眨了眨眼,“第三只?”

第三只叫什麼呢?

包子?

不行啦,北漠國平民窟那裡有一個叫包子的小地弟了。

鍋貼?

“嗯,第三只叫鍋貼吧!”

雪易寒聽後終是忍不住大笑了起來,而且捧起她的臉就在臉頰上親了一大口,“好吧,你贏了。我該走了,你好好闖關吧,過關後我來找你。”

明霧顏皺眉,跺腳,“闖關就闖關,你沒事親我干什麼……”

她用力的擦了擦臉,她才十一歲,十一歲好不好,居然又讓這老家伙給親了,啊……

躲在一邊的紅魔看到這一幕,忍不住掩嘴大笑,這蠻家,居然被這丫頭給嫌棄了!

正想回頭去看蠻寒的身影時,卻見自己的脖子一輕,人已經被雪易寒給拎了起來。

“看夠了?”

“呵呵,只看到一點點。那個,我回大殿布置一下啊,好歡迎我們顏丫頭的到來。”說完掰開雪易寒的手,快速的逃跑了。

雪易寒的唇角卻是揚起了一抹醉人的弧度,他是不是也該去整理一下,想辦法讓混沌寶寶喜歡上蠻荒皓月呢?

……

這時,明霧顏坐在餛飩的背上,找到了雀澤和雀雅他們,見到明霧顏的那一刻,雀雅的眼淚都掉了下來。

“小師妹,你沒事吧?”雀澤稍微理智一些,問道。

明霧顏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之前摔下來就摔暈了,是我的隱靈鳥救了我,它會隱形,所以你們沒找到我。”

說著,她伸出手,一只粉紅色的鳥兒停在了明霧顏的手上。

看著這粉粉的鳥兒,雀雅立即明白了,“這是大師兄為你拍下的那只粉紅色的靈獸蛋吧!”

“嗯。我給她取了下名字,叫餃子,跟餛飩可以配一路了。”

明明還紅著眼睛的雀雅卻是被明霧顏這句話給逗笑了。

“好吧,餛飩、餃子,聽著我都餓了。”

“小師妹,你們坐一下,我去通知一下大師兄,他之前也跟我們在一直找你,這會兒被喊去救人去了。”雀澤說完,又不放心的叮囑了一句,“你們兩個別亂走,我馬上就回來。”

“好!”明霧顏乖巧的應聲。

雀澤走後,雀雅在明霧顏身邊坐了下來,低聲道:“你摔下來後,那明若妍和風庭月也摔下來了,兩個人都摔殘了,服了靈藥,怕也要修養個好幾個月了,還有風庭月那只仙鶴也被燒死了。一刻鐘前她們退出了歷練,被送回御天學院了。”

明霧顏愣了一下,“退出了?”

她還打算晚一點去觀摩整場歷練,給這兩個沒摔死的女人找點麻煩呢;!

“是啊,不過那東方淼已經獵殺了魔獸過了關,進了第四重山,風庭月和明若妍的所有靈器和法器才都留給了東方淼,東方淼還留了一幫人在第三重山,想找你麻煩。”

“師姐,你別擔心,我們新生只需要在第三重山歷練完就結束了,我不會給那些人機會加害於我的,通過前方的魔氣屏障我也有辦法。”明霧顏神秘的眨了眨眼。

她知道,不管歷練結沒結束,這些人找到機會都會給自己下絆子的,因此,她也要努力強大自己才行。

到時候,她要讓這些人統統後悔得罪了自己。

“嗯,你也不用害怕,就是多留個心眼,他們也不敢光明正大對你怎麼樣,而且還有我們呢,大師兄也是會護著你的。”

雀雅覺得,這個小師妹真的是太需要保護了,才到御天學院這麼下點時間,居然關禁室就關了三個月,還暗中被害了幾次,真的是太不讓人放心了。

兩人又小聲交談了幾句,直到蒙歌過來,確認明霧顏沒有大礙,這才松了一口氣。

“小師妹,我護送你們通過魔氣屏障。”蒙歌打定主意,等小師妹過了第三關,他就不再理其他人和事,專心的闖關了。

“大師兄,你別擔心我,餃子有辦法讓我安全過關的,不信你一會兒看。”明霧顏拼命的眨眼,想讓餃子說個話,不想讓大師兄覺得她弱得一步都走不動。

蒙歌聽後不由的笑了起來,這個小師妹,養了一只餛飩,這只這麼漂亮的隱靈鳥,居然想了個餃子這麼可愛的名字,真是個愛吃的小師妹。

“主人,主人,我有毛,我有毛!”餃子吱吱的叫了起來。

明霧顏有些哭笑不得,她發現餃子說話總是說兩遍,不知道它是在強調,還是它的語言習慣。

她伸出手戳了戳餃子漂亮的毛,太漂亮了,粉粉的很少女心,若是被人抓住,估計會八光了它的毛。

餃子似乎是想表現一下子,自己伸出爪子扒下一片羽毛,然後飛撲了兩下,放在了明霧顏的發間,下一刻,明霧顏的一頭黑發變成了餃子一樣的粉,雀雅愣是張大了嘴。

蒙歌也是一愣,他有些驚訝的道:“小師妹的氣息全被遮掩了,身上感知不到半點靈力波動。”

若非眼睛能看到小師妹在旁邊,他都以為旁邊沒有這個人了,看來這只隱靈鳥比自己想像的還要厲害。

明霧顏也感覺到自己的靈力被餃子隱藏起來了,所以她對餃子眨了眨眼,“再送我幾根毛吧!”

“不行不行,只有主人能用。”餃子上下撲騰了兩下。

蒙歌笑道:“隱靈鳥的力量只能它的主人使用和共享,別人要了它的毛也沒用,除非它的血。”

明霧顏沉默了一會兒,忽然將撲騰著的餃子抱進了懷裡,輕輕的道:“餃子,你要不要做貢獻幾滴血?主人會給你很多好吃的。”

餃子有點為難,最後還是說道:“主人主人,我要去空間洗個澡,這樣行嗎?行嗎?”

“行,你怎麼洗,洗多久都行!”明霧顏也慷慨的答應了。

餃子一高興,就飛到雀澤、雀雅和蒙歌手上各啄了一下,三人的手上立即多了一滴紅色的血跡。

-本章完結-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