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聲:任何人無法取代

雪易寒伸手將混沌寶寶的手握在自己手心,然後用神識控制了整個神之境。

很快,神殿上的畫面有了變化,所有的景物迅速的化做一陣陣縮影,最後畫面停在了魂界……

魂界,天涼城。

熙熙攘攘的大街上,一個穿著破破爛爛的少女舉著一個“神算”的招牌在走街串巷。

少女的臉上沒有表情,一臉的茫然,仿佛是沒有靈魂般。

坐在神帝寶座上的明霧顏驚了一大跳。

這舉著神算招牌的人就是水溶兒啊!

這孩子真的在魂界,只是,出現的地點和方式怎麼會是這樣的?

正想到這,就見街上駛過來一輛馬車。

馬車還未靠近,原本面無表情的水溶兒忽然瞪大了眼睛,猛的朝馬車裡撲了過去……

馬兒受驚,馬車翻了,裡面的人跌落在地,陣陣的哀嚎聲響起……

水溶兒有些茫然的道歉:“不是!對不起!”

說完,她又像一個游魂一樣繼續往前走。

看到這一幕,明霧顏的心裡很是心疼。

真的是難為這孩子了。

水溶兒又往前走了一陣,街上又出現了一輛馬車,水溶兒幾乎是反射性的攔住了那馬車。

Advertising

馬兒受驚,引頸嘶鳴,馬車裡的人和街道四周的人都忍不住罵了起來……

水溶兒卻仍然只是重復了一句話,“不是他!對不起!”

就這樣攔截了七八輛馬車之後,天涼城最高的茶樓上忽然躍下來一個人,他迅速的攔截了一輛馬車,親自趕著馬車,去往了水溶兒所在的大街。

明霧顏在看清那從高處飛躍而下的人是自己兒子時,她忍不住笑了。

這小子可算是找到溶兒那丫頭了。

小楚琰駕著馬車,飛快的衝過去的時候,水溶兒卻是忽然間回轉了身,似乎是想要往回走。

小楚琰心急了,立即加快了車速……

當馬車幾乎與溶兒擦身而過時,他大手一伸,將神情有些迷茫的水溶兒騰空抱上了馬車。

水溶兒受驚之際,小楚琰已經將她抱得緊緊的,一個深情的吻落在了她的唇上……

水溶兒的眼神慢慢的有了集聚,神魂似乎也回歸了,記憶也在一點點回復。

等她想起所有事時,她摟著楚琰的脖子哭了起來。

她以為,她再也見不到他了。

上天對她可真好,她居然又見到楚琰了,她又回到他身邊了。

“溶兒,再也不要離開我,好嗎?”楚琰的聲音有些哽咽。

他很激動,也很開心。

Advertising

他在魂界守候了這麼久,如今總算是等到她回來了。

他就知道,他的溶兒這麼善良,上天一定不會將她帶走的。

“楚琰,我感覺現在像是在做夢一樣。”水溶兒抹了抹自己的眼淚,再次抱緊了楚琰。

小楚琰拍拍她的背,安撫道:“這不是夢,這一切都不是夢。你能回到我身邊,這真的是太好了。我帶你回去。”

水溶兒有些茫然的看著他,“去哪裡?”

小楚琰沉默了一會兒才道:“我的家,就是你的家。跟我走就對了。”

水溶兒忽然笑了,是啊!她怎麼那麼傻。

她要跟楚琰在一起,自然是楚琰在哪裡,哪裡就是她的家。

她看著他的眼睛,然後拉著他的手放在了自己臉上。

“以後你去哪裡,我都跟著你。”

小楚琰笑著摸摸她的臉,“以後我去哪裡,都帶著你。”

話落,兩人相視而笑!

看到這一幕的明霧顏也松了一口氣。

小楚琰與水溶兒能走到今天是真的不容易。

等回到蠻荒皓月,她一定要親自為他們再辦一場盛大的婚禮。

Advertising

“混沌寶寶,你喜歡神之境?還是蠻荒皓月?抑或是三界眾神殿?”雪易寒握著混沌寶寶的手,認真的看著她。

小楚琰的心已經有了歸屬,現在,他也想問問混沌寶寶的想法。

還有一件事,是他們畢竟要面對的,那就是神之境的事。

明霧顏看了一眼四周的畫面,然後轉頭看著雪易寒。

“我還是更喜歡蠻荒皓月。”

在她的心裡,蠻荒皓月一直在她心中占有很重要很重要的地位,這樣的位置是神劫殿和藥靈殿都沒有辦法相比較的。

雪易寒見混沌寶寶的心裡已經有了選擇,他笑著摸摸她的頭,“那以後我們就居住在蠻荒皓月。”

明霧顏猶豫了一下,然後輕拉了下他的手,“你的神帝不當了嗎?”

雪易寒笑著將她抱進了自己懷裡,“有神帝,當然也得有神帝的帝後啊!而且,以前我是說過,只要幽琴想要這神帝之位,那這神帝之位就是他的,你覺得怎麼樣?”

明霧顏正想要說話的時候,幽琴的聲音已經自大殿之下傳來。

“天底下只有一個神帝,是任何人無法取代的。正如天底下只有一個小顏兒,只有一個帝後,也是任何人無法取代的。”

說到這,他停頓了一下,然後看著小顏兒。

“小顏兒,曾經玄天太傅對我說過,若有朝一日我能放下執念,我是能尋到自己的幸福的。我要跟你請個假,我要通過三生空間驛站,去各個空間界走走……”

他想走一走小顏兒與蠻王在異世走過的路,就當是一種告別了。

明霧顏有些心疼這樣的幽琴,但她還是點了點頭。

Advertising

“好。我答應你。”

幽琴看了小顏兒一眼,正打算要走的時候,雪若沉忽然走上前,彎了彎腰。

“顏兒,我有相不情之請。幽琴去異時空的時候,能不能帶上我和裔蘭格,我……我想給她一段只屬於我們兩個的時間和記憶,也許我和她……”

後面的話他因為哽咽而沒有說出口。

明霧顏側頭看了雪易寒一眼,見他沒出聲,她便繼續說道:“過去的事就過去了,在我心裡,你還是我的雪大哥,你和裔蘭格既有情,若幽琴願意帶你們去,我便同意了。”

幽琴看了雪若沉一眼,然後輕點了下頭,“可以。你可以回去跟裔蘭格商量一下,我們三天後出發。”

明霧顏輕嘆了一口氣,最後萬般言語只化成了四個字,“一路順風!”

幽琴暖暖的笑了,“會再見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