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戰王出獄

南極之地,昆侖山脈。

巍峨壯麗的冰川之下,存在著一所鮮為人知的巨大監獄。

鎮魂監獄。

這裡關押著的,都是一群十惡不赦的狂徒。

他們每一個人,都是對這個世界擁有著絕對危害的存在。

就連有史以來,世界公認的國際恐怖組織頭目,本拉登,都沒有資格被關押在這裡。

這裡的罪犯,恐怖程度,可想而知。

鎮魂監獄,如同一座詭異的地下宮殿。

一層又一層的階梯之上,行走著一排排巡邏的獄警,人人皆是荷槍實彈。

如果發現有人想越獄,可以當場擊斃,直接立功升職。

所以,鎮魂監獄,從來沒有發生過越獄的情況。

然而,就是這種窮凶極惡之地,卻是一名青年,坐在了宮殿的王座之上。

那個鑲嵌晶瑩剔透鑽石的王座,是這監獄裡獄霸的像征。

自從這個青年進入監獄之後,便成為了他的專屬位置。

沒有人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的實力很強,很恐怖。

這裡的狂徒們,全部稱他為:戰魂王!

Advertising

此刻,他正細眯著眼眸,單手撐著太陽穴,感受著最近一段時間身體的恢復情況。

他叫白恩弈!

兩年前,北歐各國聯盟,進攻東方神州,他率先旗下鐵血軍團,奔赴前線,對抗北歐大陸八方戰神,一戰封王。

被上峰加冕,授予一字並肩王的爵位。

雖然擊退八方戰神,但他自己也身負重傷,只有依靠這鎮魂監獄,極寒之地慢慢調養生息。

“王上!不好了!我剛剛得到消息,您的母親,被別人逼得跳樓自盡了!”

然而就在此時,一名和他一樣,長著東方面孔的男人,衝到了王座之下九丈遠處,定住腳步,不敢再上前半分,焦急稟報道。

這個男人名叫彭帥,是東方大地之上,頂級的殺手,死在他手上的人,少說也有上萬,實力非同小可,即使放在鎮魂監獄,都是排的上號的存在。

“什麼!”白恩弈一對劍眉猛然一皺,清澈明亮的眼眸之中,瞬間生出了刺骨無比的寒意!

一道身影驟然劃過,下一秒,直接出現在了彭帥的面前,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領子。

“王上,千真萬確,您的母親,被紅龍商會的人,逼得……”感受到了鋪天蓋地的殺氣,彭帥不敢再繼續往下說,只是嚇得低著頭,瑟瑟發抖,更不敢與白恩弈那雙恐怖的眼神對視。

砰!

這個消息,如有驚天巨雷,衝擊在白恩弈的心頭,使他急火攻心,忽然嘔出一口淤血,舊傷復發。

殺氣,如滔滔江水,湧灌了整座監獄,無數罪犯紛紛下跪。

“王上,您保重身體要緊啊!”

Advertising

只見白恩弈身影一閃而逝,下一秒便出現在了戒備森嚴的典獄長辦公室。

“開門!”白恩弈冰冷略帶嘶啞的嗓音,對著一名獄警說道。

“是!”

“哐!”一米厚的鋼板大門,在數百名獄警的努力下,被推開了。

監獄的大門已經很久沒有被打開了!

久違的自然光,照耀在無數罪犯的臉上。

他們皆是紛紛抬手擋眼,在耀眼的光芒下,只看見那個修長的背影,站在了大門口!

“這!”

“天吶……”

“這位戰魂王,究竟是什麼人?”

“一句話,便能隨意出入鎮魂監獄!”

……數以萬計,窮凶極惡的狂徒們,震撼不已!Μ.四柒七zW.℃ΟΜ

“彭帥,你還有多久的刑期?”白恩弈身子挺拔,側臉面對眾人。

“還有一年半刑滿釋放!”彭帥顫顫巍巍地說道。

“你可願意追隨於我?”白恩澤冰冷的聲音再度響起。

Advertising

望著那濃厚光芒下,如天神下凡般的背影,彭帥已經激動得聲音顫抖了起來,說道:

“擇木之禽,得其良木,擇主之臣,得遇良主!彭某之命,既為戰王之命,但憑驅使,絕無二心!”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