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奇葩爺爺

第一章奇葩爺爺

“不爭氣的混賬東西,在雲武城中居然還讓人暗算了……”

葉峰迷迷糊糊之中,忽然聽到耳邊傳來這樣的呵斥聲,似乎是在呵斥他,因為他隱隱感覺有唾沫星子噴在他臉上。

“速速去調查,不管用什麼手段,三個時辰之內給我查清楚!”

接著又傳來這樣的聲音,從說話人的語氣來看,似乎極為憤怒。

“難道我沒死?還是那一切只是一場夢……”葉峰躺在床上,眼睛還未睜開,只是迷糊的張口自語,他的意識中不停的出現他從斷魂崖墜落的一幕,斷魂崖是一個萬丈深淵,墜落是必死無疑的,但如今耳旁為何傳來呵斥聲?

而且曾經那些面孔深深烙在他的腦海中,一幕幕依舊那麼清晰,那怎麼可能只是夢?

那個因年邁老去的至親的爺爺!

那個帶自己走上修煉之路,傳授自己煉丹之術,卻在一次煉丹意外中去世的師傅!

那個在自己絕望中視自己為親人,給自己無限溫暖,對自己傾囊相授、讓自己丹術大成,最後關頭為了阻擋強敵片刻被無情分屍的師傅……

“峰兒,快走,前方是斷魂崖!”

天柱峰頂、斷魂崖上,強者雲集,殺機如海,在臨死關頭,四肢皆被斬斷的師傅朝自己大喊,像是看到了希望。

是的,那是斷魂崖,墜落者九死一生,但終究還有一線生機!

“我葉峰對天發誓,若我不死,定要讓雲虛大陸血漫千裡!”

葉峰決然一跳,最後的回眸化成了永恆的殺念!

一幕幕場景從葉峰腦海中浮現,刻在他骨子裡,烙在他靈魂深處,如此真實……又怎麼可能只是夢……

Advertising

“老爺,少爺他……少爺他醒了,醒了!”

不等葉峰多想,另外一人的聲音接著傳來,帶著濃濃的驚喜。

“真是個孽障,哎,爛泥扶不上牆,我夜無聲怎麼會有這樣一個孫子……醒,醒了?……”而之前開口呵斥那人似乎還在罵,不過聽到葉峰醒了的話語當即打住了,急忙衝過來查看葉峰的情況。

而此時葉峰剛想睜開眼睛,但忽然間頭腦中轟然一震,一股龐大的陌生信息湧入他的記憶中,劇烈的疼痛感差點讓他昏厥過去。

一幕幕陌生的場景,一位位陌生的人物……

恍惚間他意識到了什麼,自己難道是轉世重生了?

“葉峰,夜峰?”

葉峰心中思緒萬千,這幾乎是相同的名字,更有著幾乎相同的人生。都沒有父母,只有一個爺爺……這難道是天意嗎?

前世上天讓他走上了絕路,但卻給了他重生的機會,自己的靈魂沒有寂滅,而是占據了這個倒霉蛋的軀體,不過這身軀也太過無用了,明明才十七歲的身體卻孱弱不堪。

感受著那些新的記憶,葉峰一陣感嘆,也一陣愣然,這夜峰曾經的所作所為讓他有些難以置信,真是文不成武不就,吃喝嫖賭樣樣精通,紈绔敗家到了極致,就是一個混吃等死的廢物。

他想不到自己竟然會重生到這麼一個廢物身上,曾經自己在煉丹一途天賦卓絕,崇拜者無數,但如今似乎要背負無數的罵名了。

“也罷,你就安心的去吧,雖然這具身體無用到了極點,但既然我來了,我就會替你活下去,從今之後……我就是夜峰!”

“我葉峰對天發誓,若我不死,定要讓雲虛大陸血漫千裡!”曾經的話語不斷在他腦海中回蕩,仇恨埋藏在靈魂深處,一直不曾熄滅。

他跳下斷魂崖,最後回眸,恍惚間看到師傅的頭顱被斬下了……那一幕成了他心中永遠的痛。

“雲虛大陸,等著我,既然我夜峰不死,必會回去!”

Advertising

是的,夜峰堅信,無論這裡是何地,既然能來,就能回去!

夜峰將那些記憶梳理了一遍,回神過來之時才察覺到身體的異樣,只感覺身體滾燙無比,體內血液流動的速度比正常情況快了近十倍,這讓他大吃一驚。

此時他睜開雙眼,入眼的是一位老者,正一臉緊張的看著他,而老者身後還站著一位年紀四十左右的中年男子,一副管家的姿態,而在床邊,一位郎中正閉目給自己診脈。

從記憶中得知,這老者就是自己的爺爺夜無聲,乃雲武國第一神將,而老者身後那人是夜家的管家,十多年前就一直跟在爺爺身旁,曾經是爺爺的一名貼身侍衛。

看到夜峰睜開雙眼,夜無聲眼中一喜,接著似乎就想開口大罵,但他瞪了瞪眼,神色又緩和了下來。

此時郎中也松開了手,睜開眼睛後有些疑惑的看向夜峰,神色古怪。

“羅神醫,到底是什麼情況?”

夜無聲急忙看向郎中詢問情況。

羅神醫神色古怪的看了看夜峰,隨後開口道:“從夜少爺的情況來看,似乎是陽毒!”

“陽毒?這……”夜無聲一愣,一時間還沒有反應過來。

陽毒指的是一種烈性春藥,因為其藥力恐怖,一旦服用過量會讓人理智癲狂,更甚者會直接爆體而亡,所以被冠以一個毒字。

羅神醫沒有開口,微微猶豫,將蓋在夜峰身上的印花蠶絲被拉開……

雖然接著他又將被子蓋上,但幾人都看到了,夜無聲和管家當即老臉一紅,神情古怪。

夜無聲無語的同時也不由感嘆,看來自己真的老了,自己的孫子都成大人了,心中不禁還有些羨慕,忍不住開口道:“總算有一些地方沿襲了老夫,哎……年輕真好!”

羅神醫干咳了一聲,開口道:“陽毒少量服用本來無害,但從夜少爺的情況來看,他服用的量似乎太大了!”說道這裡他又干咳了一聲,接著開口道:“夜少爺年紀輕輕,原本就是氣血旺盛的時候,如今又過量服用陽毒,不過……”ω

Advertising

羅神醫說道這裡微微皺眉,臉上露出一絲疑惑,他沉吟片刻開口道:“若是正常情況之下,別說夜少爺才通脈境三階,就算他突破到凝氣境也難以支撐這麼久,但他只是昏迷了數個時辰,這真是一個奇跡啊……”

夜無聲心中不由一陣緊張,急忙開口問道:“羅神醫,那我孫兒的情況?”

羅神醫再次將兩個手指搭在夜峰的手腕上,默默感應片刻,隨後開口道:“夜老放心,夜少爺沒有生命危險,不過這藥力太猛,可能要十數日才能漸漸散去,聽說兩個月後夜少爺要和公主殿下大婚,所以這幾天夜少爺還是待在家中為好,最好不要見女人……”

夜無聲聽後終於松了一口氣,隨後又接著問道:“要不要開幾服藥調理?”

羅神醫笑著搖頭,道:“被藥力催動,陽毒會越發暴躁,陽毒是毒非毒,唯一的解藥就是……咳咳,不過夜少爺與公主有婚約……只能讓夜少爺安心待在家中,熬過這段時間即可!”

夜無聲嘴角抽了抽,他自然明白羅神醫的意思,解除陽毒唯一的方法就是陰陽調和,就算夜峰與公主殿下沒有婚約,他也不會容許夜峰通過這種方法去化解體內的陽毒,只能熬過去才行,但在這種情況下想要熬過十數天談何容易啊。

而夜峰此時直接懵了,自己兩個月後要與公主殿下大婚?

在新接受的記憶中,葉峰讀到了一條信息,兩個月之後確實是他和雲武國公主的婚禮。

雲武國從戰亂平定至今,日漸繁盛,但曾經多年的戰亂,如今國力依舊不強,而在夜峰的記憶中,雲武國的皇帝雖然嬪妃不少,但不知什麼原因,整個皇室只有一位皇子以及一位公主,而且皇子和公主是龍鳳胎,公主名為雲含嫣,皇子也就是如今的太子,名為雲寒。

從記憶看來,那公主天資卓絕,在修煉一途有著極高的天分,而且容貌傾城傾國,如今不過十七歲,似乎就已經開辟丹田達到辟丹境了。

而夜峰雖然平時紈绔敗家、惹是生非,但唯獨不敢招惹這個公主,在記憶中,公主給夜峰留下了難以磨滅的陰影,有一次甚至差點讓夜家就此斷子絕孫……

“一個天賦卓絕的天之驕女,一個紈绔敗家的廢物……這恐怕是天底下最荒唐的婚姻吧……”

而且這樁婚事竟然是皇帝陛下親自賜婚,夜峰一萬個想不通,不過可以肯定這其中必定有著他不知道的緣由。

管家送走了羅神醫,重新回到房中之時,夜無聲眼中射出兩道冷電,身上的氣息壓抑無比,夜峰一陣窒息,他此時急忙回神。

Advertising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