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章 天都捅出窟窿了

   “小姐,您這是怎麼了,快,快回府請大夫,這秋日裡河水正涼,小姐身子弱這病才好,可千萬別再讓寒氣入了體……”珍珠帶人追到,正巧看到安夙從河裡爬起來,濕淋淋的樣子嚇得珍珠雙腿一軟差點便跪在了地上。

   安夙接過下人遞來的披風直接披上,水漬也未擦,直接看向珍珠:“我讓你帶的東西呢,拿來!”

   “東西,東西在這裡啊,小姐吩咐的每樣東西,奴婢都有好好帶著,好好保管。小姐給您這是銀票,我們是要先去成衣鋪麼?”珍珠忙掏出疊銀票還有一袋銀錠子遞了過去。

   安夙卻是看也未看。

   珍珠一愣,將銀票塞回懷裡,又從寬大的袖籠裡掏了另樣東西遞過去:“小姐是這要個麼?哎,小姐,您這是要去哪兒啊,小姐……”

   安夙拿過東西,卻是直接鑽進了後面侍從牽著的馬車裡,“去哪兒,自然是去宮裡找場子討公道。我要不動作快點進宮,難不成還真要等蕭天玥回宮告本小姐一狀?”

   進宮找場子?

   珍珠心中那根弦緊崩的弦當即啪一聲斷掉:“小姐,群臣家眷進宮得有宮中貴主的召見,若想覲見也要提前往宮中內務府遞牌子,等消息才成。拿不到通行令牌咱們進不了宮門的,小姐身子貴重咱們還是先回府吧……”

   珍珠聲音染上哭腔,她眼皮一直跳,就知道出來定會出事,這可好天都被捅出窟窿了,這煞星居然要到宮中去找場子,還想先下手為強告三公主的狀,她以為那人的狀有那麼好告,還是以為那皇宮是她家的,隨意進出?

   主次顛倒了吧?

   真是要命啊!

   “你覺得我還進不了那道宮門?”

   安夙揚了揚手裡包裹嚴實的聖旨:“你可以不去,不過珍珠,你不願為本小姐鞍前馬後赴湯蹈火怕也是思念翡翠她們,看你們這麼姐妹情深,我倒覺得真該發個善心提前讓你們團聚,索性也不用挑時辰,就現……”

   威脅,赤果果的!

   “小姐,奴婢去,奴婢去。”

   不待那個在字出口,珍珠忙不迭喊著鑽上了馬車,心中凄寒只覺自己的命苦過黃蓮,就像只提線木偶,偏那線頭被死死捏在個喜怒無常的煞星手中。

Advertising

   就算不死在她手上,遲早也有天會被她給害死。

   嘭!

   還是粉身碎骨,屍骨無存那種。

   似未看到珍珠眼中不甘,安夙點頭:“那就好,畢竟本小姐還有件很重要的事非你去辦不可。一會兒前面有鋪子的時候停一下,現在,出發!”

   一聲令下。

   馬車徐徐駛向皇宮的方向。

   與之同時,靜頤殿。

   邵鋒辦事向來都是很得力,不到小半個時辰便將三公主送回,人也早已被救醒,並換上干爽衣物,只頭發還未絞干有些濕,又在河裡泡了許久,蕭天玥本就白晰的皮膚都有些起皺,右頰一道傷疤,血淋淋外翻,更是嚇人的很。

   連靜妃都被驚得低呼著連連後退,竟未第一時間認出她來。

   “母妃,您要為女兒作主啊,嗚嗚,女兒差點就被人給害死了,女兒還以為這輩子也見不到母妃了,母妃,女兒好怕,嗚嗚……”蕭天玥見到靜妃,當既哭喊了起來。

   “狗奴才還看什麼看,還不快去傳太醫來給三公主診治。”看清蕭天玥的樣子靜妃回神艷麗臉龐迅速染霜,尤其感受到蕭天玥躲在她懷裡身子都還在瑟瑟發抖,精細描摹的美麗鳳眼裡更是燃起一簇簇火苗。

   太監宮女們忙動作起來。

   有人早去請了太醫,卻是沒人敢在此時提及。

   靜妃強忍怒意攬著蕭天玥,安慰:“玥兒,你別急慢慢說,告訴母妃到底是誰傷了你的臉想害死你?你不要怕,慢慢說清楚,你放心不管那人是誰膽敢害本妃的女兒,本妃定要剝下他一層皮。”

   “母妃,是紀華裳,是紀華裳那個賤人,她不止毀了女兒的容,還將女兒踢下了河,嗚嗚,母妃,我的臉毀了,毀了,你要給女兒報仇啊……”

Advertising

   想起銅鏡中那張恐怖的臉。

   蕭天玥就恨不得將害她的人碎屍那段,她的臉毀了,她引以為傲的容貌沒有了,現在這張臉那麼醜,還怎麼吸引離哥哥的注意,離哥哥又怎麼會答應做她的駙馬?

   賤人,賤人,賤人。

   都是那賤人的錯,她居然真的敢對她動手,就像母妃說的,若不將那賤人剝皮拆骨來報仇,她蕭天玥顏面何存?

   紀華裳?

   靜妃聽到紀華裳三字,怒火反而暫緩,陰沉著臉斥道:“本妃早就警告過你暫時不要去對付她。還有,今日我不是派人去了你那,讓你這幾日給本妃好好呆在宮中不許生事,你又是怎麼出的宮?你們倒都長本事了,全把本妃的話當成耳旁風,一個個都來添亂,你皇兄是你也是,都還嫌母妃不夠煩是不是?”

   “母妃,這怎麼能怪我,我也不想對付她。”

   蕭天玥尖聲叫道:“可她居然在大庭廣眾跟野男人私會,還當眾摟摟抱抱卿卿我我,難不成你還要我坐視不理眼看著她給皇兄戴綠帽子?皇兄因為她被父皇臭罵受罰,可她倒好,還那麼不知檢點,我不過說她幾句,你看看,她就把我臉打成這樣?還把我踢下了水,想殺了女兒滅口!”

   靜妃搖頭:“這不可能,紀華裳喜歡的人一直是你皇兄。”

   “是真的,那麼多人都親眼看到,難不成我還能聯合所有人來欺騙母妃?兒臣哪有那個膽子,母妃你相信我,讓皇兄娶個那樣的女人本來就夠憋屈了,可她還給皇兄戴綠帽子,母妃你讓別人怎麼看皇兄?”

   蕭天玥指著自己臉上的傷道:“還有,母妃你看看女兒的臉,難不成這傷還能是兒臣自己打出來的?兒臣差點就死了,母妃,大夫說了,兒臣臉上的傷就算治好了也會留疤,嗚嗚,母妃,難道我會自己毀了自己的臉?”

   蕭天玥一番添油加醋,信誓旦旦的話讓靜妃臉色也是陰鷙至極,思索了半晌後她戾聲道:“起來,這就隨母妃去見你父皇,這個紀華裳還真是反了天了,居然敢對你下如此毒手,本妃今日定要向皇上討個公道,否則她當真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更不知道這大鄴國到底姓甚名誰,居然也敢欺到本妃頭上來,簡直可恨!”

   靜妃拍榻怒起。

   母子兩人帶著大隊人馬便殺去了騰龍殿。

   剛走到殿外,就看到還跪在殿外的蕭寧,靜妃心中憋著一口惡氣,只覺最近諸事不順,這紀家兩姐妹更是他們母子三人的克星。前腳紀嫣然那個狐媚子剛害的她們母子幾乎反目。後腳紀華裳不止給皇兒臉上抹黑,更惡毒毀了玥兒的容害得她們母女差點陰陽相隔。

Advertising

   原本她還覺得讓寧兒娶了紀華裳,再納了紀嫣然為側妃,效仿娥皇女英也不失為一個兩全齊美之法,可現在她深深覺得,這樣的兒媳婦兒?

   她是一個都要不起!

   靜妃怒氣騰騰看也沒看蕭寧,上前便要著小太監通報,殿門卻在此時大開,從裡面走出一個人來。

   “奴才見過靜妃娘娘,三公主。”

   “方公公,本妃有重要的事要見皇上,還請你進去通報一聲。”

   靜妃說的還算客氣,御前內侍總管太監方圓看到三公主臉上的傷,不敢耽誤連忙道:“回靜妃娘娘,皇上正和皇後娘娘在裡敘話,靜妃娘娘稍候,奴才這就前去稟告。”

   說完又轉身快步返回殿內。

   蕭天玥因臉上傷口刺痛,整個人有些焦躁,本想闖進去,卻被靜妃抓住袖子給了記警告的眼神,低低道:“記得母妃跟你說的話,不許胡來。”

   靜妃受寵多年不是沒有緣由,她從來都知道什麼人她能得罪,什麼人她得罪不起。這兒是騰龍殿。帝後皆在,還容不得她們放肆,她們是來告狀的,可不是來討皇帝嫌的。

   公主受傷那是何等大事?沒等片刻方圓便出來將兩人恭敬迎了進去。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