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同意

   “以沫,別不要我。”戰時濂的臉貼在她的頸間,聲音裡是軟軟的哀求。

   兩個人都不動。

   感覺到溫熱的液體順著頸間流下來,夏以沫心中一悸。

   戰時濂在流淚。

   她稍稍回轉過身體。

   戰時濂緊緊把她摟在懷裡:“以沫,別不理我,別不要我。

   夏以沫被他箍得喘不過氣來。

   他的唇在黑暗中摩挲著,找到她的唇,吻上來,他像孩子一樣痴纏,吻她,摟住她,不讓她有一點點的拒絕和掙扎。

   他那麼怕,那麼怕,他怕失去她。

   夏以沫的心一點點,一點點的軟下來,淚順著眼角滑落。

   戰時濂發覺了,一點點去吻掉她的淚。

   他把她的手放在他的胸口:“以沫,這裡是空的,心,給你了。”

   “以沫,相信我,我愛你,我只愛你。”這是這一夜他說得最多的話。

   夏以沫的眼淚無法控制。

   她愛他!無法控制的愛他。

   愛這個信她、寵她的男人,她的心除了他再也裝不下其他。

Advertising

   兩個人都沒有睡安穩,相擁而眠,一個人動了另一個人就會驚醒。

   仿佛心有靈犀,他們都在恐懼,都那麼的害怕對方會離開自己。

   可是,他們誰都不說話,只有擁抱,緊緊的擁抱,恨不得讓對方嵌進自己的身體裡。

   直到天色大亮。

   直到門鈴響起。

   戰時濂去開門,是管家戰宜年。

   戰宜年看到一臉憔悴的戰時濂不由吃了一驚。

   “年叔,什麼事?”戰時濂沒有請戰宜年進來的意思。

   戰宜年恭敬地低下頭:“二少爺,三爺一家回來了,老爺請您帶著夏小姐回去一趟,老爸還請了楚老爺子,說是一起來商量一下你們的婚事,請您一定要帶夏小姐回來,老爺在華景等著。”

   戰時濂一愣。

   戰宜年的態度更加恭敬,語氣裡帶著些欣喜:“老爺已經知道了夏小姐的身份,怪您沒有早一點告訴他,他約了楚老過來,一起商量你們的婚事,二少爺,您和夏小姐抓緊時間過去吧。”

   說完,戰宜年行了個禮,轉身離開。

   戰時濂輕輕關上門,心裡卻是喜憂參半的。

   回頭看到站在臥室門口的夏以沫,知道她已經聽見了:“以沫,爺爺他——”

   夏以沫轉身回了臥室。

Advertising

   戰時濂快步追上來,從背後抱住她:“以沫,聽我說,不管怎麼樣,爺爺答應了,我們——”

   “戰時濂,你的胡子長出來了,我幫你刮胡子吧。”夏以沫打斷了他的話。

   戰時濂目光一暗,他知道,爺爺的態度傷了她。

   他愛以沫,並不是因為以沫的背景家世,而是她這個人。

   可是爺爺——

   以沫的心是澄澈的,她無法接受爺爺這樣鮮明的立場。

   戰時濂坐在椅子上,微仰起頭,下巴上靑虛虛的胡茬,讓他看上去很憔悴。

   夏以沫認真的用熱毛巾捂了捂戰時濂的下巴,然後塗好剃須膏,輕柔的按摩至起泡。

   戰時濂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夏以沫,而夏以沫垂眸專注的做事,仿佛手下是一件稀世的工藝品一般。

   兩個人都沒有說話,夏以沫在細心的剃好了胡須,再用熱毛巾敷一下他的下巴。

   她忽然伸出手捂上了他的眼睛,俯身在他的唇邊輕輕印上一個吻,這是她第一次幫他剃須,以前,外公臥病在床的時間,小小的她,給外公抹過剃須膏,看著媽媽給外公剃須。

   外公笑著說:“以後小以沫要親手給你愛的男人剃須啊!”

   戰時濂就是她最愛的男人,這件事,她做了,不管以後如何,沒有遺憾了。

   正在起身之際,被戰時濂緊緊摟在懷裡。

   兩個人都沒有說話,夏以沫的淚落在了戰時濂的發間。

Advertising

   戰時濂,我該怎麼辦?

   夏以沫的沉默,讓戰時濂的心無處安放。

   “以沫,跟我回去見爺爺,好嗎?”他低聲懇求。

   夏以沫的心絞痛。

   在戰時濂的心裡,爺爺是非常重要的人。

   可他並不知道,其實他的爺爺並不是他想像的,以為的那樣愛他。

   可以因為楚家就接納她的人,看中的並不是感情,而是她的背景,她不想把楚氏拖下水,直覺上,戰正初的野心太大了,她不能因為自己的幸福而令楚家有任何損失。

   但是,戰時濂現在,已經管不了那麼多。

   對於他來說,只要能和以沫在一起就好,他只要結果。

   沒有什麼比以沫更重要,他知道楚家對以沫的好,他會百倍的報答楚家為他們所做的一切,一定不會讓楚家有任何損失,可以傾盡自己的一生報答楚爺爺對他們的好。

   門鈴又響了,夏以沫掙開戰時濂的懷抱,搶步去開門。

   “文哥?”夏以沫詫異地看著站在門口的楚文。

   楚文憐惜地看著兩天下來,瘦得臉只剩下巴掌大小的夏以沫,她的臉色極差。

   “以沫,爺爺讓我來接你去戰家,有些事,說清楚的好。”楚文溫聲道。

   夏以沫垂下眼眸,她並不想去。

Advertising

   “以沫,有楚爺爺和文哥,你不用怕,我們一起回去好不好?”戰時濂聞聲走出來,軟下聲音,帶著明顯的哀求。

   看看站在門口的楚文,瞥一眼戰時濂,夏以沫輕輕點了頭:“我去換件衣服。”

   楚文看一眼戰時濂:“那,我和爺爺先過去了。”

   夏以沫點了點頭。

   等到她換好衣服的出來的時候,戰時濂端著一杯熱牛奶遞給她:“先喝一杯奶吧。”

   牛奶溫熱的氣息撲面而來,帶著淡淡的味道。

   夏以沫一轉身衝進衛生間,又干始干嘔,可惜胃裡什麼都沒有。

   “以沫,以沫你怎麼了?”戰時濂拍著她的後背,焦急地問。

   夏以沫抬著頭,看一眼鏡中的他和自己,平靜地說:“這幾天飲食不規律,胃不舒服。”

   “那我們先去醫院檢查一下吧,開一些藥,或者,我們去溫教授那裡。”戰時濂的聲音中帶著不安。

   夏以沫搖了搖頭:“沒關系的,以前也有過,吃點粥,養幾天就好了。”

   說完打開水籠頭洗臉。

   戰時濂的心中有著隱隱的不安。

   幾天的時間,她剛剛有些紅潤的臉已經沒了顏色,下巴尖尖的,顯得那雙清澈的眼睛更大了,只是沒了從前靈動的光彩。

   她眸中的憂傷讓他的心特別忐忑不安。

   華景別墅。

   戰時濂和夏以沫剛從車庫走出來,就見到兩個十六七歲的半大男孩衝過來:“二哥!二哥!”

   戰時濂難得露出笑容,與他們擁抱。

   “呈寧,呈俊,好久不見。”

   戰呈寧和戰呈俊卻看著夏以沫笑:“二哥,你有女朋友了?姐姐好,我叫戰呈俊,這是我哥戰呈寧。”

   戰呈寧自來熟地與夏以沫打招呼。

   夏以沫不禁微笑。

   這樣熱情友好的男孩子,令人無法拒絕他們的善意示好。

   他們倆的眉目間與戰時濂有些相似,戰家的基因很強大,兄弟們都長得很像,尤其是戰呈卓和戰時濂。

   只不過眼前的戰呈寧和戰呈俊陽光俊朗,與戰呈卓的邪魅,戰時濂的冷峻,戰呈池的畏縮完全不同,這兩個男孩天宇人一眼見了就覺得親切。

   戰時濂微笑,對夏以沫說:“以沫,這是三叔家的孩子,呈寧、呈俊。”

   然後對著兩人說:“叫嫂子。”

   “嫂,嫂子?”戰呈寧和戰呈俊吃驚的對視一眼,但旋即笑了。

   兩人齊齊一手在前胸一手放在背後,躬身行禮:“嫂子好!謝謝你收留我們二哥,解救了人類!不再讓他單身,為害人間!”

   兩個調皮的男孩子,夏以沫被他們逗得忍俊不禁

   戰時濂一人踢一腳,笑道:“說什麼呢!”側頭看到夏以沫的笑容,也就不打算計較跟這兩個臭小子計較了,他們,能令以沫笑,比什麼都好。

   兩個人已經不理他,一邊一個圍著夏以沫:“嫂子,二哥是個無趣的人,我們一起玩,不理他!話說,嫂子你多大,是不是跟我們差不多?還是我們有共同語言,你跟二哥沒有代溝嗎?他那麼老?”

   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不給戰時濂說話的機會,卻句句都擠兌著戰時濂。

   夏以沫看一眼微笑著的戰時濂,此時的他也正微笑著看著他們。

   夏以沫明白,戰時濂和她一樣,對親情有著超乎尋常的渴望,這樣的兄弟之情,是他最珍視的東西。

   夏以沫清清喉嚨:“我二十二歲了,好像,跟你們也應該有代溝吧?”

   戰呈寧張大嘴巴:“不會吧?我,我以為你也就十八九歲呢,還想說二哥真變態——”說完捂住了嘴巴。

   戰時濂無奈的笑:“兩個沒良心的,我上次送你們的一人一只遠程攝像是不是白送了?”

   戰呈俊馬上道:“啊,不說這個我們都忘記了,二哥,那個程序軟件有些問題,能不能幫我們看看?”

   戰時濂看一眼夏以沫:“這個問題你們可以問我太太了,她可是高手。”

   戰呈寧和戰呈俊瞪大眼睛看著夏以沫:“真的假的?”

   夏以沫微笑:“把你們的東西拿來給我看吧,別聽他吹牛,我要見了東西才知道。”

   兩個人立刻歡天喜地起來。

   四個人進到客廳,裡面已經坐滿了人。

   楚老爺子也到了,看到她,露出慈祥的笑容:“以沫,來!”

   夏以沫走過去依在楚老爺子的身邊,淡淡地衝著戰家的眾人點了點頭。

   戰老爺子哈哈大笑:“沒想到老夏的外孫女居然做了你的孫女,不過這樣更好,以後以沫成為我們戰家的媳婦,我們兩家就是親家了。老夏在天之靈,想來也可以安慰了。”

   楚老爺子拍了拍夏以沫的手,只慈祥的笑笑。

   她回了爺爺一個微笑,示意自己沒事。

   “以沫,這幾天的事有些誤會,你不要往心裡去,以後你和時濂可要好好的。”戰正初滿面紅光,慈祥看著夏以沫。

   “對了,來,給你介紹一下你們的三叔三嬸!”說完看向戰時濂。

   戰時濂牽過夏以沫的手,一同站在一對中年夫婦面前:“三叔三嬸,這是我太太以沫。”

   夏以沫與戰時濂一起行了禮,喚一聲:“三叔三嬸。”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