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備孕

   其他人也石化中。

   千年難得一見的風景——他們的老板,笑了!走神了!

   肖嘉瑞以拳抵唇,輕輕咳了一聲:“戰總,今天,要麼先到這裡?”

   肖嘉瑞猜測,他的老大應該是在想小嫂子了。

   這段時間他們的工作量驟增,戰氏和 季氏同時有動作,讓他們不得不防,再加上年底將至,太多的工作需要計劃和總結。

   每年的這個時候,他們加上老大都會加班累成狗。

   可是今年,直到現在,狗只有四只,就是他們四大特助。

   而他們的老大,夜夜加班,還每天神采奕奕,連咖啡都不用喝了。

   彭越有一天頂著兩只黑眼圈,一邊喝著超濃黑咖啡一邊說:“我覺得老大是因為結了婚才變成這樣的,難不成男歡女愛能讓一個男人變成超人?”

   華燦頂著同樣的黑眼圈,懶洋洋地懟他:“滿大街都是已婚男人,你見哪個像咱們老大這樣了?”

   齊宇打了個哈欠:“我覺得秘密在老大的保溫飯盒裡。”

   提到這個,四個人四頭黑線。

   他們英俊瀟灑,冷酷有型,玉樹臨風,傲睨萬物的老大,最近每天上班都拎著一只小小的保溫箱,裡面一只保溫飯盒和一只保溫杯。

   還好地下車庫的電梯是直達頂樓的,只有他們四個見過他們英武的總裁大人拎飯盒的樣子,要不然只怕全公司都要掀起軒然大波了。

   自此,他的午飯都在辦公室解決,不用想也知道這飯菜是誰做的了。

   而且他現在連咖啡都喝的少了,只喝小嫂子給泡的茶。

Advertising

   “別盡想著男歡女愛的事,你該想著到哪找一個會做飯的女孩子做老婆,你看咱們老大最近的氣色,我們跟他比,倒像是夜夜笙歌,被吸干了一樣。”齊宇再打了個哈欠,搖搖頭。

   “天知道,我們連看一眼女人的心情都沒有了,還吸干呢,現在就是有個脫光了的站在我面前,我怕自己都沒興趣!”華燦嘆了口氣,按下打印鍵,聽著打印機准備地執行了他的命令。

   眾人默。

   不得不承認,有道理。

   但是沒天理啊!

   戰時濂聽到肖嘉瑞的話回過神來:“那好,今天就到這裡吧,其余的收尾工作三天內做好即可,劉經理回去以後把這份文件再發到我郵箱一下。這段時間大家都辛苦了,早點下班吧。”

   眾人都愣了愣,這還是第一次聽到“早點下班”四個字從戰總裁口中說出。

   收尾的工作三天內做完?

   沒聽錯吧?

   正常的不是應該今天晚上熬個通宵?

   眾人的目光齊齊看向肖特助,因為他們的老板已經起身走了。

   肖嘉瑞辛苦的繃著一張臉,向該交資料的人要了資料,提示大家散會。

   做為四特助之首,他實在忍得辛苦,又不能學那三個家伙沒事就爆料一下自己的猜測,他這兒有正版的都得忍著不能說。

   回到辦公室門口,果然另三只驚訝地看著他,誰也沒想到,這麼早就結束了。

   肖嘉瑞懶得解釋。

Advertising

   內線電話響起,是前台接待打來的:“樓下有位 季小姐,想見戰總裁。”

   四人皆是一愣,抬頭卻見到戰時濂已經手臂上搭了外套,拎著保溫箱走出來。

   “老大,樓下有位 季小姐想見您。”彭越拿著電話,掩著話筒輕聲說。

   戰時濂微一蹙眉:“我下班了。”然後揚長而去。

   彭越聳聳肩,直接告訴前台:“戰總已經走了,請 季小姐下次再約。”

   “哪個 季小姐?”華燦好奇的問。

   彭越搖頭:“管她哪個 季小姐,我要回家睡覺去了,愛誰誰吧。”

   用光速收拾好東西,下樓,回家,睡覺覺去!

   戰時濂從升梯直接到地下車庫,走向自己的車,心中微笑,不知道那個小丫頭今晚會做什麼菜。

   “時濂!”一聲嬌柔的呼喚在身後響起,緊接著一個身影帶著一股香風就撲了過來。

   戰時濂本能的躲開,來人只抱住了他的胳膊。

   “ 季輕語?”戰時濂詫異的看著面前的人。

   季輕語一身大紅色的洋裝,張揚但不作做,熱烈又不失嬌柔。那張姣好的臉上妝容精致,笑容完美。

   季輕語把臉貼在戰時濂的胳膊上,用力緊了緊,然後抬頭,笑靨如花:“想死我了。”

   紅唇已經湊上來。

Advertising

   戰時濂閃身,抽出被抓住的手臂,已經冷了臉。

   季輕語目光掠過剛剛蹭在他潔白襯衫領口的一抹口紅,笑容依舊:“你怎麼還是這個樣子?我們都兩年沒見了,你就一點都不想我嗎?我可是想死你了。”

   戰時濂從來不會跟任何人有近距離的接觸,而且極討厭別人碰觸他的身體。

   季輕語一向知道,她只是試探一下他的反應而已,還好沒有被他甩出去。

   她親眼見過戰時濂把一個投懷送抱的女人直接扔出去,在他的字典裡,從來沒有憐香惜玉這個詞。

   他對自己還是不同的,只是掙開罷了,想到這裡,她的心高興起來。

   戰時濂移開腳步,拉開距離,淡淡地說:“回來啦?”

   季輕語點頭,失望地看著他:“一點也不驚喜嗎?”

   戰時濂走向自己的車。

   “送我回家吧,去我家吃飯好嗎?我媽媽做了很多好吃的。” 季輕語跟了上來。

   直達的電梯門打開,肖嘉瑞四人一齊走出來,看到 季輕語也是一愣。

   “嘉瑞,送 季小姐回家,不好意思,我晚上有事,改日再去拜訪。”戰時濂打開副駕駛的車門,卻不是請 季輕語上車,而是把手中的保溫箱放在了座位上。

   季輕語嘟著嘴看著他,站在他的車前不動。

   肖嘉瑞只好走過來:“ 季小姐,我們走吧,戰總有事。”

   已經坐在駕駛座上的戰時濂冷冷看著他們。

Advertising

   季輕語衝著肖嘉瑞大喊:“誰要你送,我自己走!”

   說完踩著十二釐米的紅色高跟鞋向另一側停靠的紅色法拉利跑車走去。

   肖嘉瑞向車內的戰時濂攤了攤手。

   戰時濂面無表情的發動車子開走。

   四特助面面相覷,均感覺情況有點不太妙。

   戰時濂給夏以沫打電話,今天時間正好,可以親自過去接她。

   到了老地方,小東西像以往一樣左右看看,確定沒有熟人才像做賊一樣跳上車子。

   看得戰時濂好氣又好笑。

   夏以沫讓戰時濂在小區外面的藥房停一下,她要去買點東西。

   “你哪裡不舒服?”戰時濂緊張地問。

   夏以沫拍掉他伸過來放在她額頭上的大爪子:“我沒有不舒服,就是買一點中藥材煲湯用,給你補身體!”說完跳下車。

   戰時濂失笑,他的身體的確被她補得不錯。

   夏以沫順便買了兩只驗孕棒。

   她的生理期已經遲了十多天了,因為太忙,都忘記了這事了。

   回到家,夏以沫給戰時濂泡了一杯西洋參茶,讓他在客廳裡休息,自己手腳麻利的把昨天就准備好的食材放到鍋裡煲上。

   她把驗孕棒悄悄藏了起來,因為還沒有確切的消息,所以不想讓戰時濂知道。

   想到這裡,忽然發現一個問題,她沒有問過戰時濂是否喜歡孩子,糟糕!這是個大問題,如果戰時濂不喜歡孩子怎麼辦?

   小心調好灶台上的火,她走到客廳裡坐到戰時濂的身邊,戰時濂正在平板電腦上聚精會神的看股市。

   夏以沫忽然聞了聞他的袖子。

   “怎麼了?”戰時濂眼睛沒抬的問。

   “香水味,蘭蔻的。”她吸了吸鼻子,然後捂上,眼睛盯著戰時濂。

   戰時濂皺眉,應該是剛剛 季輕語抱住他的時候染上的。

   他站起身:“那我去洗澡。”他討厭女人的香水味,剛剛是不防備,否則一定不會讓 季輕語近身。

   夏以沫驚訝的看著他,在他起身的瞬間,也看到了他衣領上的口紅。

   “怎麼了?”戰時濂奇怪的看著她,夏以沫隨手指了指,拿起茶幾上的一面小圓鏡遞給他。

   戰時濂的臉瞬間黑了,一言不發進了浴室。

   穿著浴袍出來的時候,手裡拎著個垃圾袋,直接開門丟去門口的垃圾筒。

   夏以沫追過去問:“你扔了什麼?”

   “衣服,髒死了。”戰時濂臉色很難看。

   夏以沫咽了咽口水:“戰時濂,你是用這種的態度在向我解釋你很不喜歡那個女人?”

   戰時濂愣了愣,他其實並沒有想向夏以沫解釋什麼,因為他也沒做什麼呀。

   “你以為這樣子,我就不追究你在外面招蜂引蝶了?”小女人雙手叉腰,眼睛瞪著戰時濂。戰時濂完全看呆住了,這個小模樣,太可愛了。

   “你自己不檢點,關衣服什麼事?衣服不是花錢買來的?你這都不是浪費,是敗家!”質問一聲邊著一聲。

   戰時濂的目光中滿滿的欣賞:“小太太,你吃醋的樣子真好看。”

   說完長臂一伸,把她抱起來走到沙發上坐下,將掙扎的小人兒放在自己的腿上,先吻了再說。

   夏以沫兩腳亂踢,小拳頭猛砸戰時濂的後背,卻根本掙脫不開。

   直到戰時濂過足了癮才放開她。

   夏以沫大口喘息,臉頰緋紅,眼睛也因動情而亮晶晶的:“戰時濂,你還沒解釋!”

   戰時濂輕啄一下她的紅唇:“解釋什麼?有什麼好解釋的?”

   “香水和口紅!你是不是喜歡別的女人了?”夏以沫氣鼓鼓的指控。

   戰時濂笑著又親一下:“傻丫頭,我的心都給你了,沒心的人又怎麼喜歡別人?”

   夏以沫語塞,這家伙,情話越說越動聽了。

   她蜷在戰時濂懷裡,無限委屈:“還是寧寧說得對,像你們這種男人,太招風了,就好像端著一碗面條,坐在一群餓鬼中間一樣,周圍都是想搶面條的人,看得累死了!”

   戰時濂滿頭黑線,苦笑:“你們這又是什麼理論?”

   夏以沫挪了挪身體,給自己找了個舒服的位置:“寧寧好像被楚玉追得有點動搖了。”

   戰時濂挑眉:“那我要不要恭喜他一下?他最近可是很消極怠工呢!”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