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保證

   溫幼寧從小到大,一切都靠自己,從來不會告訴任何人她爸媽的身份,要知道以她爸媽的身份,在M市,就算是那些政府領導也要給幾分面子的。

   如今,為了自己,她居然把爸媽都搬出來壓人。

   戰時濂目光溫柔的看著她們:“好!我保證,我會傾盡所有對以沫好,讓她一輩子幸福!”

   夏以沫沒有想到戰時濂會做這個保證,有些詫異。

   溫幼寧還算滿意,這個家伙要是敢對以沫不好,她一定不放過他!

   門鈴響了,以沫心中一動。

   “楚陽哥,你們都被罰得那麼慘,那楚家大哥被罰過嗎?”夏以沫笑著問。

   戰時濂寵溺的看著她,他的余光已經掃到楚文進門了。

   “當然,大哥最忙,缺席的次數最多,所以被罰也最多。”楚陽眉飛色舞。

   “二哥,最近那次大哥被罰什麼了?我沒在,沒看著熱鬧。”楚陽問楚玉。

   “爺爺打高爾夫,大哥當球童,撿了一天球,爺爺說他太缺乏鍛煉。”楚玉說完,兩兄弟不厚道的相視而笑。

   “要不要我向爺爺提議,讓你們倆也撿一天球?”一個聲音在玄關處響起。

   楚陽“騰”地站起身:“大,大哥,你,你,你怎麼也來?”

   “我不能來嗎?”楚陽含笑看著自己的兩個弟弟,向戰時濂點點頭。

   楚玉也站了起來,他也有點吃驚,大哥怎麼會來?

  

Advertising

   他來干嘛?

   腦子裡迅速過一遍有沒有他交過來的任務沒完成的。

   沒有,確定沒有!

   “你們緊張什麼?這麼怕我還敢在背後說我壞話?”楚文溫和的笑看弟弟們。

   夏以沫和溫幼寧都覺是楚文好溫文好儒雅。

   只有楚玉和楚陽知道,他家大哥一向都是用這副溫良的面孔殺他們於無形的。

   “楚文哥,你們楚家的爺爺好可愛。”夏以沫跟楚文打招呼。

   楚文寵溺的看著夏以沫,手撫上她的肩膀:“那下周跟我一起回楚家見爺爺。”

   他的話還沒說完,夏以沫就被戰時濂一把拉過去,隔開她和楚文:“文哥,我會帶她去見爺爺的,你太忙了,不勞費心。”

   楚文詫異的看著戰時濂,看他摟著夏以沫的肩膀,很著急的樣子。

   “你們?”楚文看向一臉羞澀的夏以沫。

   夏以沫掙開戰時濂的手,紅著臉過來拉著溫幼寧:“楚文哥,這是我的好朋友溫幼寧,寧寧,這是楚文哥哥,他爸爸媽媽和我媽媽是好朋友。”

   溫幼寧伸手與楚文握了握:“你好,楚先生。”

   楚文禮貌的與溫幼寧握手:“你好,以沫說過你照顧她很多年,謝謝你對她這麼好。”

   溫幼寧對楚文的觀感立刻滿分,這是一個在乎以沫的人:“我拿她當妹妹。”

Advertising

   楚文又看向再次把夏以沫攬過去的戰時濂。

   “你,你們不認識嗎?”夏以沫有些詫異的看著兩個人,她覺得他們應該認識啊?

   戰時濂拍拍她:“我們當然認識,文哥,這是我老婆。”

   楚文眉頭皺了起來:“以沫?”

   夏以沫的臉紅了,點了點頭:“是,楚文哥,我,我和他結婚了。”

   楚文的面色冷了下來,他看了一眼戰時濂:“談談吧。”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