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效顰

   “ 林先生!”戰時濂打斷 林雄的話,聲音沒有一絲溫度。

   “昨天不是當眾都說得很清楚嗎?夏以沫如果要反悔,那也要她自己來!”

   林雄臉色一變,沒想到,戰時濂是動真格的。

   林芊芊急了:“戰總,您不了解情況,我姐姐和韓天宇的婚約是不可能會更改的,那可是她媽媽親自為她訂下的,她說解除是不算數的!”

   戰時濂雙手交叉放在胸前,向身後的椅背一靠:“哦?那我說的總算數吧? 林先生,我戰時濂想做的事,從來還沒有人敢攔著,你不信?”

   “不敢,不敢,戰總說笑了。” 林雄覺得自己的後背涼涼的。

   “我從不說笑。”戰時濂的聲音冰冷至極。

   “戰總!我叫 林芊芊,今年二十歲,我是夏氏娛樂傳媒董事長 林雄的女兒,將來會是他的繼承人,我在S大學經濟管理,讀大二,請問,您願意娶我嗎?” 林芊芊大膽的看著戰時濂。

   今天為了來見他,她精心打扮過,自認足以吸引他的目光。

   身上的這件粉紅色連衣裙是巴寶林今夏新款,襯得她的身材更加窈窕,皮膚更加白皙,,腳下是訂制的銀色十釐米高跟鞋,項鏈和手鏈都是當年夏以沫的媽媽留給她的,貨真價實的好東西,這渾身上下無不精致完美,無可挑剔。

   她含情脈脈的看著戰時濂,聲音溫柔動聽。

   戰時濂眸光一冷,暴吼:“齊宇!”手中的派克的限量簽字筆應聲而斷。

   二人都被戰時濂突如其來的脾氣嚇了一跳。

   守在門口的齊宇推門進來:“戰總!”

   “把人給我趕出去!下次問清楚了再帶人上來,除了夏以沫自己,誰都不可以借用她的名義!”戰時濂全身氣息瞬間冰冷。

  

Advertising

   林雄暗中吃驚,這位戰少真的如傳說中一樣可怕。

   “戰總!戰總!您聽我說,我真的會是夏氏傳媒的繼承人,我——” 林芊芊慌忙重申。

   齊宇卻完全不給她機會,直接把她和林雄半拎半拉的丟出了門。

   在門關上的那一瞬間,她聽到戰時濂冰冷的聲音:“東施效顰!”

   林芊芊氣得臉都白了。

   “戰總,老爺子已經到會議室了,請您過去呢。”肖嘉瑞敲門。

   夏以沫在起草她的結婚協議,時不時看向手機。

   手機一直沒有動靜。

   戰時濂,是我條件開得不夠優厚嗎?你的決定就這麼難做嗎?

   會不會他反悔了呢?

   夏以沫的心漸漸紛亂,是否不應該把這個男人做為唯一的出路呢?

   此時的戰時濂正陪著爺爺在清和軒吃午飯。

   老爺子打量一下給他布菜的孫子:“氣色不錯。”

   戰時濂嘴角有一絲淺笑:“這話應該是我說爺爺才對。”

   老爺子捋了捋胡子笑道:“我的氣色當然好,我每天都打太極鍛煉身體,我得好好活著,還等著報重孫子呢!”

Advertising

   戰時濂給老爺子續茶,手握成拳掩在唇邊輕咳一聲。

   肖嘉瑞敲門進到包房內:“老爺子,戰總, 季董事長想過來問候老爺子。”

   老爺子看一眼戰時濂,對肖嘉瑞說:“讓他過來吧。”

   等肖嘉瑞出去,老爺子又湊近戰時濂:“我看 季家對你挺中意的,你怎麼想?”

   戰時濂眉梢一挑:“您想聯姻?”

   老爺子一副大驚失色的表情:“JK已經被你禍害到需要聯姻的地步了?”

   戰時濂嘴角一抽。

   老爺子湊過來:“孫子,那你有目標了沒?”

   戰時濂輕輕點頭:“嗯。”

   老爺子眼睛一亮:“真的?誰家的姑娘?我認識嗎?帶來給我看看?不會真是季家那個丫頭吧?”

   戰時濂眉頭一擰:“爺爺!別亂點鴛鴦譜,我和她沒關系,早就告訴您了?你也說了JK不需要聯姻,別老把我和她想到一起去。”

   “那是誰?帶來給我看看!”老爺子興致不減。

   戰時濂把茶遞給老爺子:“還沒搞定,等成功了帶給您看。”

   老爺子更是開心:“哦?你搞不定?太好了,你搞不定的姑娘一定錯不了。”

   戰時濂看老爺子一眼,低頭夾菜:“親爺爺?”

Advertising

   正說著,外面傳來敲門聲,兩祖孫齊齊收了臉上的表情,變成一座老冰山和一座小冰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