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請罪

   事情告一段落,溫幼寧也終於抽出時間回家向父母請罪了。

   夏以沫當然要跟著一同去,不過她因為不放心,還是透露了消息給楚陽。

   看著跪在面前的女兒,溫教授神情淡淡,倒是一把拉起夏以沫:“以沫,快起來,你看你瘦的,就剩一把骨頭了,趕緊讓你伯母給你做點好吃的。”

   季靜姝看一眼低頭跪著的女兒,拉過夏以沫:“走吧,跟伯母去廚房,幫伯母做飯去。”

   夏以沫偷偷踢一腳溫幼寧,溫幼寧當然明白,老老實實跪著,一言不發。

   夏以沫一邊擇菜一邊偷偷伸頭瞄著客廳裡的父女倆。

   季靜姝把她拉回來:“好了,不用看了,什麼事都讓他們自己解決吧。”

   夏以沫擔心的說:“可是寧寧跪半天了,溫伯伯都沒讓起來。”

   季靜姝慈愛的看她一眼:“跪也是她應該的,這樣寧寧也就知道她現在在做的事來得多不容易,沒有理由放棄和不好好做。”

   夏以沫吃驚的看著 季靜姝,好半天才消化了她的話,結結巴巴的說:“伯,伯母,你們,你們不反對寧寧了?”

   季靜姝微笑:“我們什麼時候反對她拍戲了?你溫伯伯是氣她做什麼事都沒有長性,是想治治她這個不穩定的性子。”

   夏以沫拍拍胸口:“伯母,我的心啊,一直懸著一直懸著,都快得心髒病了。”

   季靜姝拍拍她的臉:“你啊,總為那個瘋丫頭操心,倒是好好照顧你自己一些,實習還順利嗎?有什麼需要就來找我們,我和你溫伯伯可是一直當你是女兒的,你要是見外就太對不起我們了,寧寧不聽話,你溫伯伯還說,沒事,我們還有以沫呢!”

   夏以沫笑,點頭:“就是就是,還有我,我可比寧寧乖著呢。”

   楚陽來的時候,就見到這樣的情景。

   溫教授在沙發上坐著喝茶看報紙,小師妹溫幼寧垂頭喪氣的跪在茶幾前。師母和以沫小師妹在廚房忙碌。

Advertising

   “今天怎麼有空過來?”溫偉照放下報紙,問楚陽。

   楚陽把手中拎著的盒子送到廚房:“師母,我買了師父最愛吃的大閘蟹,麻煩師母和以沫給我們做了吧。”

   並衝以沫使了個眼色。

   走到溫幼寧身邊,好奇的說:“寧寧你又犯什麼錯誤了?以沫在廚房裡忙得不可開交,你怎麼還跪在這兒?”

   溫幼寧故意一臉憂傷的看著楚陽。

   楚陽恍然大悟的樣子:“哦,惹師父生氣了哈?師父,要麼罰她去廚房幫忙吧?”

   溫偉照把報紙疊起來,淡淡地說:“我可沒讓她跪著。”

   楚陽和溫幼寧都是一愣。

   溫偉照覺得火侯也差不多了,示意楚陽坐到自己身邊。

   “寧寧,你知道我為什麼要反對你演戲,進娛樂圈嗎?”

   聽到爸爸平靜的和她說話,溫幼寧先是詫異了一下,但很快調整好,抬起頭,認真的看著爸爸:“我知道,娛樂圈是個大染缸,我性子太直,您怕我吃虧,也怕我時間長了迷失了自己。”

   她用膝蓋往前挪了挪:“爸爸,您放心,我簽約的時候就附加了條件,我不拍吻戲,不脫不露,不用緋聞做宣傳,我一定會堅守自己的原則。”

   溫偉照點了點頭:“我相信你能做到這些,這些也是我對你最基本的要求,但是我最擔心的是你不能夠堅持,你告訴我,你能一直堅持把演員、模特做好,做成你自己的事業嗎?”

   溫幼寧咽了一下口水,低下了頭,聲音小了些:“爸爸,我不想騙您,我不會一直演戲的,當然如果劇本合適,我會演,但是等我積累了足夠的經驗和資本,我,我是想自己做導演的,那才是我的理想。”

   溫偉照詫異地看著女兒:“你已經想好了?早就打算好了?”

Advertising

   溫幼寧點點頭:“爸爸,我不是要做藝人,我是要做演員,我努力演戲真的不是為了有多紅,多出名,現在努力學習駕馭角色,我將來才能導出好的戲,而且爸爸,我從來沒有忘記過您的教誨,我是認真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