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中傷

   楚陽沒有問夏以沫為什麼會和戰時濂在一起,詳細告訴了她護理的要點和飲食禁忌,以沫怕自己有遺漏,一一寫在紙上,用磁扣壓在了冰箱上。

   楚陽走到門口,回頭又對她說:“你勸勸寧寧,去看看老師吧,我覺得老師的態度有些軟化了。”

   以沫連連點頭:“寧寧在拍一部新劇,我們說好了,等她拍完了,我就陪她回家,一直跪到溫伯伯原諒她為止。

   楚陽驚訝,輕輕搖頭:“你們看著折騰吧,用得到我的話,就說一聲。”

   “謝謝楚陽師哥。”以沫乖巧的說。

   她按照楚陽的囑咐,列出一長串菜品食物的單子,准備去超市采購,彭越和齊宇自告奮勇的接過任務。

   她則把書房整理了一下。

   看看時間,悄悄進了臥室,跪坐在床邊,昏暗的光線下,看著戰時濂安靜的睡顏。

   她的心忽然有些滿滿的感覺。

   這個她隨手抓來的男人,把她放在了心裡,此刻她相信了他愛她的話。

   “我好看嗎?”戰時濂忽然開口。

   “啊!”夏以沫嚇得一下子跌坐在地毯上。

   戰時濂輕笑,睜開眼睛,側頭看她:“小太太看了我這麼久,是不是被我迷住了?”

   夏以沫臉紅得發燙,還好窗簾掩著,光線很暗。

   她有些狼狽的爬起來,不理他的話,把手放在他的額頭上試了試:“楚陽師哥說,要觀察你發不發燒。”

   戰時濂任她一手放在自己額頭,一手放到他的額上。

Advertising

   “和我的一樣,不發燒。”夏以沫自言自語。

   “你怎麼會認識楚陽?”戰時濂問。

   “他是寧寧爸爸,溫教授的學生,我們很早就認識。”夏以沫答道。

   “他是你的私人醫生嗎?我記得他好像在中心醫院上班吧?好像還是個很有名的外科醫生。”夏以沫想想彭越說要叫私人醫生的話。

   戰時濂含笑點頭:“他是楚玉的堂弟。”

   夏以沫的嘴巴張成O型,半晌才道:“這個世界好小。”

   “是啊!”戰時濂點頭。

   夏以沫咽了一下口水:“我前幾天還認識了楚玉的堂哥,楚文。”

   “哦?小太太怎麼會認識楚大哥?”戰時濂也有了好奇。

   夏以沫揉了揉自己的頭發,想了想,把在公司裡的事說了:“他說他爸爸媽媽和我媽媽是朋友,他們找了我好多年,他說我以前叫他文哥哥,可是我,想不起來了。戰時濂,我有些記憶沒有了,最近總感覺有重要的事忘記了,可就是想不起來。”

   戰時濂慢慢伸手,撫上她皺著的眉:“沒關系,既然丟了,我們就慢慢找,總會找回來的。”

   “在公司受欺負了?”他沒有忽略她講的事。

   夏以沫不在意的說:“沒事了,現在沒有人找我們麻煩,一切都很順利,而且與楚氏的合作,我和梓筠是聯絡官,還自由了許多呢,楚文哥哥對我們很好。”

   “世界好小,楚家的兄弟居然有三個跟你認識了。”戰時濂笑道。

   “楚家還有兄弟嗎?”夏以沫好奇。

Advertising

   “還有一個,楚聰,他比你小,還在讀高中。有機會帶你去楚家,你一定會喜歡那裡。”戰時濂覺得以沫一定會喜歡楚家的,像他們這種沒有感受過家庭溫暖的人,都會喜歡楚家。

   夏以沫的手指輕輕撫著床單,垂個眼瞼:“戰時濂,我總是覺得我有什麼重要的東西不記得了,在你身邊的時候就會特別明顯。”

   戰時濂心中嘆口氣,臉上依舊笑著:“不著急,等我傷好了,帶你回去原來的地方看看,也 林,可以想起來呢。”

   夏以沫眼前一亮,她差不多有十年沒有回去過了,忙不迭的點頭。

   “你不是說今天要去看溫小姐?”戰時濂轉移了話題。

   一語驚醒夢中人。

   “糟了,我都忘了這件事了。”跳起來去拿手機,其實她剛剛還想問戰時濂是怎麼受傷的,這一下又岔過去了。

   夏以沫拿著手機又坐回到床邊的地毯上,她幫戰時濂多墊了一個枕頭,這樣聊天也方便,想了想,把自己的筆記本電腦也搬到床邊來。

   “你要是想做什麼,我來幫你。”夏以沫一邊說一邊翻開手機的新聞。

   她想看看有沒有關於寧寧的新聞。

   “哇!”夏以沫大吃一驚。

   “怎麼了?”戰時濂問。

   夏以沫把手機遞過來,和他一起看。

   現在娛樂新聞裡都是溫幼寧和田美的消息。

   “新晉小花搶角色不擇的手段。”

Advertising

   “當家花旦被小花痛打。”

   “沒有教養,電影學院學生品質敗壞,對前輩大打出手。”

   “溫幼寧滾出娛樂圈!”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