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出差

   晚上,下了班,夏以沫依然在戰時濂的糾纏中昏昏睡去,戰時濂給她清洗過身體,穿上睡衣,軟玉溫香抱了滿懷,看著她的睡顏,無比欣慰。

   手機忽然震動,這個時間,一定是有要緊事。

   戰時濂放下夏以沫,起身去書房接電話。

   是飛馳找他,剛剛放下電話,楚玉的電話就來了。

   “濂,梓文出事了。”楚玉的語氣凝重。

   “飛馳告訴我了,阿玉幫我准備飛機,天亮出發。”戰時濂答。

   “我和你一起去。”楚玉急切的說。

   “阿玉,情況可能很危險,我一個人去吧。”戰時濂有些猶豫。

   “說什麼胡話!你明早正常去公司,我過去找你,對外就說是我把你帶走的,幫我去處理事情。”楚玉說完就放下了電話。

   戰時濂放下手機,走到落地窗邊,望著濃濃夜色,猜測著一切可能。

   他忽然覺得厭倦,什麼時候,他們才能過上平靜的正常生活?

   夏以沫一早醒來,走出房間,早餐已經在桌上擺好了,小籠包散發著誘人的香氣。

   她眨了眨眼,玄幻了?家裡有田螺姑娘?

   戰時濂穿戴整齊:“早!”

   夏以沫應聲:“早!戰時濂,哪裡來的早餐?”

   “去洗臉,然後過來吃飯。”戰時濂沒有回答她的問題。

Advertising

   夏以沫看到小籠包兩放光,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好,笑眯眯的坐過來吃早餐。

   “你一早下去買早餐了?”夏以沫一邊吃一邊問。

   “我讓彭越買了送上來的。”戰時濂喝了口牛奶。

   “你這樣子可不好,大清早的,就麻煩人。”夏以沫皺眉,資本家啊!

   “丫頭,我要出國幾天。”戰時濂看著因為小籠包而開心的夏以沫,心頭柔軟。

   夏以沫正准備咬小籠包,聞言一怔:“出差?”

   戰時濂點點頭:“我讓彭越這幾天過來接送你上下班,張媽會過來給你准備早飯和晚飯,你自己,要好好的。”

   戰時濂滿心不舍。

   夏以沫驚訝的看著戰時濂:“不用吧?不用麻煩別人了,我可以自己做飯吃的,干嘛還要張媽跑來跑去?也不用彭越天天接送我,我又不是小孩子。”

   “你上班太累了,就別自己做了。”戰時濂堅持。

   “沒事的,你不在家,我可以做得簡單點,煮個面就好了,還麻煩張媽做什麼呢?”她不願意麻煩別人,也不太喜歡家裡有別人,即便張媽對她很好。

   戰時濂想了想:“那,我讓彭越每天帶你在外面吃。”

   夏以沫失笑:“戰時濂,不用這樣的,我能照顧好自己的,倒是你,昨天都沒聽你說要出差?”

   戰時濂如實回答:“是臨時有些事過去處理一下,比較急。”

   夏以沫點點頭:“那你去忙吧,行李收拾好了嗎?你走了,彭越他們應該也很忙嗎?不用接送我也沒有關系的,我可以自己搭地鐵。”

Advertising

   夏以沫擦擦嘴巴站起身。

   戰時濂也站起來,拉過她,摟在懷裡:“讓他接送,讓我放心些。”

   夏以沫看著他認真鄭重的樣子,點了點頭:“好吧,那,你出差也自己照顧好自己,需要我幫你收拾什麼嗎?”

   她還真不知道戰時濂的事她能插手做些什麼。

   戰時濂搖搖頭,忽然俯下身,吻住她的唇。

   夏以沫抗拒了一下,她剛吃完東西,還沒有刷牙。

   戰時濂卻不 林她躲開,直到他滿意了才放開她。

   戰時濂額頭抵站她的額頭,食指輕撫她的紅唇,低低道:“乖乖等我回來。”

   夏以沫感覺戰時濂很不一樣,有一點沉重。

   她拉了拉戰時濂,有些擔憂的看著他:“戰時濂,出什麼事了嗎?”

   戰時濂有些驚異於她的敏銳:“沒有,就是一些公事而已。”

   “那,你也要好好的。”夏以沫咬了咬唇。

   戰時濂笑了,撫一下她的頭發:“小太太擔心我?”

   夏以沫仰頭看他,忽然一笑:“嗯,我不想守寡。”

   戰時濂一愣,繼而咬牙把她抵到牆上:“這樣詛咒自己的丈夫,是不是應該給點懲罰?”

Advertising

   夏以沫大驚失色,連忙認錯:“我錯了,我錯了,饒了我吧。”

   戰時濂笑著松開手,輕輕把她拉到懷裡:“真舍不得你。”

   夏以沫感覺得到他濃濃的不舍,拍拍他的背:“我好好的在家裡等你回來。你自己也要照顧好自己。”

   戰時濂不說話,臉埋在她的發間,深深吸一口她的清香。

   “好,乖乖聽話,等我回來。”終於放開她。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