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膩歪

   但是,夏以沫不會再依附於任何人,所以,她會獨立卻做自己要做的事。她的未來很長,目標很大,等待著她按部就班的去實現呢。

   終於上班了。

   一早,夏以沫比鬧鐘早五分鐘醒來,昨晚在她的苦苦哀求下,答應了戰時濂許多條件的情況下,戰時濂總算放過她,只狠狠要了她一次。

   伸個懶腰,舒展一下酸痛的肢體,剛要起身,就被摟住了懷裡。

   “再睡一會兒。”晨起的慵懶男聲格外的性感。

   他閉著眼睛,在她的臉上蹭了蹭,捉到她的唇,吻下來。

   “唔——”夏以沫睜大眼睛盯著面前放大的俊臉,眼睛閉著,長長的睫毛輕顫,明明是睡意朦朧著,夏以沫忍無可忍,在他的唇上輕咬一下。

   輪到戰時濂哼了一聲,睜開眼睛,不滿的離開她的唇,睜開眼睛瞪著她:“咬我?是不是暗示我我做得不夠好?”

   “不要,不要,我要起床,我要上班。”夏以沫一臉驚慌。

   他的戰鬥力,可不是她敢挑戰的,她今天可是第一天上班,不想還沒去就陣亡,現在首要任務是把這個情動起來就沒理智的家伙擺平。

   戰時濂唇角一抹邪魅的笑意:“想上班啊?那剛剛咬的那一下怎麼算?”

   夏以沫可憐兮兮道歉:“對不起,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讓我起床吧。”

   戰時濂在她唇邊親一下:“叫一聲好聽的。”

   呃,又來,好吧,不能跟這種人講道理,只能智取。

   “老公,我要起床。”夏以沫聲音軟糯糯的。

   戰時濂很滿意:“那晚上要補償我。”

Advertising

   夏以沫心底裡已經在哀嚎了,補償你個鬼啊補償。

   可是,好漢不吃眼前虧啊,連連點頭:“好的,好的。”

   戰時濂在她的耳垂上咬了一下:“說話算話!要是敢違約,我就在你的脖子上種草莓嘍。”

   看著她白皙細滑的脖子,真起啃一口,留個屬於自己的標記。

   夏以沫嚇得一縮脖子,連聲答應:“好,好,好,什麼都答應你,讓我起床吧。”

   戰時濂看著身下又羞又氣的小人兒,心情大好,在她的唇上輕輕親一下,不再逗她,免得惹急了就沒福利了。

   他輕笑著起身下床,得去衝個冷水澡了。

   夏以沫用腳想也知道他去做什麼,她飛快的起身,穿好衣服,鋪好床,去廚房准備早餐。

   戰時濂出來時,夏以沫已經把早餐端上桌。

   戰時濂微笑:“我送你上班,不用這樣早起來,也不用這麼著急。”

   “不要!”夏以沫斷然拒絕。

   “為什麼?”戰時濂很受傷。

   “我一個小實習生,坐著豪車去上班,成什麼樣子?”夏以沫不忍,解釋道。

   “哦,那我停遠一點,要麼我去換輛普通點的車?”戰時濂馬上想到擇中的辦法。

   夏以沫無語,只好妥協:“好吧,那你停得遠遠的。”

Advertising

   戰時濂唇角彎起,為自己的勝利而開心。

   這個人真是!幼稚!夏以沫腹誹。

   季氏集團也在市中心,離JK並不遠,戰時濂把車停在中心廣場那裡,夏以沫穿過廣場就到了。

   夏以沫紅著臉下車,這個家伙一定要一個告別吻才肯開車門,可是他的吻從來都不是蜻蜓點水似的就能過關的。

   看著夏以沫有些倉惶的逃跑,戰時濂心情甚好的開車去JK。

   他的小太太,不知不覺間在慢慢的放下心防,只是她自己也沒有發覺罷了。

   他願意這樣慢慢等下去,等她不知不覺的走出來。

   到了JK,肖嘉瑞跟進來:“老大,飛馳發來消息,玫瑰堂換了主人。”

   “ 季梓文?”戰時濂挑眉。

   肖嘉瑞點頭。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