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蹭飯

   一連幾日在JK國際都沒抓到戰時濂,楚玉暗襯絕對有貓膩。

   今天中午夏以沫准備的午餐很豐盛,下周開始就沒有時間給戰時濂准備午餐了,抓緊剩下的幾天好好喂飽他。

   門鈴響起,夏以沫去開門。

   這個人最近矯情得很,再不肯自己開門,一定要按門鈴要她去開,如果不開,他就選擇一直按,一直按。

   拗不過他,夏以沫不跟他計較這種小孩子的行為。

   戰時濂進門的第一件事還是摟住她的腰,沒頭沒腦的吻上來,結束了一個長到讓人窒息的吻,在她的耳邊輕笑:“叫老公。”

   夏以沫軟軟靠在他懷裡,輕輕喘息。

   “不要?那再來。”戰時濂作勢又要來。

   夏以沫抵著他的胸,偏過頭去:“老公,吃飯。”雙頰緋紅,粉嫩可愛。

   摟著她向餐台走去,看到餐台上擺好的飯菜眼前一亮。

   “小太太好能干。”說著在她的臉頰上親了一口。

   夏以沫推開他的頭,臉又紅了:“去洗手!”

   戰時濂聽話的去洗手。

   門鈴又響,夏以沫奇怪,看了看洗手間的方向,走過去打開門。

   楚玉一臉得意的表情看著滿臉驚愕的夏以沫。

   不等夏以沫開口,他就進了門,然後被餐台上的飯菜驚呆了。

Advertising

   戰時濂從衛生間出來就看到楚玉正盯著他的食物。

   兩個人幾乎是同時從兩個不同的方向奔向餐台。

   兩個俊美得天地失色的男人,此刻像兩個小孩子一樣,搶著桌上的家常小菜。

   嘴裡吃著,筷子上已經又夾了一只雞翅,戰時濂伸手從台子上拿過一只叉子,又扎起一只占為己有,楚玉有樣學樣。

   夏以沫站在兩人對面,隔著台子看著兩個人,完全傻掉。

   楚玉的吃相很文雅,速度卻非常快。

   戰時濂倒是不太顧忌形像,可也只有一張嘴兩只手。

   兩個人都不說話,只忙著搶奪。

   夏以沫吞咽了一下口水,給自己壓驚。

   “那個,你們可以不搶嗎?吃沒了我可以再做。”她小心翼翼的對著兩人說,還好沒做魚,要不然這個吃法不卡了魚刺就怪了。

   “好!”

   “不好!”

   楚玉和戰時濂同時說,只不過意思相反。

   夏以沫失笑,又從冰箱裡拿出雞翅,簡單的處理一下。

   一回身的功夫,所有的菜已經沒了一半。

Advertising

   夏以沫張口結舌:“你們倆到底有多餓?”

   楚玉白戰時濂一眼:“不夠意思,吃獨食!”

   戰時濂滿不在乎:“這是我老婆做的,憑什麼與你分享?沒把你攆出去已經不錯了。”

   楚玉咬牙:“狼心狗肺!”

   “你也可以按這個標准找一個太太向我顯擺。”戰時濂頗為自豪。

   盤子裡還剩最後一只雞翅,楚玉不理他,伸出叉子對准雞翅,而戰時濂的目標與他一致,兩人同時出手,叉子與筷子在雞翅上方撞在一起。

   兩個人居然以餐具為武器過起招來,互不相讓,都對那只雞翅志在必得。

   烤箱“叮”的一聲。

   夏以沫實在看不下去了:“現在誰先坐好,就給誰發烤雞翅。”

   “叮當”脆響,兩個人同時放下手中的餐具,坐得端正筆直,眼巴巴看向烤箱。

   夏以沫覺得兩個大男人好好笑,忽然有一種幼兒園看小朋友的感覺。

   打開烤箱之前,先拿出兩只盤子,在兩個面前各放了一只。

   然後在兩個的注視下,把剩下的排骨、丸子和青菜平均分開,兩個盤子裡各放了一些。

   “喏,不 林再搶,各吃各的,等下我會把烤雞翅給你們分一分,不聽話的不給。”

   兩個人猛點頭,不忘記瞪對方一眼。

Advertising

   “這是我家。”戰時濂提醒楚玉。

   “我要搬來住。”楚玉決定。

   “想都不要想。”戰時濂斷然拒絕。

   “付房租。”楚玉談條件。

   “不要。”戰時濂拒絕。

   楚玉停了一下,忽然笑了:“我給戰爺爺打電話,請他來玩兩天?“

   “你可以偶爾過來吃飯。”戰時濂咬牙改口。

   楚玉笑得更好看了:“成交!”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