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忍讓?

   “大小姐回來啦。”夏媽看到夏以沫不由驚喜的說。

   夏以沫站在餐廳門口對三人的詫異、鄙夷視而不見。

   “姐姐,你怎麼能在婚禮上跟別的男人跑了呢,留爸爸在那裡收拾爛攤子。” 林芊芊故作體貼的說道。

   “也是,誰讓姐姐是夏氏傳媒未來的繼承人啊,爸爸怎麼會計較?爸爸要是計較了,公司裡那些老股東還不知道又要說些什麼了。” 林芊芊邊說邊偷眼瞄著林雄。

   “ 芊芊,別胡說,你姐姐平安回來就好了。”顧林芝柔聲道。

   林雄的臉色果然更差,死死盯著夏以沫。

   夏以沫默默吃著夏媽給她的飯。

   今天 林雄並沒有發火,只冷冷哼了一聲,就起身走了。

   顧林芝放下筷子,也跟了出去。

   林芊芊見父母都走了,也不再維持她的端莊。

   看著低頭吃飯,與往常一樣卑微沉默的夏以沫,陰陽怪氣地說:“你居然還有臉活著,真讓我吃驚,我要是你,早就一頭撞死,夏以沫,你未婚夫嫌棄你,跟你最好的朋友上了床,你還有心思吃飯?”

   夏以沫吃完最後一口,放下筷子,看了 林芊芊一眼,淡淡地說:“我已經找到願意娶我的人了。”

   林芊芊嗤笑:“別異想天開了你,他會娶你?你還真以為你是夏家大小姐呢?做夢去吧你。”

   夏以沫只冷冷的看著她,這個世界上大概只有自己一個人知道她那溫柔文靜背後後面那張真正的面孔吧?

   “看什麼看!” 林芊芊對著夏以沫怒吼,抬手把面前的盤子掃向夏以沫。

   夏以沫及時起身,盤子掉落在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音。

Advertising

   “怎麼了?”顧林芝揚聲問道。

   林芊芊怒視著夏以沫。

   以往,這個時候夏以沫會向顧林芝認錯,說她不小心打碎了盤子。

   但今天,夏以沫一言不發的站在那裡。

   夏媽膽戰心驚地說道:“夫人,我不小心打碎了一個盤子。”

   夏以沫和 林芊芊同時看向夏媽。

   林芊芊瞪了夏媽一眼,轉身出了餐廳。

   夏媽拉拉夏以沫的手臂,小聲說:“大小姐,忍忍就過去了。”

   忍!是夏媽從小到大叮囑她的話,媽媽臨終前也是這樣告訴她。

   今天,她終於明白,忍只會讓自己的處境更加的糟糕。

   夏以沫迅速到浴室洗了個澡,換下那一身恥辱的禮服,回到自己在二樓的房間。

   這裡原來是一間儲藏室,有一扇小窗,終年不見陽光,洗澡、上廁所,她都要去用佣人們的。

   這個家裡的佣人,除了夏媽,也不會有人當她是大小姐。

   這就是忍讓的結果。

   夏以沫蜷在小床上,屋子裡悶熱,只有開了門才能有風吹進來。

Advertising

   閉上眼,今天的一幕幕在眼前重現,那種心痛的窒息感襲來。

   “外公,媽媽,二十五歲也不是一個安全的年齡,如果我是一頭豬,到了二十五歲,也不過就是一頭二十五歲的豬罷了。”夏以沫喃喃低語。

   還好,一切還不算太晚。

   現在,要擬出一份合約來,那個戰時濂,只要他不傻,就會答應她的條件的。

   她的未來需要重新規劃了,這一次只有她自己,她會好好守住自己的心,再也不要被人肆意傷害。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