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是Gay

   浴巾被她圍在身前,遮住春光,下擺剛到大腿。

   “我看小太太還是不穿衣服好看。”說完就吻下來。

   夏以沫下意識的別過頭去,他的吻落在她的耳側,像點火一樣燃著了她的臉。

   夏以沫的臉紅得發燙,身體不由顫抖了一下。

   戰時濂輕輕吻她的臉頰:“乖,別怕,讓我好好疼你。”

   一室旖旎春光。

   溫幼寧醒來時,感覺頭好痛,口渴得很。

   溫幼寧使勁揉了揉頭發,完了,失憶了,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包呢?手機呢?環視房間裡,沒有。

   以沫呢?以沫在哪?

   溫幼寧滿腹疑慮,下了床推開門。

   是一條走廊,兩邊的房間門都關著。牆上的壁紙是歐式的,腳下是厚厚的地毯,走在上面一點聲音都沒有。

   溫幼寧順著走廊走到樓梯口。

   夏以沫已經醒來卻不願意睜開眼睛,太累了!

   喵!賜於我力量吧,賜於我起床的力量吧!

   夏以沫的臉在被子上蹭了蹭,軟軟的被子更讓她想一直賴著不起來了。

Advertising

   以後一定要避免被他找到懲罰的借口,那以後就不要為了朋友怠慢他了。

   朋友?

   寧寧?

   夏以沫“騰”的坐起來。

   捋一把頭發就開門去找溫幼寧,不知道寧寧醒了沒有?有沒有頭疼。

   她跑到寧寧的房間,門開著,寧寧卻不在裡面。

   “寧寧?寧寧?”夏以沫揚聲喊,邊喊邊下樓。

   “張媽,你看到——”

   “寧寧!”看到溫幼寧拿著一只小包子站在餐廳門口,夏以沫開心的喊。

   溫幼寧手裡拿著包子,“吧嗒”掉到了地上。

   樓梯上的女孩子披一頭亂亂的長發,穿一件粉色吊帶的小睡裙,長度在膝蓋的三分之二以上,皮膚白皙細嫩,可是脖子上布滿了一朵一朵紅的紫的痕跡!

   溫幼寧的目光讓夏以沫愣了一下,低頭往下看。

   “啊!”大叫一聲,轉身往樓上跑。

   “你給我站住!說!是哪個流氓干的!我要殺了他!”溫幼寧一聲怒吼就追過去。

   佣人們想笑又不敢笑,這兩個女孩子,讓這個空蕩蕩的大宅一下子有了生氣,熱鬧了起來。

Advertising

   說完,到處翻找。

   浴室,沒有!陽台,沒有!

   她“刷”的拉開窗簾,陽光一下傾泄進來,兩個人都抬頭擋了一下眼睛。

   “寧寧!”夏以沫軟糯糯的喚她。

   溫幼寧快步走到床邊,一把把夏以沫摟在懷裡:“不怕,不怕!有我在!你告訴我那小子是誰?我先閹了他!”

   “寧寧,我結婚了。”夏以沫在溫幼寧悶悶地說。

   “結婚了?和那個韓天宇?”溫幼寧一下松開夏以沫。

   “你真和那個韓天宇結婚了?他肯娶你了?他終於看到你的好了?這是他的家嗎?他不跟他那個討厭的妹妹住一起?”溫幼寧驚訝的問了一串問題。

   夏以沫用被子把自己裹了裹:“寧寧,你聽我說好嗎?這件事有點長。”

   溫幼寧點了點頭,上床,拉過被子,給自己也蓋上,這個房間有點冷:“好,你說,我聽著,我一會兒給公司電話,把這幾天的活動都推了,多長我都聽,你說你說。”

   夏以沫把從結婚典禮開始的事,一五一十的講給溫幼寧聽。

   對於韓天宇和沈薇薇的背叛,溫幼寧氣憤不已:“別讓我碰到這對狗男女!”

   夏以沫向她靠了靠:“寧寧,我以前是不是很傻?”

   溫幼寧心疼不已,摟過她安慰:“你不是傻,就是太單純,太好欺負了。”

   “不過,沒關系,我的以沫這麼好,一定會碰到真心愛你的人的。”

Advertising

   忽然警醒,急切地問:“不對,那你跟誰結婚了?”

   夏以沫垂個眼,臉紅了:“就是那個被我隨手拉過來的男人。”

   溫幼寧眼睛都瞪圓了:“隨手拉來的男人?”

   夏以沫點點頭:“嗯,他叫戰時濂,我跟他登記了,而且我也決定開始試著和他交往。你昨晚已經見過他了。”

   “等等,等等,你剛才說,那個男人叫什麼?”溫幼寧抓住重點。

   “戰時濂。”夏以沫一字字說得清晰。

   “老天!”溫幼寧用手掩住自己張大的嘴。

   “怎麼了?”夏以沫摸不著頭腦。

   “你說的是JK國際的戰時濂?”溫幼寧重復。

   夏以沫點點頭:“嗯,我昨天還去了他們的公司。”

   溫幼寧美麗的大眼睛盛滿不可思議:“你居然和他結婚了?”

   夏以沫再點頭:“是啊?怎麼了?”

   夏以沫感覺溫幼寧的反應有點太誇張了。

   溫幼寧咽了一下口水,忽然伸手拉開夏以沫的被子,看著她脖子上的點點草霉:“這個是戰時濂干的?”

   夏以沫的臉一下子紅了,搶過被子把自己擋住。

Advertising

   溫幼寧盯著夏以沫,喃喃地說:“M市不可能有第二個JK,不可能有第二個戰時濂啊!”

   夏以沫睜著大眼睛看著溫幼寧,不明白她在說什麼:“有什麼不對嗎?”

   溫幼寧重重的點頭:“非常不對。”

   “怎麼了?”夏以沫不明所以。

   “傳聞戰時濂是個同性戀!”溫幼寧一臉的嫌棄。

   “同,同性,戀?”夏以沫驚訝的重復這三個字,也被驚呆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