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醉酒

   夏以沫拉了拉他:“這樣不好吧?

   戰時濂拍拍她:“沒事,沒人知道是你吃的,不是說小宇和阿燦去搜刮的嗎?”

   夏以沫回頭同情的看一眼一臉苦相的齊宇和華燦:“你這樣,有點不地道吧?”

   戰時濂卻已經按下了電梯的門,低頭吻上她的唇,抬頭皺眉:“零食的味道。”

   夏以沫本來紅了臉,看著他的樣子不由得又笑了。

   戰時濂捏捏手掌中的小手,心裡從未有過的滿足,這是他幻想了許多年的情景,沒想到這麼快就實現了。

   “戰時濂,我們這樣子,就是談戀愛的樣子,對嗎?”夏以沫倒退著走,眼睛看著兩個人拉在一起的手。

   戰時濂唇角一勾:“小太太,你開心嗎?”

   夏以沫點點頭。

   “那就是了。”戰時濂的答道。

   “戰時濂,你想要我為你做些什麼事呢?”夏以沫問。

   韓天宇對她提過許多的要求,做他的女朋友,可以做哪些事,不可以做哪些事,很多規矩的。

   “為我做事?”戰時濂問。

   “嗯!”夏以沫鄭重點頭。

   她決定試著和戰時濂相處、交往,他喜歡她,那她就去做一個讓他喜歡的人吧。

   她看得出,也感覺得到他對她的好,就算是為了謝謝,她也要做成他喜歡的樣子。

Advertising

   戰時濂停住腳步,手在她的頭上揉了揉:“丫頭,我只想你開心。”

   戰時濂的眸中清晰的印著自己的身影,他的深情和寵溺一覽無余。

   “為什麼對我這麼好?”夏以沫的眸中泛著水光。

   戰時濂忍不住在她的紅唇上輕啄一下:“你是我的小太太啊!”

   戰時濂握住夏以沫的手,緩緩道:“小太太,你已經結婚了,有了自己的家了,你是這個家的女主人,想做什麼就去做什麼,什麼都別怕,有我在,你放心!我希望你每天都開開心心的,好嗎?”

   淚落在戰時濂的手上,夏以沫低低的說:“戰時濂,謝謝你!”

   “怎麼又哭了?”戰時濂憐惜的捧起她的臉,輕輕拭去眼淚。

   “我的小太太,要快快樂樂的。”

   夏以沫嘴角輕抿,在他的掌中,輕輕點頭。

   她的淚顏,讓他的心悸動,吻,落在她的唇上,無比憐惜寵溺。

   這一次,夏以沫閉上了眼睛,溫順的任他予取予求。

   甘美的滋味令戰時濂欲罷不能,這是夏以沫第一次接受他的吻。

   寂靜無人的街道上彌漫著愛情的味道。

   愛情,她已經揮霍掉了,以後,她會保護好自己,不去愛,不受傷。

   眼前的這個男人,對她這樣好,那她就按他的喜好去做吧,做為對他的好的答謝。

Advertising

   夏以沫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像她的人一樣溫柔乖順的音樂。

   夏以沫掙扎出戰時濂的懷抱。

   “電,電話。”

   戰時濂不依,繼續湊過來。

   夏以沫推開他,滿臉嫣紅:“好了,等回家,回家再——”

   戰時濂笑了:“小太太說話算話,那我們趕緊回家。”

   “我要接電話——喂?寧寧?”夏以沫一只手接起電話,一只手推著戰時濂。

   戰時濂微笑著,輕輕摩挲她滾燙的小臉。

   “好的,那我來接你,你等著我。”夏以沫放下手機。

   “我要去接一個朋友,她喝醉了,然後送她回家,戰時濂你先回家吧,我今晚要陪著她。”說完轉身就想走。

   戰時濂一把拉住她,皺眉:“你的朋友?喝醉了?”

   夏以沫點點頭:“嗯,今天她的新戲殺青,劇組的人聚餐,她喝得有點多,想讓我去接她一下。”

   夏以沫垂下眼瞼:“本來我今晚會住到她家去的。”本來她今天是要逃跑的。

   戰時濂問:“地址知道了嗎?”

   夏以沫點點頭:“新天地酒店。”

Advertising

   “好,前面就到家了,我們回家取車去接她。”戰時濂扳過她的小身子往華景走。

   “你和我一起去?”夏以沫詫異。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