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戀愛

   他輕輕巧巧的一句話,直接決定了四個女生的未來,令四人大驚失色。

   “我們做錯什麼了?要開除我們?明明是那個夏以沫的錯!”一個女生大聲爭辯。

   “佩佩?你怎麼在這?”校長身後擠出一個矮胖的中年人,擦著頭上的汗對 林芊芊身後的一個女生問道。

   叫佩佩的女生低下頭:“叔叔!”

   中年人對戰時濂陪笑道:“戰總,這是我的侄女,她才上大一,也不是這個計算機學院的,那個,我想,可能有些誤會吧。”

   戰時濂看他一眼:“哦?誤會?誤會什麼了?那你問問你的侄女,我誤會她了嗎?”

   中年人一把拉過佩佩,急道:“到底怎麼回事?快說實話?”

   女生看看叔叔,又看一眼正瞪著她的 林芊芊,不敢出聲。

   “你到這裡來做什麼?你看到什麼了?如實說出來,要不然就給我滾回老家去,別在這兒給我丟人現眼。”中年人不由發狠。

   “是,是 林芊芊自己打的自己。”佩佩低聲吶吶的說。

   戰時濂唇角的笑意變冷:“張董,我沒聽清她說什麼,相信大家都沒聽清。”

   張佩佩咬咬牙,不看 林芊芊,提高了聲音道:“我們是來找夏以沫麻煩的,夏以沫沒碰 林芊芊,是 林芊芊自己打了自己一耳光,又拆亂了頭發,扯掉了扣子,然後誣陷夏以沫,讓我們做證人的。那個男人來的時候,正好看到 林芊芊倒在地上,就跟我們一起指責夏以沫了。”張佩佩指了指韓天宇。

   韓天宇的臉已漲成豬肝色了。

   戰時濂看一眼全場的人,冷冷一笑:“你們出門都不用帶腦子的吧?”

   低頭問夏以沫:“你的事情都辦完了嗎?”

   夏以沫搖頭:“還沒有取到實習表格。”

Advertising

   戰時濂點點頭:“那我們走吧。”

   說完攬過夏以沫的肩,替她分開面前擠著的人群就往外走。

   “戰總,其他學院您還沒有看。”校長急得一頭汗。

   “戰總,我們還沒有看計算機房。”學生處長也連忙跟上。

   “等你們整頓整頓再聯系我的助理吧,嘉瑞,記得把太太的實習表格領來,我先回公司了。”戰時濂頭也不回的擁著夏以沫走出去。

   校長和處長以及校董們面面相覷。

   韓天宇一路追到樓下。

   “以沫!”他喊了一聲。

   夏以沫停住腳步,卻沒有回頭。

   戰時濂轉過身,唇角微挑:“韓少爺,還有何指教?”

   韓天宇避開他的目光。

   “以沫,你真的決定嫁給他了嗎?”他的聲音裡有一絲自己都沒有覺察的顫抖。

   “韓少爺,你那位懷了孕的未婚妻安頓好了嗎?”戰時濂輕笑一聲問道。

   “那是我的私事,戰先生無權知道。”韓天宇也冷下臉。

   戰時濂聳聳肩:“說得對,我管不著,不過以沫的事,我管得著,她現在已經是我的太太了,麻煩韓先生以後見到她保持距離,我這個人吧,有點喜歡吃醋。”

Advertising

   韓天宇怒視著戰時濂,片刻別開目光,戰時濂的目光太冷太狠,他看著夏以沫的背影:“以沫,你怎麼可以這麼任性?跟我回家吧,我們馬上就去登記結婚。”

   夏以沫轉過身,看著這個她曾經深愛的男人,剛才在他成為眾矢之的時,他選擇相信別人,逼她道歉。現在知道她跟別的男人在一起,又拿愛情來壓她。

   “很抱歉,我已經登過記了,正式介紹一下,這位就是我的先生,戰時濂。”

   韓天宇臉色一變:“以沫!你根本不愛他,你是不是為了氣我才故意這樣做的?”

   夏以沫的目光看向戰時濂,在他的眼睛裡清晰的看見自己的影子:“韓先生,你想太多了,我夏以沫不會為了氣你賠上我的一輩子,這位戰先生與我萍水相逢,卻總是在我最需要的時候出現,維護我相信我,我願意與他先結婚後戀愛。”

   戰時濂的嘴角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先結婚後戀愛,這個說法他喜歡。

   “戰先生,你願意與我談戀愛嗎?願意把我放在這裡嗎?”夏以沫把手放在戰時濂的胸口,眸中已含了淚。

   戰時濂唇角彎起,抓住她的手:“小傻瓜,你一直在這裡,從前,現在,以後,這裡只有你,而且這裡太小,只住得下你。”

   俯身在她額角印下一個吻:“乖,我們走吧。”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