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綠茶

   今天的返校,並沒有太多的事情。

   對於夏以沫來說,最重要的就是把獎學金領了,再去把要帶到實習單位的表格領來就可以了。

   夏以沫先回宿舍,有一些書她還沒來得及帶走,下個學期,大四的學生都需要搬離這裡。

   宿舍裡一共住了四個人,夏以沫、沈薇薇、莊菲兒和洪欣。

   莊菲兒和洪欣都是外市的,從小一起長大,兩家是世交,平時出入都在一起,關系特別好,與其他人沒有太多交集。

   夏以沫還沒到宿舍,就從宿舍門上面的玻璃處看到洪欣坐在床上衝她喊:“以沫,快來!”

   夏以沫也衝她招招手。

   站到宿舍門口,她愣住了。

   韓天宇也在。

   韓天宇扶著沈薇薇站在宿舍中間,指揮著兩個小保姆收拾沈薇薇的東西。

   地上放著幾只皮箱占了大部分的空間,所以洪欣和莊菲兒都坐在各自的床上看著,因不下面沒有地方了。

   兩個小保姆正被沈薇薇嬌柔的聲音指揮著:“這個放在那個藍色的箱子裡,這個不要了。那個放到白色那只裡。”

   她穿一件黃色的A字型及膝短裙,腰腹處很寬松,腳上是一只同色的平底鞋,一頭長發披散著,有一種飄逸柔弱的美。

   韓天宇一身白色休閑裝,帥氣挺拔,可是今天夏以沫卻一點都沒有被驚艷到,一早就被一個白色西裝襯衫的男人閃瞎過眼了,再看別的男人,真的平常。

   不過,這兩個人站在一起,還真是般配。

   低頭看一眼自己的T恤仔褲,還真是跟韓天宇不搭呢。

Advertising

   “以沫!”沈薇薇怯怯的喚了一聲,含著眼淚,溫溫可憐的看著她。

   夏以沫深吸一口氣,向前邁了一步。

   沈薇薇驚恐的向後退了一步,手放在了小腹上,韓天宇下意識的擋在沈薇薇身前,皺眉道:“以沫,你要做什麼?”

   夏以沫仰起臉,微微一笑:“借過,你擋了我的桌子。”

   韓天宇愣了愣,扶著沈薇薇側身向另一側讓了讓。

   以沫打開抽屜,取出幾本書。

   洪欣順手遞給她一個袋子,以沫道謝接過。

   “以沫,你這幾天去哪了?打你電話關機, 林叔叔和 芊芊說你沒有回家。”韓天宇還是忍不住問道。

   夏以沫的手頓了頓,繼續收拾,沒有回答。

   背對著他們,死死咬著唇,手不敢停。

   再如何難受,她都不會在他們面前流露分毫。

   沈薇薇上前去拉夏以沫,以沫條件反射的躲開她的手,下意識的一推。

   還沒挨到沈薇薇,沈薇薇一聲驚呼,向後倒去。

   韓天宇一把推開夏以沫,急切的問:“薇薇,你沒事吧?”

   夏以沫措不及防,手肘撞在床邊的梯子,鑽心的痛,差點讓她落下淚來。

Advertising

   眼睛卻看見韓天宇小心的扶著沈薇薇坐在床邊,他對她呵護備至,而對她,視如敝履。

   “以沫,你沒事吧。”洪欣和莊菲兒過來扶她。

   “呀,出血了。”洪欣驚呼。

   “以沫!”韓天宇連忙要站起身過來看。

   “天宇哥哥!”沈薇薇拉著韓天宇的手,嬌弱弱的喚了一聲。

   “怎麼了,是不是肚子不舒服?”韓天宇關切的問,來不及去管夏以沫。

   夏以沫按了按傷口,隨手拿過一張紙巾擦了擦,淡淡一笑,對洪欣說:“沒事。”

   莊菲兒看一眼韓天宇和沈薇薇,對著洪欣說:“喲,看樣子,像個孕婦呢,這麼寶貝啊!”

   洪欣冷笑:“以沫,早就告訴過你,防火防盜防閨蜜,你是不是當成耳旁風了?”

   莊菲兒嗤笑:“對於那些心機深沉的人啊,防不勝防!”

   洪欣道:“以沫,該是你的搶也搶不走,不是你的,留也留不住,別跟下三濫的人做爭風吃醋的事,沒的丟臉,降低自己的格調。”

   沈薇薇淚流滿面:“我知道,你們都瞧不起我,我是小地方來的,我窮,我什麼好東西都不配得到,什麼都是以沫的,像我這種人,就應該死了才好,以沫,對不起,我不該和你搶——”

   還沒等她說完,韓天宇已經站了起來:“薇薇,別說傻話,誰敢瞧不起你?!以後有我在,不會讓任何人瞧不起你!”

   說完,冷冷看著洪欣和莊菲兒,冰冷的目光讓洪欣和莊菲兒不由有些懼怕。

Advertising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