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離婚

   夏以沫想要起身,卻發現戰時濂正壓在她的被子外面。

   她掙扎著推開:“走開!”

   戰時濂起身,夏以沫猛地坐起,低頭看一眼自己,又“啊”的一聲縮回被子裡。

   戰時濂好笑的看著她。

   “小太太,起床了。”

   “戰時濂,我的衣服呢?”夏以沫悶悶的在被子裡說。

   “衣服在你身上啊,這件白襯衫你穿真好看。”戰時濂好整以瑕的說,手裡還拿著那只從窗簾上扯下來,剛剛用來逗夏以沫的流蘇。

   夏以沫在被子裡咬牙,摸索著把所有的扣子都扣好,穿就穿,反正她知道這件襯衫的長度已經到膝蓋了,捂得很嚴實。

   想到這,忽地掀開被子,跳下床。

   戰時濂笑看著夏以沫像只傲嬌的小貓一樣,穿著白襯衫站在床前,襯衫的扣子扣得整整齊齊,兩只小腳丫站在床前的長毛地毯上,幾個肉肉的小腳趾的蠕動暴露了她的不安。

   “真好看,以後在臥室裡你就穿著它吧。”戰時濂笑著,順手遞給她一個袋子。

   “不過,出了臥室就不可以這樣穿了,把衣服換上,我們下樓吃飯。”

   夏以沫大窘,瞄的!該死的戰時濂,他存心的。

   “我給你換還是你自己換?”夏以沫漲紅的臉讓戰時濂很有成就感,見她不動,不由走到她身邊。

   夏以沫抱著紙袋躲開他的手,臉更紅了:“我自己換,你出去。”

   “換好了我們下去吃飯。”戰時濂輕笑。

Advertising

   “我不餓!”夏以沫話音未落,肚子“咕嚕”一聲抗議。

   夏以沫的臉紅得要滴出血來。

   戰時濂笑不可遏,長臂一伸,撈過她在她額上輕輕一吻:“給你五分鐘,五分鐘後我就進來。”

   說完轉身出門。

   夏以沫手忙腳亂的把袋子裡的衣服倒出來,看到內衣也顧不得多想,手腿麻利的套在身上,尺寸居然都合適,外套是一件淺藍色長裙,不露不透。

   剛剛穿好,門就打開了。

   戰時濂看著眼前的夏以沫,對自己選的衣服很滿意。

   走過來拉住她的手:“我們去吃東西。”

   低頭看見夏以沫的兩只白皙的小腳站在地毯外的地板上了,微一皺眉,撈起她就抱在懷裡。

   夏以沫驚呼一聲:“放我下來,我自己走!”

   戰時濂以她臉上輕啄一口:“乖,地上涼,我抱你!”

   夏以沫怕摔下來不敢掙扎。戰時濂一邊下樓梯一邊揚聲:“張媽,拿雙拖鞋過來。”

   戰時濂今天沒有去公司,在書房裡辦公。

   夏以沫吃過飯以後,被帶到書房裡,夏以沫沒有拒絕,她正好把想好的條目都列出來,與戰時濂好好談一談。

   戰時濂邊看文件邊悄悄打量夏以沫的側顏。

Advertising

   她認真的樣子很好看,托著下巴,大眼睛眨呀眨,然後在紙上奮筆疾書。

   寫不下去了,就揉頭發,頭發被她揉得毛毛的,撅起嘴巴,把鉛筆放在唇與鼻子之間,那樣子,可愛極了。

   戰時濂心情極好,她總是在不經意間會流露出真正的性子。

   剛剛見到張媽她們時的乖巧溫順,斯文有禮的樣子應該就是她在人前的樣子吧。

   婚禮那天的倔強決絕,冷靜清醒是另一個她。

   在自己面前的張牙舞爪,精明算計又迷糊可愛,還有現在的這個可愛的樣子是真正的她吧?

   戰時濂想到這裡就想把她摟在懷裡好好呵護著,以後,他會給她最好的保護。

   小東西開始收拾面前的紙筆,應該是寫完了。

   戰時濂收回目光,專心看文件。

   果然,夏以沫挪到了他的桌前,站了三秒,見他不動,用食指敲敲桌面:“戰時濂,你有沒有時間?我想跟你談一談。”

   戰時濂頭也不抬:“坐下吧,等我十分鐘。”

   夏以沫一言不發的坐下來,不看戰時濂,看自己面前的紙,邊看邊咬著自己的手指頭。

   戰時濂忍不住問:“你的手指很好吃嗎?”

   夏以沫嚇一跳,驚愕的看著戰時濂:“不,不是說,十分鐘?”

   戰時濂淺笑:“提前不行?”

Advertising

   夏以沫深呼吸,差點又被他嚇得短路了。

   “戰時濂,我們需要好好談一談。”夏以沫說著在心裡練習了幾十遍的開場白。

   “好的,小太太。”戰時濂極其配合。

   夏以沫垂下眼睛避開戰時濂盈滿笑意的目光,忽略掉他的那聲“小太太”。

   “我們離婚吧。”夏以沫的手指壓在桌子的邊緣上,她想好了,現在這個相處方式太危險,超出了她能掌握的範圍,還是先離了再說。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