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生氣

   “是。”肖嘉瑞應聲,搶步就要上樓。

   戰時濂卻站定,回身望向 林雄:“ 林先生不做向導嗎?”

   三人震驚的看著他,聞言, 林雄硬著頭皮陪笑:“好,我陪戰先生參觀。”

   林雄一間一間的打開,並介紹每個房間的用途。

   走過二樓拐角的那個房門, 林雄淡淡地說:“這是間儲物間。我們到三樓吧。”

   戰時濂沒做聲。

   三樓看過以後, 林雄引領他們回一樓客廳。

   下到二樓,戰時濂忽然停住腳步,看向 林雄:“ 林先生不介意我看一下那個儲物間吧?”

   戰時濂的唇邊是淡淡的笑意,可那笑卻冰冷如劍, 林雄額頭見汗:“那個,戰,戰先生,我們還是到客廳坐會兒吧。”

   戰時濂的目光投向走廊深處的那一扇門,徑直走了過去。

   門開了。

   小小的幾平米的房間,一個簡易衣櫃,一套舊桌椅,一堆書,一張小小的單人床,床上蜷著一個小小身影。

   戰時濂看一眼這小房間,再看床上的人,心頭一緊,渾身都散發出駭人的涼意。

   他走到床邊,卻不禁失笑,床上的人睡得正酣。

   戰時濂的手撫上她的額頭,不發燒,看來就是單純的睡著了。

   “丫頭!醒醒!”他撥一撥她的頭。

Advertising

   林雄已經跟上來,此時的他已經一頭的冷汗。

   “以沫!以沫!”他提高了聲音喊了兩聲,被戰時濂肅殺的目光一瞪,趕緊住了口。

   夏以沫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猛然看到一張陌生的臉,“騰”的一下起身。

   “你怎麼在這裡?”夏以沫驚訝的看著他。

   “你約我來的。”戰時濂氣定神閑的抱肩看著一臉迷糊的她,心情很好。

   “你不是應該——”夏以沫看到臉色鐵青的 林雄,愣了愣。

   “以沫,請戰先生到客廳坐吧。” 林雄盯著夏以沫的眼睛說道。

   夏以沫接收到了 林雄的警告,想到尾款,二話不說的穿上鞋子:“我們去客廳。”

   戰時濂看一眼肖嘉瑞,後者點頭。

   客廳裡的顧林芝滿心忐忑,強作鎮定。

   林芊芊則一臉的焦急。

   卻見一行人已經下樓來了,還帶著頭發戰亂,衣衫褶皺的夏以沫一起。

   夏以沫不明所以的看著大家。

   “姐姐。” 林芊芊親昵的喚了一聲。

   夏以沫看一眼自己手臂上乍起的寒毛,這一聲姐姐叫得可真是情真意切啊。

Advertising

   她立刻明白了他們的意圖。

   “戰時濂,這是我妹妹 林芊芊。”她回首看一眼戰時濂,給兩個人做介紹。

   明顯感到 林雄和顧林芝的神情一緩。

   “知道。”戰時濂的目光只落在她的身上,她的頭發睡得毛毛的,衣服上也都是褶皺,但是,絲毫不影響她的好看。

   夏以沫莫名的看著戰時濂,奇怪於他的淡定,看在四百萬的份上,這皮條她也要認真拉:“我妹妹今年二十歲,很漂亮,很溫柔...”

   戰時濂看著她努力想詞彙的樣子“噢”了一聲

   夏以沫挑眉,“噢”是什麼意思。

   肖嘉瑞從樓上下來,手裡拿著夏以沫日常背的那只帆布包,手裡拎著她的電腦包。

   “戰總,好了。”

   戰時濂點頭:“以沫,我們走了。”

   “走?去哪?”夏以沫莫名其妙的看著他。

   “回家。”戰時濂攬過她的肩,拖著她往外走。

   林芊芊急得眼圈都紅了。

   “戰先生,戰先生。”她緊走幾步,跟上來。

   夏以沫也掙扎著站住腳。

Advertising

   戰時濂皺眉,轉回頭看向跟上來的三個人。

   “還有什麼事?”他的語氣冷淡不耐,眼睛更是冰冷駭人。

   令跟上來的人腳步一頓。

   夏以沫掙開戰時濂放在她肩上的手,站開兩步距離:“戰先生,我妹妹喜歡你,她那麼好的條件,你不要考慮一下嗎?”

   戰時濂伸手捏住她尖尖的下巴,目光落在她巴掌大的小臉上,滿臉慍怒:“丫頭,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夏以沫嚇一跳,不由伸出兩只小爪子,想把他的手拉開,嘴裡說著:“喂!你放開!”

   戰時濂放開夏以沫的下巴,抓住她的手就往外走,他有點生氣了,不高興!這個小丫頭竟敢把自己往外推!

   “戰先生,姐姐說只要我們給她五百萬,她就退出,讓我和你在一起的。” 林芊芊一急,脫口而出,說完眼淚泫泫欲滴,無限委屈。

   聞言,戰時濂停住腳步。

   “她說的是真的?”戰時濂看著夏以沫,目光深幽,看不出喜怒。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