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章 問道於天(結局)

   “我去,當真是好奇妙呀,老天待我不薄呀,我竟然有兒子了。”

   向濤激動不已,李大牛那牲口動不動就說他兒子多麼可愛,來羨慕自己,現在好了,自己也有了。

   “額,都還沒生,你怎麼知道是兒子?”

   劉慧心一臉好奇的說道。

   “呵呵,那必須要的呀,我說是兒子就是兒子,我要給兒子取個名字,李大牛給他兒子取名說叫李冬瓜,這麼俗氣的名字也虧他叫的出來,我決定要跟我兒子取名字叫向南瓜!”

   “艸……”

   “你去死,你才叫向南瓜呢,難聽死了。”

   劉慧心壞笑著說道,對於向濤這牲口取名字的彪悍當真是無語了。

   “這樣吧,如果是兒子,就叫向問天,濤子你是做官的,正所謂問道於天,如果是女兒,就叫向如意,保佑我們一家人吉祥如意。”

   少司青微笑著說道。

   “嗯,這名字好聽,你跟青青學學,還說人家大牛俗氣,你還向南瓜,虧你想的出來。”

   “……”

   向濤心中當真是甜蜜不已,自己有這幾個老婆,此生足矣。

   “濤子哥哥,我也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

   “哦,難道你也懷孕了?”

   向濤激動不已。

Advertising

   “呸,你這禽獸,香草還這麼小,怎麼懷個大頭鬼,再說了你都多久沒見過香草了,他給誰懷呀。”

   “額……”

   向濤尷尬的撓撓頭,心道貌似是啊,這真的是有點尷尬。

   “香草考上名牌大學了。”少司青微笑著說道。

   “真的,哎呀媳婦我就說了你這腦子考個名牌太簡單了。”

   向濤激動不已。

   當少司青開著車緩緩進入到了清水鄉的時候,遠遠的就看到馬路兩邊人山人海。

   “這些不會都是來迎接你的吧。”

   少司青輕聲說道。

   “不能吧,我哪有那麼大魅力。”

   向濤弱弱的說道。

   而這個時候,忽然聽到一陣陣吶喊聲。

   “歡迎鄉長歸來,歡迎歡迎,熱烈歡迎!”

   緊接著敲鑼聲打鼓聲響成一片,那種繁花似錦當真是美不勝收。

   “哇,還真是迎接我的,這多不好意思呀!”

Advertising

   向濤心中還是很感動的,緩緩地下車,看著那些村民真摯的眼神,向濤心中其實是很開心很開心的,其實做官之道真的很簡單,做的好真的是其樂無窮。

   回到了清水鄉以後,向濤開始大力整頓,將大奧水庫改建,然後便是重建災區。

   向濤的手腕當真是強大,在短短幾個月內,整個下河村便已經經濟完全恢復了元氣。

   時光充充,轉眼之間過去了三年!

   向濤在清水鄉待了三年,三年的時間,整個清水鄉徹底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曾經清源最貧困的鄉確是硬生生搖身一變成為了最富有的鄉。

   因為表現吐出,向濤升入街道辦,做了街道辦第一把手,在這個位置上又過了三年的時間,向濤廣受好評。

   時間悄然進入到了兩千年,這個時候生活水平已經發生了很大的改變。

   又是一年大過年,向濤帶著少司青,劉慧心,謝香草以及劉美麗幾位媳婦回到了下河村。

   如今的下河村在刑天放帶領下也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當年向濤的那創業基金循環運轉之下整個下河村都變得翻天覆地,家家戶戶幾乎都變得很有錢。

   “問天,你這買這麼一大堆玩具干嘛呢,你大媽是有錢,也不用買這麼多吧。”

   “哼,你小子,從來不跟兒子買個玩具,還好意思說。”少司青白了向濤一眼,要說劉慧心的孩子最疼愛他的就是少司青,那簡直是比輕生的都還要輕生。

   向濤其實兒子就一個,就是劉慧心跟他生了一個兒子,其實之所以不生這麼多,畢竟向濤是政府官員,如今位置越來越大,多了一定會有人說閑話的,幾個人就商量好,反正他們在乎的是向濤。

   “爸爸,我這有一些是給冬瓜的,冬瓜哥哥說喜歡玩變形金剛!”

   向問天笑著說道。

   “哦,這樣啊,嗯,兒子,這覺悟不錯。”

Advertising

   向濤微笑著說道。

   “爸爸,今天老師問我我為什麼叫向問天。讓我們自我介紹,老師還說我名字很有一種大氣的感覺,這是為什麼呀。”

   “嗯,咳咳,兒子這你得感謝你老爸我呀,正所謂問道於天,所謂老爸給你取了這個名字,怎麼樣霸氣吧。”

   “我去你的,兒子,你別相信你這不靠譜的老爸,他當年明明說給給你取名字向南瓜的。”

   劉慧心連忙說道。

   “額……冬瓜南瓜,爸爸你跟大牛叔叔的思想當真是接近呀。”

   “啊哈哈哈……”

   幾個媳婦那是笑的花枝招展。

   “對了,老爸我還有是給毛哥哥的,毛哥哥好可憐,我上次看到他,他都不知道什麼叫做遙控車。”

   當這句話說出來的時候,其他人都沉默了。

   “嗨,一遇渣男毀終生,毛瑩這輩子算是被王在義給徹底毀了,王在義這王八蛋三年前回到了下河村,一天到晚好吃懶做,還去賭博,弄得剛剛生活有些起色的毛瑩又回到解放前。”

   劉美麗輕聲說道。

   “那王八蛋,我一直忍著他,沒想到還是這麼不識好歹。”

   三年前王在義回來的時候,當時向濤也不希望毛瑩的兒子沒有父親,所以就沒有讓人為難王在義,還幫著他將青幫那邊的事情給解決了。

   可是這王在意根本就不感恩,這讓他很惱火。

   當他們回到下河村後,下河村的村民都來看望向濤,向問天因為嘴巴甜,長得又好看,在村子裡那是別提多受歡迎。

   “濤子,都回來過年了,哎呀現在好難得能看到你。”

   如今的向濤已經是局長,平日裡很少能回來,而且過完年後他便已經是提名副縣長,十拿九穩的事情了。

   “呵呵,鄉親們,大家都還好吧。”

   “好著呢,都好,濤子到我家坐坐,大家都想念你呢。”

   有的人都拎著土雞蛋來看望向濤。

   “冬瓜哥哥,毛哥哥!”

   向問天了拿著一大袋玩具跑去和李冬瓜和毛瑩兒子玩了,向濤看著毛瑩而兒子,心中有些感慨。

   “嗨,濤子,你看二丫那孩子也真是可憐,穿的衣服每一件好的,家裡養著兩個不干活的活祖宗,這生活能好才怪。”

   李大牛遞給向濤一支香煙,兩人在一旁草堆上坐了下來。

   “毛大貴還是不做事嗎,六年了都沒緩過來!”

   向濤輕聲說道,下河村的事情他現在都知道的很少。

   “徹底廢了,爛泥一塊,我以前覺得我扶不起,但是我現在至少也在城裡買了房,冬瓜過得也還算是人樣,但是你看看二丫一家子,現在整個下河村估計最貧窮的都比他們家生活好很多。”

   李大牛其實經常接濟二丫,二丫兒子身上的衣服基本上都是李大牛給的。

   正在這時候,一陣陣打鬧聲音不斷的從二丫家裡傳來。

   “你這賤人,竟然敢瞪我!我不就是沒錢吧,怎麼當年我有的時候你怎麼不說啊!”

   “王在義,你這個畜生,放開我女兒!”

   毛大貴的媳婦拿著掃把不斷地打王在義。

   “艸,這家伙反了。”

   向濤怒了,因為現在王在義揪著毛瑩頭發從屋子拉出來,還一腳把毛瑩的母親踹翻在地上。

   “特麼,老子今天不讓你們知道我的厲害,你們還真的以為我不敢打老婆!”

   王在義說著就要一巴掌打過去,卻被向濤直接一腳踹飛了出去,身為局長的向濤,如今功夫其實很好,這一腳將王在意直接踹得爬不起來。

   “特麼的,王在義,老子三年前幫你擦屁股不是讓你回來做爺的。”

   向濤說著拿出電話,給林平打了一個電話。

   “林平,叫些兄弟過來,把王在意這王八蛋給我帶走,當年欠下的重新做數,利息多少你自己加上去,你把他抓去洗廁所抵押!”

   向濤怒道,而王在義臉色瞬間刷白,他很想逃卻已經逃不掉了,因為剛才向濤一腳踹得他已經骨折。

   “好,這種該死的就是該……”

   村民一個個拍手叫好。

   很快,十幾個青幫小弟來到了這裡,將王在義給綁了。

   “啊啊,放開我,我不走,我不走……”

   不過這個時候王在義已經沒有機會了。

   “毛大貴,雖然說你們家的破事我不想管,但是作為一個男人,老子看不起你,二丫,去我家過年,把你媽也帶上,以後你帶著你兒子和你媽就住在我家裡,有些人值得同情,但是有些人不值得同情!”

   向濤拉著毛瑩就領到了自己家,說實話,看到如今的毛瑩像是四十歲的樣子,向濤真的覺得有點不敢相信。

   也許這就是人生,毛瑩當初一步之錯,錯了一生,當毛瑩看到向濤的四個媳婦各個都貌美如花,其實心中真的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向濤因為常年不在家,所以自己家給了毛瑩和他母親主,毛大貴被向濤一頓臭罵之後也漸漸地感覺到自己錯誤,總算是有所進步,對於毛瑩來說後期生活算是有所進步,但是也是悲劇一生。

   向濤無疑是人生贏家,在他試圖道路上越走越寬廣,更是有著幸福的家庭。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