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驅鬼

廚房裡,香氣飄溢。

鍋裡煮著一大塊牛肉,小蝶正在填著柴。

洛青舟站在旁邊,想著心事。

今晚終於確認了那個人是誰,只是不知道以後該如何對她。

她是心甘情願的,還是被逼的?

如果第一次洞房是被逼的,那後來兩次……

每次見到她時,她都裝作一臉淡定,還故意慫恿他,讓他去找秦大小姐要獎勵,去求秦大小姐同房。

然而,給他獎勵的,與他同床的,就是她自己。

她是自己想要嗎?

每次都那麼主動,那麼粗魯。

特別是昨晚……

他想不明白。

兩人之前從未見過,只是陌生人而已,她為何就那般放得開呢?

還是說,因為大家族規矩的緣故,她必須要幫她家小姐盡到做妻子的責任?

洛青舟心頭暗暗嘆了一口氣。

不知道這件事,她們還想要隱瞞多久。

Advertising

是准備等那位秦大小姐離開時,再告訴他實話嗎?

對於秦大小姐,他是無所謂了。

反正已經說清。

對方想什麼離開就什麼時候離開,他不會有任何意見的。

只是……

那少女畢竟與他同過房,還把女子最寶貴的第一次給了他,今日他又霸道地抱了她,親吻了她,心頭對她終究是有些異樣的感情的。

當然,對於人家來說,或許他就只是個工具人而已。

人家或許根本就沒有把他放在心上。

“公子,肉應該煮好了。”

小蝶站起來,用筷子戳了戳鍋裡的肉,道:“很爛了呢。”

洛青舟揮去了腦中的繁蕪雜亂,不再多想,過去了拿了盆子,把鍋裡的牛肉盛了起來。

切成兩半,在表面撒了一些鹽沫,就直接吃了起來。

小蝶只吃了一口,苦著臉道:“公子,好腥。”

這牛肉任何調料都沒有放,也沒有出過水,自然腥。

小丫頭本來就不餓,吃了一口後,就洗了手,回到房間,繼續去繡花去了。

洛青舟現在可不在乎味道,只管咀嚼吞咽,很快便把一大塊牛肉裝進了肚子裡。

外面風雪交加,氣溫驟降。

吃完牛肉後,洛青舟渾身暖洋洋的舒服,在小院裡打了幾套奔雷拳後,方回到屋裡。

時間還早。

他在床上坐好,閉目靜心,凝神內視,繼續試著神魂出竅。

仿佛有一股氣流在腹部產生,順著一個個穴竅,筆直向上,但每次衝到半途,就像是被什麼東西阻礙住,無法再繼續前進。請下載小說app愛讀app閱讀最新內容

洛青舟反復試探了幾次,直到腦袋有些疼痛時,他停了下來。

不急,繼續增加精神力,強壯神魂!

他從儲物袋裡拿出了那只裝著墨黑液體的瓷瓶,倒了一滴在指尖,很快便被肌膚吸收,消失不見。

又看了看今日花費了大價錢買來的兩瓶煉肉藥水,決定從明晚開始浸泡身子。

白天煉體,晚上試著煉魂。

讓自己的時間過的很充足,不要再想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她們既然不想讓他知道,那他就繼續裝作不知道,免得到時候大家都難堪。

他現在暫時有秦府的庇佑,一定要抓緊時間修煉。

萬一某天被掃地出門,再想有這麼好的修煉條件,那就難了。

快凌晨時,小蝶方穿著單薄的睡衣敲門進來,有些羞澀地道:“公子,今晚好冷,要奴婢給你暖被子嗎?”

洛青舟掀開了被子一角,道:“快來,等著你在。”

小蝶連忙關了門,開心地爬上床,鑽進了被子裡,然後鑽進了他的懷裡,像是小貓兒一般,溫順地貼在他的胸膛和脖子裡,幸福地眯著眸子道:“公子,現在真好。”

洛青舟明白她的意思,也道:“嗯,挺好。”

比起在成國府提心吊膽的日子,這裡自然好的太多。

小丫頭有吃的,有穿的,還能跟著那些小姐妹們一起學習,大家都對她很好。

對於她來說,這裡或許就是天堂。

洛青舟抱緊了她,心頭暗暗決定,即便以後沒有了秦府的庇護,他也一定要努力有個自己的家,讓小丫頭永遠都不再受委屈。

“你干嘛?”

他低頭看去。

小丫頭別著身子,一只腿搭在了他的肚子上,光滑的小腳觸在了他的手上,紅著小臉,羞澀地道:“腳……公子摸……”

“……”

洛青舟伸手握住,輕輕地撫摸著,低頭親吻了一下她光潔的額頭,柔聲道:“丫頭,公子可不只是喜歡你的腳,你哪裡公子都喜歡。”

“公子……”

小丫頭仰著清麗的小臉,水汪汪的眸子羞澀而感動地看著他,看了一會兒,咬了咬嘴唇,顫聲道:“奴婢想……想跟公子親嘴……好不好?”

“呼嚕……呼嚕……”

“……”

小丫頭撅起小嘴,目光幽幽地看著他閉上的眼睛,兩腮鼓了鼓,突然鼓起勇氣,向上“叭”地一口親吻在了他的嘴巴上,隨即整個腦袋快速縮進了被子,貼在他的胸膛,臉頰滾燙,一動不動。

洛青舟睜開眼,怔了怔,抱緊了她,又低頭對著她的額頭親了一口,道:“好了,滿足你了,睡吧。”

小蝶縮在被子裡,紅著小臉,不敢動,也不敢吭聲,心頭滿是甜蜜和幸福。

不知過了多久,兩人都進入了夢鄉。

窗外,風雪依舊。

一道身影不知何時,竟無聲地站在窗前,不知道站了多久。

直到房間裡安靜下來許久後,她方握著劍離開,很快便消失在冰冷的夜色中。

“呼……”

北風呼嘯,雪花紛紛揚揚。

成國府後面的某間書房裡,洛延年依舊在燈下忙碌著。

大夫人王氏親自送來了熱茶和剛做好的點心,沒有出聲打擾,靜悄悄地退了出去。

她拎著燈籠,獨自走出了後院,走上了那條曲折精致的長廊。

在拐角處朱紅色的柱子前停下。

欄杆外,一道身影無聲出現,低聲道:“夫人,巴神婆今日已經進城了,不過這一次,她不要金幣,要……”

“說。”

王氏臉色沉靜地看著前面。

那身影低著頭道:“她想要兩個丫鬟,剛死不到一個時辰的丫鬟……再加一顆中級妖丹……”

王氏臉上依舊沒有任何情緒:“答應她。”

那道身影沉默了一下,身子弓的更低:“夫人,這……值得嗎?”

王氏收回目光,看向了他,看了許久,眼角微微抽搐著:“他就是一條賤命,原來或許不值得,現在……”

頓了頓,她嘆了一口氣,看向了長廊外面的雪花:“玉兒正在備考,他想要那個女人……你明白了?”

那身影身子一震,躬身道:“奴才明白了,奴才明日就讓巴神婆動手,這一次……”

王氏眯眼道:“不要留下任何痕跡,可以慢慢來。她不是會邪法驅鬼嗎?”

那身影低聲道:“是的,她說書生膽弱體衰,這一次她准備先施法嚇破那小子的膽子,再慢慢讓他病死,不會留任何痕跡的……”

王氏沒再說話,又站了片刻,方拎著燈籠,繼續向前走去。

那張一直遮在陰影中的面孔,出了長廊,在白雪的映照下,陰沉似水。

夜黑風高,漫天落雪。

莫城某間房屋的屋頂上,忽地出現一道黑影,如煙霧一般,飄飄蕩蕩,升上半空,俯瞰著整座城池。

它的目光,很快鎖定了某座府邸。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