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沒人敢直呼的名字

明朗在聽到女兒得到御天令牌的消息後,酒也不喝了,一瘸一拐的就跑到了醫館,很是高興的道:“顏兒,你一定要去御天學院,你要好好學,一定要好好學習知道嗎?你不是一直想知道你娘親的事嗎?等你學成歸來,爹就把什麼都告訴你,好不好?”

明朗很激動,只不過明霧顏的表情就有些冷淡了。

一來她不知道什麼御天學院有什麼好。二來她並不想上學。三來,她覺得能讓這個酒鬼老爹突然間這麼清醒的說一段話,一定不會有什麼好事發生。

明朗忽然身子抖了抖,一副酒癮上來的樣子,他尷尬的笑笑,“顏兒,爹喝酒去了,等明天我幫你張羅一下,後天你就起程去御天學院吧!”

說完明朗摟著自已的酒壺又走了。

明霧顏嘆了一口氣,將地上的小靈獅抱了起來,摸著它雪白的毛發道:“那個人說餛飩寶寶,是你的名字嗎?既然是他取的,那你就叫餛飩吧!”

小靈獅嗚嗚一聲,窩進她的手心蹭了蹭。

明霧顏將要去御天學院的事像一陣風,飛快的傳遍了整個貧民窟,大家都羨慕不已,並自發組織了捐款,一天之類居然也湊出了十兩銀子,讓這個寒門飛出的金鳳凰帶在路上用。

明霧顏捧著這十兩銀子時覺得心都是在發燙的,她從來沒有體會過這種萬眾一心的祝願,因此眼眶都感動的紅了。

這就跟山村裡飛出一只金鳳凰的感覺是一樣的,大家有種與榮俱榮的感覺。

兩天後,她在無數人的注視下,踏上了前往天山雪月的路,據說御天學院就是在那裡。

臨行前,明霧顏的老爹給了她一根白玉發簪,說這是她娘親的東西,給完東西,叮囑了一句,就又一邊喝酒一邊走了。

明霧顏對這個爹真是無語得很,但這副身體潛在的對爹的感情,卻又讓她無法瀟灑的割舍這份父女情,雖然心中怨念,卻也見他一走就紅了眼。

敬爺爺給了她一包點心,一套新衣,一袋子各種藥材和藥粉,還外加五兩銀子。

明霧顏想,這應該是敬爺爺所有的家當了吧!

一個叫包子的小弟弟無比羨慕的對著明霧顏的背影大叫,“顏姐姐,等我得了御天令牌,我也去御天學院找你。”

Advertising

明霧顏笑笑,揮了揮手,“大家保重!”

從今天開始,她的人生只能前進,不能後退!

……

天山雪月,御天學院。

一個仙風道骨的中年男子從藥田裡拔了一顆千年雪參扔到旁邊,供一邊的小靈獅食用。淨手後,他才回轉身,看著旁邊猶如清絕冰山的面具男子。

“師弟,那瑤風琴真的壞了?”比起這小靈獅,他可是更喜歡那瑤風琴,靈獅長嘴要吃東西,瑤風琴不用吃,怎麼說也是瑤風琴劃算些。

“嗯。”

“師弟,你會多留幾天吧?”風極優滿臉的希望,一年到頭,他也只有借著自已生辰這個時間才能見他一面,不過這沒心的師弟每次住一晚就走了。

這一次,他照例尋問,心中其實已經不報任何希望了,哪知下一刻卻是聽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答案。

“嗯。”

“嗯?”風極優以為自已聽錯了,“是真的嗯嗎?”

“嗯。”冰山男勾了下唇,連自已都有些意外的解釋了一句,“會多留幾天。”

風極優一聽不淡定了,他伸出手指數了數,師弟居然跟他說了五個字呢!多難得啊!他嘿嘿的笑了兩聲,反問,“為什麼啊?”

“我忘記告訴她名字了。”冰山男若有所思的出神。

風極優卻沒有聽懂,“什麼?誰的名字?”

師弟還願意告訴別人名字嗎?雪易寒三個字可是沒有幾個人敢直呼的。

“我睡一會,若來自北漠國的新生到了再叫醒我。”說完人影一閃,雪易寒便消失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